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有研究显示,结婚的人有时并不比单身快乐,我们往往只看见表象,却忽略了婚姻关系容易面临的问题。

在写这本书之前,我总是以为结婚的人更快乐。毕竟,我们的媒体总在大肆渲染婚姻与快乐密不可分;而我只是从表面理解这些报导,甚至在我的部落格还引用过它们。

后来我去更正了我的文章,因为我看到了哈佛社会心理学家 Bella DePaulo 关于婚姻的研究报告。在《单身,不是你想的那样》(Singled Out: How singles are stereotyped, stigmatized, and ignored, and still live happily ever after)这本书中,她用超过三百页的篇幅深入细致地剖析了研究的主体:婚姻与快乐的关系。(延伸阅读:这真的是我要的婚姻吗?二十个藏着“但是”的婚姻杀手

相关研究存在的一个共同问题,就是在商科统计学课程一开始都会讨论的:因果与相关关系混淆。也就是说,尽管多数(但非全部)研究表明婚姻与快乐之间是有那么点儿相关性,但是没有哪个研究能够说明婚姻对快乐的实际影响究竟如何。

完全有可能是稍快乐一点儿的人最先结婚罢了。另外一个问题是,所有的研究只面向“当下的已婚者”,而这些人或许是因为喜欢婚姻,所以就处于已婚状态;但研究却忽略了那些因为婚姻不快乐已经离了婚的人。

即便是这些研究如此偏颇,能够证明快乐感因婚姻而增加的证据仍然很少。如今被广为引用的一项研究表明,在快乐的○到十个级别之间,来自婚姻的幸福感只有一点一,这又怎能证明这个社会关于婚姻的幻象:婚姻将人从极度的不快带向终极的快乐!

DePaulo 博士还研究了离婚人们的情况,她的发现让人更痛心。结了婚并维持婚姻并不对一个人整体的快乐感有多少影响,但结婚后又离婚就不是那么无所谓了。人们离婚后远不如他们在结婚之前那么快乐,并且许多离了婚的人比那些保持独身或维持婚姻的人寿命要短。(一起来看:告别的离婚心理学:学会分离,才能好好相聚

DePaulo 博士的结论是:“对待婚姻和感情,宁缺毋滥。”她说她的研究不是去鼓励人们结婚或不结婚,而是意在“促进对婚姻和单身问题更诚实的解读和报导”。她认为,社会的婚姻幻象误导人们相信,婚姻是获得健康和快乐的灵丹妙药,这一做法“在伦理上太不负责任”,并且也得不到科学研究的支持。

我相信婚姻是一生的承诺,但这不是说我就要瞧不起这个社会中那么多单身的人。把这个世界划分为“正常的已婚人士”和“不正常的单身人士”,这本身就是错误的二分法。它排挤太多的人,也让太多围城之外的人对围城内的生活有了错误的幻想。(同场加映:超越一纸婚书!陈可辛与吴君如选择不婚20年相守

而已婚的人同样受到婚姻幻象的戕害。我经常被朋友中有人离婚的消息给惊到:“什么?不会吧!要是连他们都离了,地球都可能不是圆的了!这是怎么回事?”然后,我才知道,他们实际上已经挣扎了很多年,只不过在朋友面前一直若无其事罢了,这真让人难过。如果不是觉得需要保持那个婚姻幻象,如果不是对婚姻中的问题感到那么丢脸,或许他们早就可以从关心自己的人们,那里得到更多的帮助。

单身女人会羡慕结了婚的女人,可是在我的经历当中,已婚女人也会羡慕单身女人。在我做副市长的时候,我那些做全职母亲的女友有时会来市政厅找我。她们看到我们如何改变世界,会羡慕我生活中有那么多朋友,而且生活如此有意义。而她们却在苦苦挣扎着,寻找自己的方向。

本文授权转载自《姊妹真心话》作者/陈愉 、图片/达志

【 本文由Marie Claire美丽佳人提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六月主题,婚不婚?Let's Marry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