一起听上野千鹤子聊中村兔如何以整性、找牛郎等放大性别特质的敢曝手法,颠覆好女人规则、翻转败犬的女人情结。

笑点与老哏

精神科医师斋藤环在《家庭的痕迹》中,对酒井顺子的《败犬的远吠》的评论是,酒井强调男性价值婚姻的结果导致“渴望男性”的“败犬”心态。如果依照佛洛伊德的说法,“败犬”就是一种阳具崇拜的心态。

我并不认同斋藤的看法,也在对该书的书评中表示,“败犬”很明显的是一种自我调侃。事实上,同世代男性败犬的人数还多过女性败犬,他们对“败犬”争议的冷漠反应,只是更加证明他们已经把结婚对男性的价值内化。就这点而言,这些男人才是真正的“败犬”,因为在同性社交的世界里,男人得靠着拥有女人才能证明自己是个真正的“男人”。

在网路上发表《我真想赏丸山真男几巴掌》而爆红的赤木智弘就是男性的败犬,他的希望只是想要如同以前的男人一样“拥有工作和老婆”,可见年轻世代依旧很重视婚姻在同性社交中的价值。 “败犬”是笑点或老哏决定于一个人是否懂得自我调侃。笑点可以引人发笑,老哏不但让人笑不出来,甚至还会让人感到有点悲哀。(延伸阅读:只能这样“幸福”的女人:林志玲不结婚,关社会什么事?


(图片来源:恶女花魁剧照)

事实上,也不会有女人像中村兔这样,把自己称为“可悲的女人”。然而,中村真的认为自己可悲吗? 她为了确认自己的女性性魅力而疯狂购物、泡牛郎、整形,甚至消费应召男。然而,当她把这些可悲的努力当成商品呈现在媒体上,在我眼中却有如是过度展现女性特质的扮装皇后。(延伸阅读:你知道什么是“坏皇后症候群”吗?

她的行为虽然看似试图在异性恋制度下追求女性的性魅力,但从本质来看,她在乎的始终只有女性读者的目光。 扮装皇后原本是男同性恋的女装策略 ,目的是藉由夸大女性特质来嘲讽性别的虚构性。同样的,中村也是试图藉由夸大来讽刺女性在提升性魅力上的努力、彻底揭露女性的性别虚构性,以及嘲弄男人在面对这种虚构展演时宛如机械本能一般的性反应。

据说中村在面对男人称赞她的美貌时,总是回答:“是啊,因为我有整形。” 这样的回答应该足以让大多数男人打退堂鼓。依照中村的说法,人一旦整过容就不再需要为自己的长相负责 。中村想要传达的是,外表的美丑不是属于自己的东西,如同扮装皇后,女人的性别也只有在“女装”下才得以成立。

就我看来,中村不仅具有高明的见解,她的表达方式也具有一定的笑点。《新潮45》虽然替她开了一个专栏,男性读者们却只是抱着看戏的心态“窥视”中村的女校文化展演。然而,中村却丝毫不在意这些男性的目光,相较之下可悲的究竟是哪一方?女校文化正悄悄地在媒体上扩大影响力,其中包括自称“女人”的三十几岁和四十几岁的女人,以及不需要男人的“腐女” ……这块被男人忽略的暗黑大陆,一旦如同传说中的神祕大陆“亚特兰提斯”般浮现,不知道男人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来听上野千鹤子聊聊《厌女:日本的女性嫌恶


你觉得厌女症存在吗?【时代厌女症】专题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