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Mr. Russian!Nice to meet you!

 

Adan:“听 Mike 说你吃过俄罗斯的嫩草喔?!哪认识的?说来听听啦!”

 

我们是在我硕士同学办的 House Party 上认识的。他整整小我10岁,为了要和我在一起,他谎报了他的年纪。天生的情报员和冷战专家,甜言蜜语和巧克力都溶化不了他,不过伏特加可以稍微暖暖他固执的心。

 

我记得第一次见到他时是在我西班牙朋友的宿舍,一群人挤在厨房里喝酒聊天,当时我只是想挤过人群去倒一杯酒,就在我说 excuse me 时,他一把捉住我的手说 let’s dance!就这样莫名奇妙的我认识了他。

 

那天是个疯狂的夜晚,宿舍里明文规定不能抽菸,一群死学生硬要对着烟雾侦测器吐烟,突然间警报器铃声大作,撒水器停不下来的狂喷水,所有的人又叫又笑的夺门而出。他贴心的用外套盖住我,两人冲到衣帽间迅速的抓了自己的大衣和包包跟着人群跑到宿舍前的草皮上。看着我们可怜的朋友正在和警察及消防队解释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俩看着对方不禁大笑,对于刚发生的蠢事感到好笑极了。

 

就这样 Party 在2点多左右就提前结束。我们就住在相隔不远的几条街上,他叫了计程车说顺路一起回家,车在他家门口停下来了,他一把将我抱下车,没等我同意,就这样把我掳回他家。

 

两个人微醺又火辣的前戏,此时整晚啤酒让我的膀胱快要爆炸,不得不中段前戏先跑一趟厕所。我拿条浴巾挡在胸前快步的冲下楼,却在楼下遇到他刚回来的室友,正在看球赛重播。我一时害羞得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尴尬的说了一声:“Hi!”就转身楼上冲。身后传了一句:“Hey!Nice Ass!”这时我才想起我只用浴巾遮住前面,整个背面全裸啊!房间里的小俄打量我一下说:“He’s just telling the truth!”从衣柜里拿了一件干净的 T-shirt 帮我套上,拍了一下我的屁股说:“快去吧! ”

 

这个小小地插曲让我们中断的前戏衔接得很顺畅,想到刚刚看到我裸体的室友在楼下看电视,该不会心猿意马的想像着我们正用什么姿势做爱?一边想着就觉得更加刺激!我们通宵激战,直到微微看到日出的曙光,我才在他的结实的臂膀上睡着。睡到下午两个人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我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 “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的名字耶!”他笑着说:“我是小俄,来自俄罗斯,妳呢?!妳好像也没告诉我妳叫什么名字耶!”我只微笑着说了: “Hello, Mr. Russian!Nice to meet yo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