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的第一次值多少钱?在柬埔寨文化中,有许多男人存有“处女迷思”,也因此,处女性交易问题也层出不穷。

离别的时刻来临,Dara Keo 和妈妈 Rotana 相视而望,泪流不止。电动黄包车缓缓驶达她们位于柬埔寨首都金边的破旧房屋,来接十二岁大的 Keo 到未知的地点。因为害怕,Keo 止不住地哭泣,母亲 Rotana 则因为自知做了一件不堪的事而流泪—她把女儿的童贞卖给一个有钱有势的男人。

黄包车司机戴 Keo 到一间非法经营的医疗诊所,一位受雇于皮条客的贪婪医生,负责检查她的处女膜是否完好、抽血检验她是否感染爱滋。“他确认我是一个处女,而且没有染上任何疾病。”现年十七岁的 Keo 回忆说,“然后我就被带到买我的男人那里,在那一星期内,他没有戴保险套就强暴了我好几次。”(同场加映:2000个被强暴后的勇敢故事

台面下的处女性交易

国外观光客或本地人可以十块或二十块美金,在首都的酒吧或 KTV 买春。然而,柬埔寨高度地下化的顶级处女性交易,却是完全不同的样貌。那些嫖客都是来自柬埔寨政府、军方、警界的高层官员,或是亚洲其他国家的富豪菁英,他们支付500到5,000美金不等的费用,与处女共度春宵。

处女交易蓬勃发展主要的原因是“文化迷思”,Chhiv Kek Pung 博士解释:“老一辈的亚洲男人相信,和处女做爱可以得到神奇的力量,使他们永保年轻。处女性交易可以敲诈柬埔寨无以计数的清寒家庭,而且这方面的法规非常薄弱。”人口贩卖、买春和卖淫在柬埔寨都是违法的,但是因为政府贪污、警力吃紧,所以从来没有人因为嫖处女而被柬埔寨法庭判刑。前英国警探、现为金边反性剥削顾问的 Eric Meldrum 说,“这些男人一点都不怕,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可以逍遥法外。”

Dara Keo,今年18岁,与家人在金边的贫民窟租了一间小屋;六年前,Dara 的母亲将她的贞操卖给了一位当地政客。

Vannith Uy,41岁,母亲 Uy 在女儿18岁的时候卖了她的童贞。

回顾灰暗过往

Keo 和 Rotana,在她们月租十美元的迷你高脚屋里头,对我说出她们的故事。屋外婴孩嚎啕大哭,墙壁随着人们经过贫民窟摇晃的通道而左右摆荡。现年62岁的 Rotana 很沉默,她说,出卖女儿的童贞是不得己的选择。(和你分享:巴西女人成为教师要经过“处女检测”?看父权社会对女体的潜在控制

Rotana 三十几岁才结婚,相比之下算是晚婚,婚后育有六名子女。她无法早婚的原因,是由于在赤色高棉共产政权统治下,自由恋爱和自组家庭是被禁止的。她的六个小孩中,有三个死于热病,其余三个靠她每天微薄的一美元拾荒收入得以温饱。她的先生酗酒赌博样样来。Rotana 说:“他死后留下一大笔赌债,债主在我没有钱还的时候恐吓我。”几个在当皮条客的女邻居或老鸨便跟 Rotana 接洽,“她答应我,如果出卖Keo的童贞,就会给我一大笔钱。”处女性交易会雇用当地女性来诱骗少女,因为她们比较容易和妈妈们变成朋友。“恐惧和焦虑使我心力憔悴”Rotana 说,“最后,我只好答应了。”

Srey Bopha,今年19岁,两年前,她的童贞被母亲给出卖了,如今,因为 Riverkids 的协助而重获新生

47岁的 Sothea Oung 和15岁的女儿 Lina Chey,她们站在房屋前合影。Oung 曾经想要出卖 Chey 的童贞,但因为有了 Riverkids Project 的协助,Chey 才得以拒绝母亲的要求。(延伸推荐:被捡尸是女人活该?无所不在的强暴文化

这群啤酒花园的女服务生,她们在舞台上一字排开,让客户指定坐台。

在柬埔寨啤酒花园的一角,女服务生等待着客人的到来,她们在这里提供客人服务,也通常是酒客下手的对象。

完整文章请见Marie Claire美丽佳人,未经授权,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