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贝母的短篇小说故事集,12个故事配上自绘的插画,第一篇,我们从拔罐的故事说起。

拔罐 Cupping:如果可以拔除不愿记起的一切

〈拔罐〉隐藏在旧市场旁的拔罐店,消除的并不是病痛,而是拔除不想要的记忆

周先生的能力慢慢流传开来,起先他把这个能力当作表演,像魔术一样在街头或某个活动场合演出赚取费用,直到有一天发生了一起凶杀案,才改变了周先生原本的生活。

周先生被委托寻找罪犯的声音。一位十九岁女孩被弃尸在郊区荒野,装在一个蓝色桶子里,只有右手臂悬挂在外面。警方循线调查之后逮捕了一名中年男子,但始终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他有犯案,男子也矢口否认这件事。于是在陷入胶着的情况下,警方决定请周先生来听听看罪犯的声音,也许就能够找到有利的证据。

周先生要求警方在一旁质询犯人,让犯人的心理产生与案情相关的情绪,只要一点点变化,周先生就能够抓住它。他把耳朵靠在罪犯的身体上,慢慢移动寻找与案子相关的只字片语。周先生仔细地听着,罪犯的声音有很多层次,第一层听到的是杂草丛生的嘶嘶声,像是双脚踏进了荒草一样,周先生彷佛全身都浸泡其中,不时的感觉自己身上被野草割了许多道伤痕。周先生集中注意力探索,终于离开了荒野草原,接着出现竹林的声音,风吹动了整片竹林发出嘎喀嘎喀的声音。周先生渐渐的藉由声音在脑中刻画出影像画面,然后听见一位男子在讲话,周先生的影像慢慢靠近犯人,犯人背对着他,而地上似乎有一团东西像是头发。正想继续深入聆听的时候,男子突然转身大吼向周先生奔跑过来。

现实中的周先生吓得往后弹跳,罪犯的深层意识进入到周先生的身体里面了,脑中全是罪犯杀害少女的影像无法散去,周先生心里想着必须把这些记忆去除掉,否则这些记忆将会慢慢侵蚀掉自己。于是他想到了一个方法:他请员警帮忙找医生用的听筒以及拔罐的罐子,周先生把听筒贴近自己的身体,四处搜寻罪犯的记忆,由于太过强烈很快便找到了,在背部靠近肩膀的位置。接着他点燃火苗丢进罐子里靠紧背部,希望藉由拔罐将罪犯的记忆吸取出来。顿时空气中布满燃烧的气味,周先生觉得自己陷入一场浓雾中,罪犯的影像缓慢的退入雾气里,影像变灰,渐渐的消失。结束后周先生完全忘记刚才发生的事,经过说明后才明白,自己将罪犯的记忆取出身体了。

“所以柜子上的罐子都是别人的记忆?”沈太太惊讶的说。

“后来周先生找到了方法,详细情形我也不太清楚,总之他把记忆封存在罐子里。所以我们来这里拔罐,其实都是想把各自不愿再想起的事存在这里。我想你应该也有这种事情吧?过往的记忆缠着你,无时无刻瞪着自己,哪怕是在很快乐的时候,只要找到一丁点缝隙,这些事就会跳出来,钜细靡遗的重演一遍,巴不得你永远处于这样的窘境里。”褐色短鬈发的女人说,额头的锁眉快让她的脸变成两半。

“拔完罐之后的确就不会再想起了,你无法想像忘记事情有多么让人快乐,但你看现在⋯⋯”灰色西装的中年男子沮丧地指着地上的碎玻璃说,“瓶子破了,记忆就回来了。”随即哀嚎了一声。(推荐阅读:【一首诗一首记忆】在世界尽头,想念等你回家的人

沈太太当然无法体会忘记事情的快乐,因为多年来她总是忽略掉周先生的店,而且自己会有想忘记的事情吗?沈太太开始思索,想着在市场卖蔬果的日子,想着自己的先生,想着自己年轻时曾经与一个女人抢一个男人的事。沈太太用力紧闭双眼呈现蜘蛛网的样子,然后说了一句脏话,就去向周先生拿号码牌了。

更多你没想过的故事,都在《蹲在掌纹峡谷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