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作者海苔熊说,当我们觉得日子越来越匮乏,闭上眼睛想着旅行,问问自己什么是你内心的初始风景呢?

前几天我和胖胖狸谈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观点:“台湾人的心灵,罹患了一种贫瘠的疾病。关于快乐的定义,已经,穷得只剩下美食和旅行。”*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现在网路上的文章会被美食和旅行所淹没?吃饭前总是要先喂饱相机、到了旅游的景点之后,“好美噢!”的赞叹尾音还没结束,就拉着身边的人去自拍,然后用大大的脸和胸部去遮挡美丽的那些风景,当手机脸书渗入我们的美食和旅行,我们究竟还剩下什么呢?(推荐阅读:旅行的孤独感,来自连不到网路?

过动时代

“这是一个过动的时代,”心理师呆呆鸭跟我说。

“我们透过浏览快速而短暂的脸书讯息,养成我们不断缺乏的注意力。有些人变得只能看八百字内的文章、留十个字以内的留言、当涂鸦墙滑到已经有太多重复的时候,就打开免洗的手机游戏玩,而这些游戏通常在一个月之内就会被删除,反正还会推出更多的免洗游戏。”她说。

为什么我们要选择过这样的人生呢?当我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一阵像是名侦探柯南式的闪光穿过我的脑门,我突然想起和一个孩子聊到他的网路成瘾。

“听起来你的手机游戏都玩不久,那为什么还要下载来玩呢?反正马上就会删掉了不是吗?”我问孩子。

“因为无聊。”他无感动地说,继续低头滑着他的脸书。 有时候“无聊”这两个字,背后其实藏着很多意义。或者说,当你不想再感受自己的时候,无聊的感觉就会产生。(同场加映:疯狂比较、人手一机、媒体乱象:渐渐与世界脱轨的台湾

逃离症候群

“有时候我们对社会议题的关心,只是源自于对自我议题的逃离。”

我们活在一个可以轻松逃离自己的时代。当你感觉“无聊”的时候,你可以低头滑手机、远端祈福、甚至很讽刺地在一段“感同身受留言”之后,立刻去看一段搞笑的影片。

当社会参与变得容易的时候,我们就很难区分,参与者对事件的理解程度与决心。当我们的世界只剩下赞和点击率,我们还能拥有什么更深刻的东西?(推荐给你:你了解自己吗?19张插图让你一眼就懂心理学知识

我们除了牺牲对于社会的深刻,也牺牲了对于自己的深刻。穿梭在大量的讯息之间、每个都参与一点点、但是又不涉入太深,有一个很棒的好处是:你终于可以藉此逃离自己的议题。

只要低头滑手机,你可以不用去想目前糟糕的感情关系、不想提起的家庭问题、应该要做但却一直拖延的工作、早就下定决心但是从来没有执行的梦想等等。

更棒的是,透过对尘暴、医疗纠纷、明星出轨等等议题的关心,你可以躲在别人的议题里面,安心的不去想起自己的议题。看起来你好像很关注这些社会议题,但事实上,你可能是透过和社会议题的连结,断开与自己的连结。(推荐给你:尘暴事件给媒体与个人的五个反思

可是这毕竟不是永恒的解决之道,所以当你在搭捷运、等红绿灯、等人、等电梯、等开网页的时候,那些被压抑的、关于自己的议题又会涌现。于是,所有的人生留白对你来说都是一种焦虑,你不敢停下来,因为只要停下来,就得思考到自己。

“如果发现自己是逃离症候群,那该怎么办呢?”我问呆呆鸭。 “停下来,深呼吸,在心里默数六十秒。然后抬头,看看身边的人事物。尝试去感受这一刻全部的当下。”她说,好像是禅师会讲的话。

“这很不容易,尤其是刚开始练习的时候,你会很想要逃离,很想把手机拿出来滑、很想在开始吃饭之前就拍照、很想要在还没有好好的体验之前就上传照片。可是当你尝试过几次之后,你就会发现其实并没有这么困难。或许,你可以先从小的旅行开始,不要带手机,只带着你自己。”她继续补充。(推荐阅读:科技让我们更孤独吗?

找寻你心目中的初始风景

“如果闭上眼睛就能旅行,什么是你心中的初始风景?”

日本学者八城薫说,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初始风景,那或许是你心灵深处,最初也,是最后的一片宁静。

于是,我也试着尝试这种方法。当我闭上眼睛,第一个看到的是一道长长的河岸,河面上波光粼粼,风吹着水波纹,偶尔几只水鸟略过在河面上亲吻。

睁开眼睛之后,我只带了自己,信步走向最近的河堤。在朦胧的新北大桥上,阳光洒在我的肩膀,我才发现世界上最美的地方并不是远方,而是你心中那个,尚未崩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