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偶像剧一妈,经常被贴上搞笑、逗趣的标签,私底下的林美秀是什么样子呢,一起看看哟!

不论是喉糖广告里哭倒长城的孟姜女,还是搞笑的出浴贵妃,或是刚下档偶像剧《罪美丽》里的活泼酒家女,林美秀总是给人亲切逗趣的印象,而她举手投足间的“妈妈味”,也让未婚的她却拥有“偶像剧一妈”的封号。

不过,开朗、乐观外表下的林美秀,私底下除了熟悉的温暖笑容外,其实比萤光幕上还多了分沉稳与平淡。

都说人生如戏,当然现实生活中也不会只有喜剧。总是笑脸迎人的林美秀,曾走过举债度日的岁月,也长期陪着妈妈挺过一周洗肾3次,随时都会面临死亡低谷的日子。但是,抱怨从来就不是她生命的主调,正向看待这一切,反而让她的演艺之路从暗处走向了发光处。(推荐阅读:别闹了,梦想遇到就是赚到!这辈子我只做黄俊郎

一年只赚20万,房租、红包得伸手借

林美秀出道很早,国光艺校还没毕业,就开始当舞群,有8年的时间都是歌手蓝心湄的专属伴舞。不过,后来台湾唱片业景气不佳,舞团解散,她在朋友的介绍下,加入了李国修导演的屏风表演班,成为舞台剧演员。(同场加映:专访舞台剧演员与金马影展新星李劭婕

舞台剧是辛苦的行业,林美秀当时排练一天只领得到200元,正式演出一场才2,000元,一年最多两档戏,总收入只有20万左右。为了多赚一点钱,她还得兼做服装管理。

过年时,林美秀会向朋友借钱包红包给爸妈,房租钱也必须用借的。为了省下15块的公车钱,她曾从台北市信义路6段的租屋处,走上将近1个小时到国父纪念馆去排戏,排完戏深夜了,才舍得坐公车回家。“很辛苦,每天只想着下一档戏会不会有我,”林美秀回忆道。

在台北生活很苦,同时心还要悬着住在宜兰罗东老家的妈妈。林美秀从小和妈妈感情很好,但妈妈是长期洗肾患者,多次进出医院,甚至有好几年的过年是在急诊室和开刀房度过。

就算低潮,也欣喜看到自己目前拥有的

随时可能失去妈妈的恐惧,让林美秀每天都提心吊胆。“我在台北,只要听到电话响,心里就会跳一下,很怕家里又传来什么坏消息,”她说。

她坦言,当时人生只能用“低落”来形容。年轻时的她,留着清汤挂面头,安安静静地,不太讲话,“那时应该是我成熟度最浓的时候,很沉很沉,和现在很不一样。”不过,人生虽然处于低潮,林美秀几乎不曾抱怨过,也从不觉得有什么好不满的。形容自己很认命的她直言:“我觉得若是把一个人丢到荒岛上,他真的会知道该怎么生存。我也是这样。”

此外,她也自我分析道:“能熬到现在,我相信是当时在某个程度上,我还满快乐的,至少还有剧场以及剧场的朋友。”她接着说:“我是活在当下的人,看到自己已经拥有的东西,就会很开心啊!”(同场加映:八个把每一天都活得快乐的秘密

永远不放弃快乐的能力,这是林美秀的自处之道。而她的这份能量,不但带给身旁朋友很多欢乐,也无形中为自己的人生打开更多条路。

保持笑脸,什么缘都会出现

在经济最困窘的时期,林美秀和朋友分租公寓顶楼,因此认识了另一位室友:当时还在屏风表演班当经理的徐誉庭(电视剧《我可能不会爱你》的编剧)。林美秀常在徐誉庭面前连说带演,诉说自己的人生故事。明明是既穷又苦的悲剧,透过她的诠释,也可以演成诙谐的喜剧。(推荐阅读:编剧:大仁与又青的唯一与第一 徐誉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