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喜欢跑步吗?跑步可以不只为了健康,还是一场找到自己的过程。每坚持一点、多跑一点,就能多点认识不一样的自己!

 

当我遇见我自己

二○一三年的四月天,我去做了一件,我一直想做的事情。

我一个人,花了二十一天的时间,开车环岛,每天在不同的城市,挑选一条适合的路线,进行平均大概十公里的跑步,然后写下三千字左右类似跑步日志的散文,有点像用跑步收集台湾各地,完成了一本书名暂定为《我在跑步》的书。(延伸阅读:【影音】一个游民跑半马的故事:每个跑步的人,背后都有坚定的理由

我放下工作,放下生活中的琐事,跟《革命前夕的摩托车日记》、《阿拉斯加之死》和《一个人的旅行》那几本被拍成电影的书一样,一个人踏上这趟跑步的旅程。一个人跑步,一个人写作,一个人开车,一个人拍照,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喝咖啡,一个人听音乐,一个人睡觉……什么都是一个人,甚至几乎刻意断绝了跟外界的所有联系。我在大概确定的行程中,保留了很大部分的不确定,把许多事情交给上天安排,好让超乎期待的惊喜可以自然发生。整个过程,像在追逐,也像在流浪;像在放空,也像在充电;像在探索世界,更像在找寻自我。

我一直觉得,创作在本质上,就是一种抒发或实现自我的行为。透过不同的形式、平台、媒材或技术,我们把藴藏在身体里的知识、经验、理念、态度、情感、欲望和想像,挖掘、释放并且呈现出来,创造意义,并赋予观点价值,一切都不是凭空,一切都植基于自身的既存。

于是,找到自己,和自己相处,跟自己对话,就变得很必要,因为所谓的自己,或许正是创意最丰富的矿脉。想一想,你有多久没有遇见那个真正的自己了?又或者在人前,在日复一日的工作、生活中,你所看到的自己,是百分之多少的自己?朋友问我,写跑步书的目的是什么,这个题目真的很难明确回答,因为我的目的好像并不在这本书上,而是在这整件事情,整个旅程之中。我想,我要做的,其实就是找自己。(你会喜欢:关于跑步那三十分钟:在日常生活里,练习赴自己的约

跑步,是用“吸吸吐~吸吸吐~”的固定呼吸节奏,搭配左脚右脚左手右手,重覆而一致的动作,不断往前,让人进入一种律动却宁静的独处状态,在那个状态下,可以清楚听见自己身体和心里的声音。而旅行,是藉由观看外在的世界,去反视内在的自我,让个体和世界得以相互应证,产生化学作用,用所知所想去感受诠释沿途的风景,也把所见所闻内化成自身的能量养分。至于写作,则是一种极度沈淀的自我反思,先用笔尖探凿到内心的最深处,细腻地耙梳整理之后,再以精确的文字把自己表述出来。

对我来说,跑步、旅行和写作,都是很个人,很自我,必须全然,或者至少尽可能诚实面对自己的事情。它们之所以迷人,是可以用很超现实的方式,去接近体会那个真实的我自己。一本《我在跑步》的出书计画,把三件我喜爱的事情结合在一起,真是奢侈又过瘾的幸福。

一路上,我收到一份又一份美好的礼物。冒着雨跑在巴里的左岸,下雨天,整条路都是我的。出生地桃园天主教圣保禄医院附近的跑步,带我回到生命最初的起点。在后龙的湾瓦,巨大的白色风车缓慢旋转,我跑进有如童话或电影般的神祕场景。

在清泉岗空军基地的大雨中奔跑,当兵时的青春记忆被唤醒,我告诉自己要永远保有年轻的心灵。夜跑田尾的灯海,彷佛航行在美丽而迷幻的银河星系。

跑在关庙的凤梨田间,凤梨一直来,我相信好运也会一直来。深夜垦丁龙磐草原的无人公路,没有一点光,我跑过自己内心最恐惧的黑暗。

太麻里的跑步,日出迟到了,我却看见心中太阳升起的地方。池上一望无际的稻田,跑起来就像一片绿色的汪洋,充满生命力。绿岛的环岛跑步,我在孤独里头,发现自己其实一点也不孤独。呼吸着和平的空气,在花莲秀林乡的和平村,我是一个和平的跑者。赤足跑在乌石港的沙地上,脚踏实地感受着每一步踩下去,地球给我的回应……

经历了一个人、二十一天的跑步旅程之后,我有点依依不舍地回到现实世界。真要说起来,就像三十岁那年我一个人只身前往澳洲一个多月回来时那样,此刻的我,其实还不大知道,在这趟旅程中,我找到的自己是什么,我改变了什么,获得了什么;但我很清楚,也很确信,我一定找到了某部分的自己,一定改变了什么,获得了什么,而那些,都会在我之后的人生,和接下来的创作中,带来令人意想不到的影响,是真的,我很兴奋地期待着。

创意的世界很大,但千万不要因此而小看自己。在汲汲营营向外寻找灵感、搜集素材的同时,别忘了也要静下心,好好探索自己内在拥有的宝藏。找一段时间,找一种方式,一个人,勇敢地出走,暂时地逃离,去找那个好久不见的自己吧!(同场加映:多久没笑了呢?10个让你更自在的小练习

更多广告人的故事都在《当创意遇见创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