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体现生命的残酷与温柔,在于被剥夺之后,看见它以另一种方式回到你身上。用微小力量去参与世界的改变。

文字的温柔改变:“ Intimate Words ”将健康传给下一世代的女孩

语言和文字,都是我们再自然不过的沟通方式,如实传递我们的愤怒、快乐与悲伤。试着想像一下:无法精准定义事物的时候,我们如何表达自己?生活可能产生什么问题?当我们认为,这已是一个人人对说话、文字运用习以为常的时代,世界某个角落却有一群女人,正因为缺乏描述体内器官的文字,而陷入死亡危机中。(与你的身体说说话吧:写给女人身体的一封信:你是我最好的后盾

距离台湾一万三千公里外,一个墨西哥偏乡的原住民( Zapotec )社区,每年有 5000 位女人死于子宫颈癌,且名列死亡之首。因为在她们的语言里:不管是子宫、输卵管、卵巢,女性的部位都通称为“ udxanlania ”。加上宗教与社会习俗,使她们认为“身体私密的部位”是不能说出口的禁忌。生病了不敢求助医生;看医生了,又因症状表达不清错失治疗良机。

找回“遗失”的文字,让改变持久地产生力量

人们因为需要而发明,因为不足,开始改变。‘ Always ’聚集了社会学家、语言学家、医师与当地人,一起赋予器官新的文字、举办“ Intimate words ”活动教导当地女性器官的功能。赤裸地谈子宫,认识身体里那些曾经认为不能被提起的私密部位;台下女人们眼睛望着图像,偶尔轻声交谈,害羞与新鲜参半,改变此刻已悄悄酝酿。不仅如此,这些新文字被集结成一本小书,让每位母亲带回家亲自教导女儿。当我看见他们眼神对望的那一刻,我确信,这“亲密的文字”,会将健康传给下一世代的女孩,成为永远改变每位女孩一生的力量。

一起来认识生理器官:

Uterus(子宫) = Baby’s house
Egg(卵子)=  Women’s seed
Fallopian tube(输卵管)=  Women’s seed path
Ovary(卵巢)=  Where women’s seeds are born
Vagina(阴道)= Where couples meet
Cervix(子宫)=  Baby’s home door

缺乏语言、文字形容生理器官,无形中剥夺了一群女人们的健康;然而还存有一种文化传统,至今夺去了一亿五千万多名女性的外生殖器。当“亲密的文字”成为改变世代女孩的力量,割礼却是另一个等待改变的文化:

放下那把刀,残伤女性的传统仪式:割礼

“女性生殖器割礼 Female Circumcision ”,或称:“女性生殖器切除 Female Genital Mutilation(FGM)”是指因为文化而非治疗原因,对女性施行部分或完全切除外生殖器的手术。割礼的习俗已有数千年历史,主要集中在非洲30多个国家和西亚、南欧、印度;每年都有200多万名女孩面临接受割礼的危险,使用工具为小刀,且手术过程未使用麻药、消毒,会有大量出血、导致血性休克或死亡的可能;许多对健康的负面影响还包括:伤口难以愈合、形成囊肿、伤口组织增加、性交疼痛、易染爱滋或其他血液传染的疾病。此一习俗近年来引起国际社会广大关注,认为这是对女性人权与身心健康的严重摧残。联合国更将2月6日定为“女性生殖器切割零容忍日”,呼吁全世界对此议题的重视。(文化定义的美:非洲女人 美的疼痛:每一个女人,都为时代勇敢过

认为割礼必须执行的主要原因:

1. 性原因:能降低女性的性欲,确保结婚前仍是处女,婚后也对丈夫忠贞。因为阴部缝起,狭窄的阴道便能让丈夫增加性愉悦。
2. 卫生与审美观:女性生殖器是肮脏丑陋的,割除后女性将更美丽洁净。

五岁时接受割礼的非洲索马利亚国际名模 Waris Dirie,在自传《沙漠之花》书中提到那段饱受折磨的过去,一心希望替上百万的女孩发声,成为结束此传统习俗的力量之一:“在这场反割礼运动中,各种各样的人向我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询问我最隐秘最微小的细节,我都一一答了。我就像别人谈论自己不慎被切掉的手指那样谈论我的性器官,这就是我付出的代价。”即便记忆多么不堪,即便得时常想起伤害,但正因为 Waris Dirie 明白那种痛,才不想有女孩再经历她的痛,才会选择挺身而出。Waris Dirie 在1997年放弃模特儿事业,担任联合国废除女性割礼的亲善大使,为反女性割礼奔走。

我相信,我们与生俱有身体自主权,能拒绝外来的伤害、决定它的使用方式与完整性。(把自己放在第一顺位吧:跳一场取悦自己的钢管舞:你的身体有快乐的自由 )我也相信,每个文化传统都有其存在意义,以及不受“外界”干预是否存废的自由。只是,时代的浪潮早已囊括每一个国家、每一个你和我。此刻,我只能深深深深相信,用微小力量去参与世界的改变,深信乌云背后那道幸福线。(不远的未来:Be proud to be a Woman,我的身体我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