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阿拉斯加的魔法不是光,而是全心全意去活在当下的饱满。幸福其实也不远。

 


阿拉斯加南方的海面 (photo credit, Silvia Lien)

是的,我去过阿拉斯加,但我没见过极光。我是在近乎永昼的夏天去阿拉斯加拜访了三个半月,没有合适的夜等极光现身。有人说看到极光能幸福一辈子,那么我要说,阿拉斯加真的有魔法,就算我未曾看到极光,但住在阿拉斯加的每一天都感到幸福。

从阿拉斯加回来已经过了两年整整了,两年让人忘记很多细节,记不清当时在饭店工作有多么疲惫操劳,想不起当时为了什么原因和外国同事争得面红耳赤。但我没有一天不想念那里的生活,不只是美到让人忘记呼吸的风景,而是阿拉斯加真的是一块有魔法的大地。在永昼的夏天里,每一天走进户外深深呼吸一口气,便感觉活着真好,还要更热烈的活。经过这两年时间的萃取筛选,对于阿拉斯加的回忆更为精华,是时候来说说阿拉斯加的魔法是什么,又何以让人每一天都感到幸福。(延伸阅读:女人迷独家专访:肆一带你看见旅行的意义


阿拉斯加yellow bus的后照镜和街景(photo credit, Silvia Lien)

阿拉斯加四季分明,人们像候鸟迁移

那年夏天我转了三班飞机,在午夜抵达阿拉斯加第一大城Anchorage。第一次独自出国的我,拖着塞满泡面及台湾零食的30寸行李箱,和其他来打工的夥伴一起呆呆的站在出关处等公司的负责人来接我们。当时我看着广阔的天空想“啊原来永昼的夏天是这样啊!”凌晨十二点半,天色微微的暗下来,远方扫上一笔淡淡的橘彩,好似在犹豫该不该完全天黑,还未决定好时,又到了太阳缓缓升起的时刻。

我住在阿拉斯加南方的度假小镇Seward,房间望出去就是港口,时常有从西雅图或加拿大的大型邮轮,每日里也有许多小渔船出海捕鱼,一艘艘游艇载满观光客出海去看冰河、赏鲸鱼、到无人小岛浮浅及划独木舟。


从宿舍窗护就能看见美丽的港口(photo credit, Silvia Lien)

光想就能感受到Seward是多么悠闲的小镇吧,在近乎永昼的夏天里,小镇上满是世界各地来度假的游客。然而冬季来临时,零下四十度的难耐严寒,以及每日里只剩三、四小时的短暂日照,让这里的人们纷纷离开。阿拉斯加的居民像是候鸟,夏天勤奋工作,甚至兼好几分差,街道上游客和商人热络的交易着,整座城市生气蓬勃。而冬天时观光客锐减,阿拉斯加的居民便带着夏天赚来的盘缠,到南方的国度度假,隔年再跟着夏天一起回来。


出发去看冰河、鲸鱼的游客们 (photo credit, Silvia Lien)

白天有二十小时!缓慢享受生活每个片刻

阿拉斯加让人不自觉把脚步放慢,太阳从不下山,所以一天变得很长,长到我可以很优雅的放慢脚步去做每一件事,不必着急。每天从早上八点工作到下午四点后,回房小睡休息一下,傍晚六、七点便散步去超市买买日常用品,有时去慢跑,由时到湖畔的小径随心走走,尽管结束一整天工作后有些疲惫,但看着窗外依旧晴空外里的美景,就忍不住再多做点什么来享受生活的片刻。(同场加映:谁说花钱才能过好生活?威尼斯教会我的慢活哲学


湖畔小径 (photo credit, Silvia Lien)

被阿拉斯加的大自然环抱,治愈所有坏心情

奇妙的是,在阿拉斯加的生活明明也是普通的日常,大家同样有柴米油盐酱醋茶要烦恼,也得拼命工作赚钱,偶尔遇到脸色不好的客人、挑惕难搞的主管也会觉得很厌烦,可是所有负面的情绪就只是轻轻带过,一转头马上就忘记了。我在阿拉斯加时也遇过一些不顺遂的事,但那些事居然感觉像是一种生活点缀,让人觉得有高低起落、更为丰富。

得有一天半夜三点,我为了感情的事翻来覆去睡不着,起床泡了一杯热可可窝在沙发上发呆,室友被我走动的声音吵醒了说:“出去聊聊吧。于是推开饭店的后门,沿着港口架高的木栈道走进海中央,到了底端我们坐下,两双脚丫的影子在海上晃呀晃,夜里的小渔港静的连一根针掉下来都能听见,每艘渔船的点点灯火随着海的波浪轻轻摇摆,我抬头看看天空、再望向远方,感觉竟像是在某座百货公司内的室内人造景观一样那么不真实,也像走到了世界的尽头的神秘空间,万物都安静下来听我诉说心事。这一刻你说,怎么还有心事会真正感到烦心,所有苦恼都变得好小好不重要,眼前的景色、空间、气味,已经治愈一切。

 
(photo credit, Silvia Lien)

一直到现在,每回心情不好,想找朋友说说心事时,我都会闭上眼睛想起那一夜在阿拉斯加的小渔港,万物都寂静的聆听着我,想起清爽的空气中淡淡的海水味,深深呼吸一口气,一切都能跨越了。

还有一天工作量比较少,大家一起提早下班,散步到饭店旁边的火车站等极光列车,我特地带上了两台我刚从ebay上标到的拍立得原型相机。那天午后的阳光很好,我们沿着铁轨走了好远好远,拍了许多笑开怀的照片,也许是太开心了,我居然把两台刚拥有的拍立得忘在铁轨上,午夜十二点才想起,心情瞬间荡到谷底,焦急万分的想着我白花了多少薪水,朋友们匆匆裹上厚外套陪我循着原路回去找。


(photo credit, Silvia Lien)

一出门才发现,天空上居然挂满了闪亮亮的星星,是我这辈子见过最美的星空。那时已经是九月底,永昼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声不响的走了。我们拿着提灯走进整片漆黑,一字排开循着铁轨往前摸索,走了好几公里后还是无功而返,所幸我们就关上提灯,让自己躺进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只剩成千上万的星光忽明忽灭的闪耀,不时穿插几颗流星划过,我们就躺在铁轨旁聊未来、聊感情、聊人生。聊着聊着,有没有找到拍立得相机好像也不是那么重要了,因为我们找到比相机更值得的一夜星空。(你会喜欢:遥望美丽星空!走进梵谷画中的荷兰风景

和环境和谐共处,在壮阔美景里看见自己的渺小

这就是阿拉斯加的魔法吧,每一天都走进如画一般的美景生活,琐碎的片刻也让人想细细品味。在阿拉斯加生活的人们比较淡然,没花时间在想太多未来,生活的每一个当下都已经值得全心全意去感受。

 
阿拉斯加的柔软草原 (photo credit, Silvia Lien)

我觉得在阿拉斯加那片土地上,人类和大自然的关系很和谐、恰如其分,周末去搭山健行时会在转角遇见黑熊亲子档,手脚并用的爬到冰河源头,闭上眼能隐约听见冰河移动的低沈声响,在金色阳光洒满的海面上,看见鲸鱼庞大的身躯奋力跃出。每一天我都能看见大自然的伟大及神奇,在这么广阔美好的世界里,渺小的自我里的渺小忧伤,都显得微不足道了。(一起看看:都柏林,像家一样温暖的自然系女孩


阿拉斯加有许多这样的森林步道  (photo credit, Silvia Li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