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海苔熊谈性侵伤口的漫漫复原之路,尝试拥抱自己与自己的身体对话,跟着海苔熊的建议,我们一起学习如何往前走。

“我一直有种想法是,如果他不再需要我,那就表示他不再爱我了。我在猜,这样奇怪的想法,可能‘那件事’有关。”她终于发现,过去这段她都不愿意去想的经历,严重地影响了她的爱情与恋爱关系。

那些小时候被不当对待、性侵、家暴(或目睹家暴)的人,在感情里面常常会有这样的声音:

“他需要我,所以才来找我。”

“我好像都是被排在最后面的顺位。”

“我似乎,都是别人生命里,多出来的那一部分。”

“反正我就是不值得被爱的。”

“你看吧!就跟你说他不是真的爱你,只是需要、利用你罢了!”

这些声音之所以会出现,或许是因为过去的感情或童年经验,让你有了一种信念是:“所有的爱都是有条件的。”

“你一定要要乖,才会有人疼你!”

“你一定要成绩很好、要考上公立学校,才是有价值的!”

“你一定要很小心,察言观色,不然可能会被丢掉!”

有条件的无力感

这样的无力感,会让你在你的世界里,好像总要做一些什么,才能把爱你的人留住。好像你给他的爱,也是有条件的,当你需要他的时候,才表示你还爱他。结果,当有人可以无条件爱你的时候,你反而会跟自己说:“那不是真的。我不值得被爱。”(推荐阅读:越爱越小心翼翼,爱里的不安全感

然后拾起过去记忆里,那一把曾经捅得你伤痕累累的刀,往自己心里,再多捅几刀。甚至,把那些爱你的人狠狠推开。因为你想着,只要不接受他们的爱,就不会受伤害。而在他们真的被推开、转身离开之后,你也会验证自己的预言:“你看吧!我就说他不是真的爱我”

但你知道,这些“必须”的防卫背后,其实是很深、很深的孤寂感。那一刀,划下的不只是创伤。人际议题,是性侵受害者的镜子(陈慧女、廖凤池,2006)。

像上面的故事一样,大多数性侵害的受害者,愿意去面对并诉说这段过去,都是因为发现自己的感情和人际,出现了重复矛盾的回圈,或是相处上的困境。 为什么会这样呢?这个问题要切割成很多个层面来看。一般来说,“性侵害”事件带给一个人的长期影响分为4个部分(邱献辉,2002):

  • 创伤的性化经验(traumatic sexualization)

如果性侵害是在非自愿情况下发生的,你可能会有一些异常的性连结,例如不断混乱的爱情关系、蜻蜓点水式的爱情、过度害怕跟人亲密、恐相信人际关系、或是强迫性的泄欲倾向。 (同场加映:三种影响爱情的依恋心态

  • 烙印(stigmatization)

觉得自己很“肮脏”,时常感到自责、羞愧、罪恶感,有的人会伴随间歇性的忧郁、焦虑,因为你觉得自己是不值得被爱的、不干净的、已经被刻上烙印的。你或许曾经逃避不去想,但那些画面还是会重现在你的脑海中;你可能常试过自残,因为那一刀割下去会让你有一种“可以纾一口气”的快感;你可能用酒精或药物麻痹自己,但醒来又更厌恶自己;有的人也会有解离的症状,对某些记忆完全丧失。(推荐阅读:别用秩序打压我!偷窥狂与性少数的真实心声

  • 背叛(betrayal)

如果那些你最亲近的、最信赖的人都可能会背叛你、离你而去,那么世界上究竟还有什么人值得你相信?如果你最爱的人都会因为自己一时的欲望而践踏了你身体的权力,那到底还有谁你可以放心的依赖?你可能很难再相信别人(树立起高墙),或是变得谁都可以相信(放弃人我界线),但你心里都清楚,这并不是你想要的样子。

  • 无力感(powerlessness)

曾经无法抵抗的经验,让你对自己的人生产生了无力感。你常常感到自卑、对未来总是抱着负向的剧本(他一定会背叛我、他没接我电话一定是有小三、我们的感情一定不会长久,因为我这么破……),你可能在学习或工作上无法专注,当别人用一些话来戳伤你的时候,你就会跌落谷底。

创伤复原五步骤:安、说、转、见、解

其实,在这段经历之后,你很容易变成动辄得咎,就像是“心理上的后天免疫缺乏症候群”,一不小心,就会被别人的批评、外在的声浪所感染,变得自我怀疑、焦虑或忧郁。复原是一条很漫长的路,但并不表示无迹可寻,事实上,还是有不少跟你一样的人,选择原谅那个过去受伤的自己,重新开始希望的生活。

一般来说,Herman 认为复原应该分成三个阶段(Herman,1997):1.建立安全感2.追忆与哀悼3.再联结生活,根据这三点,这份深沈的创伤复原,可以参考下列五步骤:

  1. 安:找寻/建立一个安全的环境,在这个环境中,你的基本生活需求能被满足、也不需感到恐惧和害怕。

  2. 说:向信任的对象、治疗师,诉说自己的创伤故事,尝试从面对的过程中去哀悼创伤。值得注意的是,这段过程必须有专业的人员陪伴(谘商师或社工),以避免不当的同理造成二次伤害。

  3. 转:从诉说(或书写)中转变自己创伤的回忆,看见自己生命的亮点。

  4. 建:重新发展对人的信任、建立与人的关系。

  5. 解:和自己也和过去的创伤和解,再次找到自己生命中的使命感与意义感。

放下记忆里的刀子

说得总是比做得简单。事实上,这可能是一个螺旋、反反覆覆、甚至是一直跌倒一职想放弃的过程。在其中,你可能会经历否认、自责、受害者、愤怒、重生、整合等六个阶段,每个人的过程不一样,顺序也不一定相同,但重要的是你经历过了这些时间,而在被火残酷的焚烧之后,你还能勇敢地活下来,不是假装、也不为别人,只单纯为了自己,找回生命的意义,并重新相信这个世界,仍有值得你相信与努力的部分。

在爱里,彼此需要是重要的,但对方也可能不为什么、不为需求、就单纯为了这个美好的你,而爱你,拥抱你。因为你本来就是值得被爱的,值得被在乎,值得被关怀。

所以,当你感到遍体鳞伤的时候,请放下记忆里的刀子。摸摸自己的头,好好拥抱自己,跟自己说:“没事了,你是值得被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