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依林在演唱会上唱“不一样又怎样”时播放台中一中曾恺芯老师勇于变成女人的故事,鼓励大家勇敢追求自己!

(当初一直犹豫要不要放这张照片,因为我笑起来就是会眼睛眯起来,然后牙龈露出来,额头高高。但这就是我,没甚么好怕被别人看到的,因为是最真实开心的我。)

上周跟大学挚友 Andy 一齐朝圣蔡依林演唱会,当萤幕播出一中老师曾恺芯的变性纪录片时,我和 Andy 早已开始眼眶泛红,等 Jolin 唱完不一样又怎样的时候,她说:“从来没有一个老师给了我这么多勇气,如果你身边的朋友压抑很多事情,请一定要让他说出来,因为每个人都需要一点点勇气踏出去。”全场爆出如雷的掌声与感动。(推荐阅读:一中老师的变性告白:从曾国昌变曾恺芯,我心里一直住着一个女人

因为坦然面对内心做自己,是人生中最需要勇气的抉择。

即使许多在职场上驰骋厮杀的人们,也可能在深夜回家才卸下伪装的面具,像打开藏宝盒的方式检视真正的自己,惆怅地拍了拍它,便阖起来压抑心底的声音。

有多少人能像冰雪奇缘里的 Elsa 真诚面对自己的能力,勇敢的抛下世俗眼光,放开手勇敢做自己。(推荐阅读:不只是童话!“冰雪奇缘”教台湾社会的 4 件事

我的好友 Andy 就是个真切的例子。大一的他不太跟系上同学来往,上课总独来独往,大家总觉得他怪怪脏脏的。直到大二被我抓来跳啦啦队时,才开始慢慢了解他。生长在传统封闭家庭的他,其实拥有一颗观察力十分细微的心,而且连喜欢看的影集到音乐都跟我一拍即合,后来的大学时光我们一直是很好的朋友,也加入了我的好友圈,只是我们总觉得他好像还藏些甚么没说。

直到有天毕业大夥儿吃消夜,Andy 才缓缓说出:“其实我也是同志,大一的我总装成喜欢女生,不断逃避真实的自己而离群索居。但因为有你们这些家人般的朋友,我才敢跟你们坦承。另外 Alex 谢谢你先开始为我们披荆斩棘,才能有个这么性别友善的系级。”语毕大家纷纷上前给他紧紧的拥抱。

后来翻着他的照片,也发现他从大一的晦暗不堪,尴尬害羞,到慢慢开始有了很多笑容洋溢的照片,去年他去欧洲交换也是交到了很多知心好友,过得十分开心。

我们一辈子都在佛洛伊德所说的本我超我之间挣扎,只是这个社会太爱把人都推向超我,归类怎样的人才是胜利组,谁是模范生,不在这个圈圈里你就是堕落的本我,遭人耳语和批评。(延伸阅读:“身为出柜同志,我从小最不缺的就是霸凌”想像五年后的自己,我才坚持过来

但真正会让我们开心的并不是理想的超我,而是原始的那个本我,能尽情地做自己,满足内心渴望的事情。

就像每次出门不管穿得再时尚,对饥肠辘辘的我来说一碗热腾腾的卤肉饭还是胜过一盒马卡龙。

当然我也不是鼓励大家直接抛弃礼貌用本我冲撞一切,粗鲁的对待别人(以前1.0的Alex真的是这样,我最近也还在修正中),毕竟我们是群体动物,要跟很多人相处,还是需要互相体谅。

只是我们在追求更好得自己时,也别忘了最初的模样,在别人的流言蜚语下,还是要抬头挺胸的做自己,而不是去迎合别人喜好,装成一个自己都认不得的人了。

之前去世新大学录广播谈霸凌时,我不自觉得说出:“做自己一定会遇到困难,我常被人家说太奇怪,甚至也会被有些同志嫌太高调,但我觉得压抑自己远比被别人霸凌还痛苦,因为是你扎扎实实的掐着内心,最直接也最痛。”(同场加映:那些小团体教我的事:不是你不好,是他们不懂得欣赏

前几天 Andy 脸书写下:“当兵中或许遇到很多的不顺,但渐渐的我正在验证要让自己快乐的方法,大概就只有诚实地善待自己。”看完我便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为他感到开心。

做自己吧!

这篇献给 Andy,做自己的路上或许艰辛困难,但我们会一直陪伴你的,加油。

原文发表于 Alex Style Diaries  
嗨,我是Alex,想看更多文章请加入粉丝页和 Instagram

封面图片来源:中央社记者王飞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