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KangHao 从闺蜜的话题里延伸到床上的性别政治,在享受性爱之际,两性关系的权力是对等的吗?

我们人生中总有几个亲密的女性友人,亲密到全世界都以为你们是不是在一起,可是其实你们没有在一起,你们只是“闺蜜”。她们总是会说那句电影“闺蜜”中的台词:“男人算什么,只有闺蜜是天长地久的”。既然是闺密,就无所不说,包含台湾女孩最不敢说的那些床笫之间的事。(推荐阅读:《闺蜜》男人是一阵子,姐妹是一辈子

闺蜜们总是喜欢在半夜打电话来,电话铃声响得多么焦虑,电话那头的口吻更让你觉得再不陪她们聊聊,她们的卵巢就要因为紧张而爆炸。我是个不爱在半夜外出吃宵夜、喝饮料的人,可是每次半夜的“紧急求救电话”都让我不得不搜集了许多深夜咖啡厅的口袋名单。这些咖啡厅就是我与闺蜜们的性爱教室。


闺蜜是天长地久的(图片来源

深夜的性爱教室

其实对我来说这些闺蜜们的性爱疑虑都让我哭笑不得。

“我男友嫌我不会口交,你快告诉我怎么帮男生口交他才会舒服?”(反过来说:让妳的男人为你口交

“男生喜欢被舔蛋蛋吗?我男友第一次叫我帮他舔蛋的时候,我觉得好像到了淡水,要买铁蛋,脑中的画面就是卖铁蛋阿婆跟我说三包一百,我就整个没兴致。你快告诉我舔蛋是什么概念?姊不是很懂!”

“我阴毛都会从内裤旁边炸开,我男友问我为什么不修,到底要修成怎样?是要爱心形状吗?”

“怎么办!我乳晕超黑,我男友说他前女友的乳晕很好看,干!老娘不想输给前女友!前女友就是全世界最讨厌的生物!乳晕要怎么样变粉红啦!?”

“我身上好多赘肉,我男友干我的时候,全身的肉都在抖动,我男友有暗示我要瘦一点。”

“他说我在床上像一条死鱼,怎么办?”

她们的问题族繁不及备载,我也都很有义气地一一解答她们的疑惑,但我说了什么答案其实不是重点,而是这反映出什么样的性别关系?为什么这些问题会成为女孩们焦虑的来源?我认为这些问题反映的是:在性别关系中,两性权力关系的不平等。

我们可以思考一下,为什么在床上,男性总是可以对女性颐指气使?嫌弃女伴阴毛太炸、奶太小、肉太多、乳晕太黑、情绪不够激昂。性爱这件事,说到底还是两个人(或以上)的事,难道性爱不愉快,全部都是女性的错,女性应该要好好检讨,或加强技巧?难道在床上是只死鱼,不是男性不够有魅力,不够激起女性的情欲吗?谁想要在性爱时被说是一只死鱼?

其实,我也很常听闺蜜们抱怨男伴,抱怨男伴常“射后不理”,渐渐不喜欢性爱,觉得这是虚应故事,却又为了维持亲密关系而不得不做的“例行工作”;抱怨男伴前戏技巧拙劣,或是常常要求一些高难度的动作或行为,像是火车便当、蜘蛛人式或是吞精,闺蜜们做不到还反被埋怨不愿尝试,不够投入。不过,我倒是从来没有听过闺蜜们抱怨男伴的屌太小、太细、持久度不佳、身材不够精实,多半是精神与互动层面的事情。(推荐男人来看看如何用前戏取悦你的女人


性爱终究不只是一场机械动作(图片来源:Cristian slava@Flickr CC 

既然不管是谁都会抱怨对性爱的不满,那么问题除了性别权力关系的不平等之外,还有什么问题?

谁来告诉我们性是什么?

我其实非常惊讶这些女性闺蜜对于性的常识那么贫乏。身为一个生理男性,我曾经天真以为性是本能,我天生就会猛干。可是,其实性需要经过学习。

男性其实有很多机会“谈性”跟“触性”。小男生在长大的过程中,常在同侪间获得各种千奇百怪的性知识与性技巧。很多是无稽之谈,像是“女生笑起来牙龈外露或是手毛很多,就一定很淫荡”、“女生潮吹喷越高代表她越爽”;很多是男生自己的幻想,像是“女生愿意吞精代表她很爱你”、“女生叫很大声感觉就是她们要高潮了”;更多的是男生为了建立阳刚气质而产生的性爱“知识”,像是“要尝试颜射跟中出才够真男人”、“男生要主动变换各种高难度姿势,只有一个姿势,女生会觉得很无聊”、“你要练壮一点,才可以把女生抬起来!”。(同场加映:“A片里头演的,不是真的性爱!”你不该错过的 TED 演讲

女性则不太有机会跟同侪交流这些,女性的性欲长期被压抑、女性经常被视为“无性无欲”的个体,彷佛女性看到性感裸男,完全没有感觉是正常的事,女性一定是被动的那个人。反映在床笫之间,其实就变成女性不知道该如何开始,不知道该如何做爱,只好就躺着任男伴“下指令”、“进入自己的身体”。太主动的女性竟然还会被调侃怎么经验丰富?该不会是个荡妇吧?

这种状况说明了,在台湾,小男生与小女生养成的过程不一样。

小男生可以藉由看A片、“前辈”传授等管道得到性知识,也因此一些奇怪的知识或观念就被“一代传一代”给留下来。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我的闺蜜们的困扰,其实都是来自于男性莫名其妙的“刻板印象”,认为女性的阴毛应该要像女优一样整齐、应该要有叫声、应该要坐上屌狂摇才够投入、奶应该要跟女优一样大到会晃。你们不要笑,我身边真的很多男性友人觉得那样才是够爽快、够狂野的性爱。

回过头谈闺蜜的困扰,其实替我们指出了问题。

性爱的不顺遂,不只是性别权力关系不平等那么简单,更促使着我们深刻地反省,到底台湾的男性在什么样的社会环境中养成他们对性的看法?对性爱伴侣的态度是什么?我们不该全部指责男性在性爱关系中掌握绝对的权力。身为生理男性,穷尽他身边的资源,他就是这样被教育而成,身为生理女性,女性甚至只有课本中告诉她的那些“人体奥祕”,仅此而已。等到大家渐渐长大,我们才发现其实现实中的性爱跟课本说的不一样,课本教的根本不够用,我们对于自己想要什么样的性爱更是浑然不知。(推荐阅读:性治疗师与性伴侣:我们应该诚实面对“性”

学会沟通性比别人告诉你性是什么更重要

那么面对性,我们遇到问题时,应该怎么办?其实答案也是老生常谈了,我们要一个民主化的亲密关系。

民主化的亲密关系,不是要你投票决定今天谁在上面谁在下面,而是要求在一段性爱关系中的人们,理解彼此的喜好、理解彼此的状态,不要用自己想像的性爱模式,来套在对方身上。甚至,当性爱不顺遂时,还用各种暗示的方式指责对方。

有一部电影叫做《爱爱小确性》(The Little Death),描述被虐控、角色控、眼泪控、沉睡控、电爱控,五对追求特异性爱癖好的伴侣,他们是如何协调出一个让彼此高潮的过程。(脸红红讨论:这世界有贫乳控吗?


爱爱小确性,让我们大胆谈性说爱(图片来源

我印象很深刻的是眼泪控。老婆迟迟无法怀孕,原因是她无法高潮,但是老公每一次都以为她有高潮。有一次,她看到老公落泪时竟然春心荡漾,于是她­千方百计要让老公伤心哭泣,并在老公落泪时,要求做爱以达到高潮

我想说的是,这世界上没有什么叫做“正确的性观念”,我非常讨厌一些团体有这样的诉求,特别是跟未成年孩童这样说。到底什么是正确?正确与否到底又是由谁定义的?某人要有特殊癖好,才得以达到高潮,难道他的性观念就不正确吗?我们唯一要做的事是,我们要告诉我的闺蜜、你的孩子,他们要学会跟他们的性爱伴侣试着去沟通性,而不是告诉他,某一套模式的性爱才是正确的,否则最后就会跟我的闺蜜面对的困境一样,她们仍然焦虑于“正典性爱”模式之中,而失去了与伴侣创造“非正典性爱”的机会,我的电话就会继续在半夜被打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