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易说:“过程其实跟自我探索很类似,都是从‘认识自己’到‘接受自己’的过程。走过这一段,眼前就开阔了。”

每天早上被闹钟唤醒那一刻,你的直觉反应是什么?是精神抖擞准备好,还是感到忧郁茫然?

“几年前,我就是后者那种行尸走肉的上班族!”On Stage 表艺坊创办人张文易笑得灿烂:“每天睁开眼睛,想想这份工作有什么意义?结论只有每个月的薪水袋。”

不过,现在的张文易,身上已没有半点昔日痕迹。她身兼舞者、老师与演员等身分,边经营工作室,边攻读台北艺术大学剧场艺术创作研究所。从“毫无感觉”到“充满热情”,她的转变,来自到柬埔寨垃圾村当了9天国际志工的经验。

拼命争取舞台,却一夕崩毁

高中加入热舞社,让张文易早早确立往街舞领域发展的目标。考上辅仁大学外国语文学系后,她更将每日行程划分为3大块:早上参加舞团团练,下午到学校上课,晚上则是私人练习。

“当时只有一个念头──我不是舞蹈本科出身,所以要加倍努力,说是100%的拼命也不为过!”张文易透露,自己大二就考进校外舞团,大三更曾为加入北艺大歌舞剧团而休学半年,学习从舞蹈延伸至戏剧表演。(推荐阅读:爱的接力练习!听香港舞者谈女人的身体与爱

一天8小时的苦练,不仅让她成为经验丰富的舞蹈老师,毕业前更涌进源源不绝的表演邀约。眼看梦想近在咫尺,上天却在此时开了个极其恶劣的玩笑──因膝盖磨损太剧烈,医生强烈建议她,最好再也不要跳舞。

“我永远记得,医生指着我的 X 光片说:‘单看磨损状况,任何医生都会以为这是40岁的膝盖!’”当时才26岁的张文易,一度因不能接受,改采“白天跳舞、晚上复健”,没想到情况更加恶化,连正常走路都开始出现问题,“那时候我才真正意识到,我不可能成为舞者了。”

短短几周内,所有教学、表演和练习全数戛然而止,梦想尽成泡影,张文易只好改以外文专长求职。3年内,她先后任职高中英语老师与传统产业的国际业务,尽管待遇不差,她始终不快乐。

“那种极度低潮、觉得一切都无所谓的感觉实在很可怕,”张文易回忆。即使满心想着逃离,却迟迟找不到目标,直到2012年,她意外在网路上看到以立国际志工服务的“柬埔寨志工团”说明会,做了点研究后,当天马上报名。“我的假期早就用光了,想出国9天,势必只能离职,就当作推自己一把吧!”(推荐阅读:给老友的信:辞职吧!我支持妳离开稳定生活的勇气

柬埔寨志工服务,惊觉自身幸运

扛着满满的物资与行李,张文易第一次踏进“贫穷线以下”的柬埔寨。没有电力、以树叶搭成的简陋房屋、一天不到2美元的平均工资,几乎随处可见。而最大的震撼教育,发生在她到学校发放物资的那一天。

张文易描述,当地学校采取混龄上课,6~12岁的孩子们挤在一间教室,大家都开心地领取了物资。此时,她的视线无意间扫向户外,才发现从窗外、走廊到教室转角,全都挤满了小朋友,人人睁大眼睛盯着室内,却没有人敢踏进来。(推荐阅读:国际志工教我的事:怎么走,都不该错过自己的人生

“明明教室内还有空间,为什么他们只站在外面看?”询问当地居民,张文易才得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