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美国的台湾移民第二代吴恬敏在影集内表现亮眼,一个亚裔怎么闯荡好莱坞影剧圈?一起看看她的故事。

Text/Marie Claire美丽佳人  Photo/Marie Claire美丽佳人

“平等,应该是放诸四海皆准的概念,性别、爱情、职场甚至是受教育的权利都不该因为任何原因受剥夺或减损”,来自美国的台湾移民第二代吴恬敏这么说。

美籍华裔女星吴恬敏(Constance Wu),在电视喜剧《菜鸟新移民(Fresh Off the Boat)》中饰演台湾移民家庭的虎妈 Jessica 一角深受喜爱。从小在美国生长,后来离家只身追寻演戏的梦想,一路上跌跌撞撞,追梦的过程、生长环境以及周遭的朋友都让她体会到平等的重要。

从端盘子开始

我的家人都很聪明,不是硕士就是博士,父亲是大学教授,大姊是律师,二姊是博士,而家中的小妹即将从普林斯顿大学拿到硕士学位。我的姊妹们让我清楚看见,女性各方面有能力,也应该获得跟男人相同的机会,在平等的出发点竞争。

我是家里的异类,10岁就确定想当演员,高中到家乡维吉尼亚洲的剧场工作。接着到纽约的戏剧学校上课,之后就搬到洛杉矶,希望能成为专业演员,同时展开好几年咬紧牙关度日的生活。每天除了不断试镜、念剧本,还要到餐厅端盘子。大学学费父母没有资助我半毛,我必须努力赚钱还学贷,除了作服务生,也当保母、拍广告,靠自己的努力过活。我知道演员这份工作不稳定,但自己选择的,没有怨言。(推荐阅读:“他们抱着执念在表演路上前行”勇闯日舞电影工作坊的第一位台湾女演员

影剧圈的女性困境

影剧圈其实就充斥许多不平等,好莱坞就是个明显的例子。身为亚裔我没有感受到太多不平等,但作为女性却有些感触。大部分的戏剧或电影,通常不会交代太多女主角的背景,通常只是男主角的老婆或女朋友,跳脱不出家庭、爱情。虽然近几年这样的情形有在改变,但是依旧很少看到一个以女性为主视角的电影或是戏剧。

所以我很欣赏 Tilda Swinton、珊卓布拉克,她们跟其他女星不大一样,每次饰演的角色都很原创,不会只是某人的女友,也具有鲜明的特质,不只是传统的女性角色。这也是为什么我会喜欢我在《菜鸟》中 Jessica 的角色。她敢于追梦、追求自己想要的职业,同时持家,还要面对心中的不安感,是个很有灵魂的角色。(延伸阅读:珊卓布拉克谢绝“年度最美女人”:媒体请停止规训“美丽教条”

因为这个角色我被注意,但最近推掉很多片约,理由是这些角色大多只是花瓶,有外表却没有记忆点。女性不是徒有外表的空壳,所以我不愿意出演,我相信也希望,透过这样的选择,长时间下来能改变些什么。

平等

不只是我工作的环境,我们应该把平等的范畴再放大到婚姻,甚至是基本人权,像是一个人的性别或是性向,不能作为剥夺他们被平等对待的藉口。有些国家不鼓励女性求学,而有些地区不允许同志婚姻,要让这个世界更加和谐,我们必须抛开对他人的成见,不以有色的眼光对待他人才能促成。而从个人到国家,都需要更多的同理心,设身处地替对方着想,这样才能真正改善不平等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