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迷失于自己‘女性的价值’时,一定会非常痛苦,不会有人希望被物化、以满足这样单一又困难的女性价值标准。


(图片来源:来源

不知各位妈妈们是否跟我一样,自从孩子呱呱坠地后,每天分身乏术的算奶量、换尿布、晒棉被、收玩具、做副食品、打扫等的琐事中,不仅劳累,而且长期睡眠不足的情况下,常常觉得自己脑力大不如前,有时候看到身为女性的单身同事,能够灵活积极的开创自己的事业,相比之下,除了越发忧郁之外,还一度不知自己存在的价值在哪里了呢?

社会媒体似乎不断的催眠着年轻女性,只要有姣好的身材外貌、优雅的气质,要找个好丈夫、拥有梦幻的婚礼、每天喝贵妇的下午茶的下半辈子,绝对没有问题!而这些就是社会定义女孩子价值的基本方式。然而现在看自己,孩子生了、老公也决定了(显然,多数女性也没嫁入豪门),身材也变了,好像自己一样也没有符合婚前那套女性的价值观。这不是老公有没有努力的问题,实在是有小孩后跟本就优雅不起来了!(推荐阅读:嫁入豪门有这么好吗?经济独立的人生让你更幸福

那婚后的女性,就应该当一个好妈妈好太太吧!你以为这么简单吗?感谢媒体!儿子漂亮老公乖、身材脸蛋一级棒,外加还可以一边写部落格作团购赚进大把钞票的妈妈彷佛比比皆是。似乎传统为人妻母的角色框架,已经偷偷加上了经济独立、又能把孩子教养好的辣妈角色。我说,这个社会是要逼死谁呀?似乎连妈妈这角色都进入前所未有的高规格比较了。相信做妈的都同意,哪一句话会是压死妈妈最后一根稻草?一定是:‘别的妈妈都可以,你为什么不可以!’,因为这句话充分引发了女性对自我价值感的自卑情结。


(图片来源:Chris JL@Flickr

社会太在意女性的价值,而这些女性的价值定义却是建立在老公与孩子的成就以及所拥有的财富。很显然的,这套价值观丝毫与‘个人独特性’无关,当我们把一个与‘个人独特性’无关的价值观套用在一个人身上时,我们其实就在‘物化’一个人。当一个妈妈执着或迷失于自己‘女性的价值’时,一定会非常痛苦的,因为任何一个人都有其独特性与创造发展,不会有任何人于其灵魂深处希望被物化以满足这样单一又困难的女性价值标准。(你会喜欢:珍妮佛安妮斯顿:“身为女人的价值不是只有生小孩!”

仔细想想,这社会基本上也把男性物化了呢!男性被物化的标准就是‘所拥有的财富’。工商业的社会,一个人的价值渐渐地建立在其‘所拥有财富’,而不是在他‘做了多少事’。因此,在这样的标准下,一个每日工作十小时的艺术家会比每天炒房地产弄得民不聊生的富豪还缺乏身为人的价值。我们心理知道这是错的,但很不幸,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看人。也因此,很多男性在卸下赚钱的责任退休后,更容易迷失自己,倍感无能。

身为女性,幸运的是可藉由生孩子的机会,或许因忙碌、忧郁等,比男性更提早的思考,身为‘人’的价值。我相信任何一个人的价值不应该建立在老公与孩子的成就,以及家庭的财富上面。

那什么是人的价值呢?

‘一个人与他人的连结方式’,这样的联结方式才是生命最根本的‘存在感’的来源。有些人,透过身体力行帮助别人,能与身边的人建立了较直接却深刻的关系;有些人能透过窝在实验室,却与更多的人建立间接但是更为永恒的关系。这些与人的关系,有的直接但是短暂,有的则是间接但是永恒。有的与周围的亲友产生关系,有的与广大的民众或与下一代人类产生关联。同样,身位妈妈,也能选择自己身为人的价值—与其他人连结的方式。与家庭的孩子连结多一些?还是多投入社会一些?(推荐你看:【妈妈剧场第三幕】孩子不是拿来“超级比一比”的战利品

你说,这样岂不是不负责任的妈妈了?

当然不是!生孩子虽然代表妈妈邀请新生命加入自己未来人生的冒险,他们是黏人的夥伴,因此人生蓝图难免必须考虑他们的存在,是一个责任,但,绝对不是一个妈妈生命‘唯一的’存在方式。

如果你问我,什么是女权?我会说,女权是超越男女公平的问题,是女性能尊重自己身为人的价值(选择与亲人和社会的连结关系)的权利。即使与‘几个’孩子产生关联,妈妈都能够为自己思考,不再交给社会习惯、亲友、假象中会孤单的孩子,或是对年老疾病的恐惧做决定。女性能真正重视自己生命的存在,勇敢为自己的人生负责,才能教导出勇于面对未来的新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