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专题【小姐去哪儿?台湾,是我们最近的远方】作者心灵侦探来谈谈旅行的心理学。为什么当觉得人生卡住的时候,我们常会第一直觉想来趟转换心情的旅行?旅行,其实重点不只是那“一次”的出走,而是更长远对你人生造成的细微影响。(推荐给你:旅行不是到此一游,而是学习真正去生活

炎炎的夏日到了,外面的好天气让人忍不住想出去走走。旅行,总会带给我许多的乐趣与想法。我想起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和我朋友搭着火车去花东来场小旅行,随着白铁在花莲的田野间摆荡,平常困住的思绪都抛到九霄云外。旅行,总是会带给我许多惊奇,让我想到许多平常不会去想的事情,也让我能够摆脱平日繁忙的束缚,反而对生活产生了更多的洞见。(推荐阅读:为自己设计一趟“心”旅行

你,是否也曾在旅行中,得到了许多平时所没有的灵感呢?

过去有许多着名的科学研究,都是科学家在不经意时所想出来的,例如着名的化学家 August Kekule,苦思而不得的化学结构,却在睡梦中梦到一条咬自己尾巴的蛇而解了出来;或是远古时代的阿基米德浮力原理,也是在他洗澡放松时,灵光乍现,犹如柯南般一到光射穿脑后,突如其来的就解了出来。(推荐阅读:六个名人告诉你:分心激发创造力

心理学家 Wallas 观察历史上许多伟大发明与发现的过程,发现大多都可以分成以下这四个阶段:准备期(Preparation)──收集许多相关的资料、孕育期(Incubation)──潜意识处理之前收集的资料、豁朗期(Illumination)──答案慢慢地浮现出来、验证期(Verification)──验证这个答案的正确性[1]

心理学家把这种“苦思问题不得其解,转而从事其他不耗脑力的事情,反而想出解答的历程称为孕育效果(incubation effect)。到底为什么许多发明与发现,都是在意识作用不明显的时候被孕育出来呢?

我们都知道,当人处于高度紧张状态的情况下,是没办法全面而清晰的思考事情的。就如同远古时代,当我们的老祖宗在非洲大草原遇见了大狮子时,脑中只会想着要作战或是逃跑(fight or flight),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想其他事情。

这样的演化机制帮助了我们生存下来,但同时也局限了我们的思考──当我们处于高度压力状态时,脑中思考的材料只会有我们平时习以为常的那些资讯,却不会触类旁通的结合其他我们未曾思考过的想法。

而当我们从是低认知负荷的活动时,可以让我们把脑力从那些待解决的问题,转移到分心的活动之上,同时让我们的大脑不再抑制其他想法的产生,反而能够想出问题的解答[2](延伸阅读:跨出你的舒适圈──正向心理学给我们的一些启示。)

你是否正在苦思眼前的问题而不得其解呢?不如就趁着风和日丽的好天气,来趟小旅行吧!别忘了要防晒唷!

延伸阅读:

[1]Graham Wallas(1926)The Art of Thought 

[2]任纯慧(2012)探讨孕育效果产生的条件:注意力去焦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