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印度的文化中充满对女性的歧视与暴力?听作者于洋在印度的经历,同时思考面对这样的现况,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我在那年夏天来临之前回到印度,在四年之后,印度仍然跟印象中一般,色彩浓郁,各种气味在空气中飘散,好像随便抓一把印度的土,汲取一瓢水,整个世界的缩影就在那里了


(图片来源:于洋)

搭便车在印度是再容易不过了,站在路口不到十分钟就能拦到车,即使是在无人的乡间小路,骑着驴子的人还会停下来问你要不要上来,所有的人都想帮助你,所有的人都对你好奇。但朋友总是惊讶地说“你在印度搭便车?!”他们不知道的是,我拦到一台大学教授的车,了解的印度的教育体系,拦到一辆大学生正在公路旅行的车,跟着他们一起在公路上鬼吼鬼叫自己根本不懂的旁遮普语,拦到一辆鱼虾养殖场老板的车,他让我去自己的私人海边住了一星期,每天跟着他的员工一起抓虾。

那天早上醒来,精神不济,几个礼拜以来都搭便车,但总不能一跳上车就开始做自己的事情或者呼呼大睡,那天的我不想与人有交谈,决定搭火车,火车是印度唯一可以仰赖的交通工具,大多数的人都在数天甚至数周之前就买好票,当天能买到票的机率不大,我没有买到车票就跳上车了,原本打算直接跟车长补票,也许有人正好没有来搭车而有空着的床位,如果没有,我再下车就好了。结果一上车就遇上在火车上负责递床单和食物的人,他招呼我在一旁坐下,一但看到车长就会告诉我。

结果一坐,坐到了晚上七点,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补票,该不该下车,这时候,有两个印度男人上车,他们说着流利的英文,在我旁边坐下,我们开始交谈,才知道他们来自不同省,但是都在德里念书,现在正要回学校,从他们的言谈可以知道他们学识渊博,待人也非常有礼貌。不知不觉就聊到了晚上十一点,他们揉了揉眼说,我们必须去睡觉了,然后就爬上卧铺,我还想到自己今天晚上还没有地方睡,又走回去找那个在火车上工作的男人。

他搔了搔头说“哎呀真的很不好意思,平常都会有一两个空床位的,但是今天正好没有。”
“没关系,那我在下一站下车,随便找个地方住就好。
“不用啊,你不介意的话,可以睡觉行李储藏室。”
“真
的可以吗?我是真的不介意。”

所谓的行李储藏室,其实就是一个储物柜,躺下还需要稍微屈膝,但只要可以躺下来,我真的不在意。就在我爬上储物柜的同时,脑海中忽然闪过“好像有点不妥”的念头,但是,太迟了,他快速的把拉门关上,我听到大锁锁上的声音,然后,他用非常挑衅的语气说“我等一下就回来找你哦....”我歇斯底里的大叫,用尽全力地敲门,我知道我离车厢不远,只要我叫得够大声,别人会听到的。

没多久之后他又折回,把锁打开,我随即拉开门,拉着后背包跳下来,对着他大喊“你怎么这个样子?我相信你!”然后头也不回的跑开,我在一列行进中的火车上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只能去摇醒刚刚在火车上认识的两个男人,他们有耐心的听我把话说完,非常生气地去找那个人理论,我只能坐在位置上发呆。(延伸阅读:平均每天有92人被强暴!决心扭转印度残酷现况的漫画女英雄 Priya Shakti


他们回来之后,坐在位置上和我聊了一整晚,我一直记得他说“我知道你很生气,我也非常生气,尤其你是外国人,等你回到你的家乡跟你的家人朋友说起这件事,他们一定会觉得我们印度男人就是这样的人。我现在这么说,不是要跟你说你应该要原谅他,或者他这样做是应该的,但是我希望你了解,这个人来自无阶级(种姓制度里最低等的阶级,亦即没有阶级)不要说去学校念书了,他成长的过程中是没有人告诉他们怎么与人相处的,对你我来说非常基本的待人处事道理,我们视为基本常识的东西,他们完全没有,我不是看不起他们,我只是要你知道,当他看到一个女生,他受到吸引,他真的不知道要怎样接近他们,他可能会像动物一样反应,当然不是因为他的生长环境他就可以理所当然地这么做,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原因,理解,才是放下与原谅的开始,光是指责是没有吓阻效果的,只能从根本去改变,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要去了解事情发生的原因的目的。”

在那之后,只要我看到社会新闻,或者有人对我做出不利的事,我都会想起那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