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新驻站作家 Silvia,今天起他将持续和我们分享他对旅行的热爱!所有旅行中,最美的,就是未知。

独自旅行,最难的其实是“出发”

我一直在旅行的路上,很多人问我一个女生出国自助旅行难不难?害不害怕?辛不辛苦?这些问题当我们窝在家里、坐在电脑前想时,也许是个很复杂难解的问题,但当妳起身收好行囊出发那一刻就会明白,它们根本不足为惧。很多时候出走只需要一个极为单纯的理由,我去阿拉斯加想的是能看上一晚极光,我去土耳只为了赤脚踩上温润的棉花堡,这回我去塞尔维亚,只是想见 Tijina 一面。

Tijina 是我在阿拉斯加打工认识的同事,我们很聊得来,但工作十分繁忙却也没太多时间聚在一起。在阿拉斯加时时我常笑说“有一天我一定会去妳的国家见妳”所有人都以为我在开玩笑,但我却很认真的规划起来。她来自塞尔维亚,曾是南斯拉夫核心权利所在、见证历史上所有重大战争的端起与结束,我想亲自踏上巴尔干半岛,听听Tijina和她的家人们如何看待国际间加诸在塞尔维亚的责难,他们对于历史真相的理解又是什么?我也想听他们如何和战争共处大半辈子,终在1997年后回到盼望已久的和平。

带着很多未知,我要出发去塞尔维亚了

去年末,我总算抽出一段空挡,如火如荼地安排起塞尔维亚的旅行,一如既往的尝试透过网路和书本多搜集一些资讯。每去一个新的国家,我都会到图书馆将该国所有的旅游书借来阅览一遍,不一定读的很深,但总是在一页一页浏览中慢慢有了对这趟旅程的向往与想像。(同场加映:女生的独自旅行:保护自己,不忘相信人性的美好

然而这次不同,塞尔维亚之于台湾人毋庸置疑是个十分冷门的旅游地,我读完所有能查到的资讯,却实在少得可怜,甚至连几篇专文描述塞尔维亚的文字都没有,办个签证还得请 Tijana 用塞尔维亚文写一封邀请函,国际快递到塞尔维亚驻东京大使馆办理。最后,我只办完签证、买张机票便出发了。从桃园机场到塞尔维亚首都 Belgrade,有数十种转机方式可以排列组合,选定了两万以内的来回机票,五星级的阿提哈德航空,非常划算的交易。我为自己开了一个半月的票期,没有行程,没有预定住宿,只将电子机票 PDF 档转发给了 Tijana。

所有的不顺遂,都是旅行中的必需

上飞机前我患了一场重感冒,起降时猛然的高度落差让我耳朵疼痛欲裂。在阿布达比机场转搭前往 Belgrade 的班机,由塞尔维亚航空的小飞机执飞,由于划位划得太晚了,我从机首一路走到最后一排的位置,每一个人都抬起头来用强烈好奇的眼光看我,我也偷偷瞄了几眼,他们都有十分精致挺拔的五官,足以作为杂志上的模特儿,大家自信的用塞尔维亚语交谈着,我当然是一句也听不懂,甚至我觉得,机上的每一段广播后重复的英文版本,应该是为我一个人而念的。六个小时的飞行,抵达巴尔干半岛前的最后一段飞行,一路上我在想,她真的会来吗?我该如何在机场找到她?见到她该说些什么?我方便住在她家吗?想着想着,感冒药的效力开始发作,我便昏昏沈沈的睡去了。

飞机开始降落,穿过云层,我看见 Belgrade 被大雪满满覆盖。出发前才从国际新闻得知塞尔维亚近来掀起了一场大风雪,积雪之深让交通几乎中断,我也无法和 Tijana 联系到,幸而近日来天气终于放晴,从高空一看,整座城市纯白中带几点灰的零星建筑,积雪尚未融化。(延伸阅读:享受吧!一个人的旅行:女人独自旅行的8个安全守则

入境塞尔维亚的手续十分快速,初见塞尔维亚,唯一的国际机场看来比台北车站大厅还要小得多,只见三、四座行李转盘散落着,一台换汇的简易机器摆在角落,空荡荡的不能说是简陋,就只是非常简单。我到化妆室洗把脸,闻到淡淡的烟味飘散着,我画上淡妆,心情开始紧张了起来。

找到行李,我拿着预先查好的塞尔维亚文,找一位海关先生询问,上面写着“Срећан Божић”意指塞尔维亚文的圣诞快乐,海关先生教我如何发音,我笨拙的口音惹得他哈哈大笑。我到访的那天是1月7号,距离西欧国家的圣诞节已过去半个月,但正好是东正教的圣诞节,俄罗斯及巴尔干半岛一带信奉东正教的国家皆是以旧历作为圣诞节的依据。

走出关,能看见几步外的大门口正飘着系雪,我紧张的搜寻了在出关大厅的每一张陌生东欧脸孔,突然一个人冲上前很紧很紧抱住我“我等了妳一个小时,我好怕妳出什么意外。我不敢相信妳真的来了,妳真的来塞尔维亚找我了”Tijana 略带激动地说着。那一刻,我感觉彷佛是飞越千里来见情人一面。(推荐你看:致青春:陪你看细水长流的远距离朋友

困难的选项更值得去选,充满阻碍的旅行更值得出发

很多时候出走其实没有我们所想像的那么难,只需要一个很纯粹的理由、一股强大的信念支撑。我相信每个人心里都有或大或小的梦想,都有想亲眼去见一见的地方,也许这个梦想和现实之间暂时会被一道高墙挡住,这道高墙可能是经济不允许、亲人需要照顾、身体状况不够好......。我们可以被千百万个理由挡住,可以暂时妥协,但不能放弃,会有那么一天,克服了这千百万个理由,往心之所向的地方去。对我来说所谓的梦想中的旅行就是,明明知道有一道高高的墙挡住,而我毫不犹豫地卷起袖子努力攀越过它。

每一次出走都是自信与能力的展现,背起行囊的那一刻我总感觉,自己比人们所担心的还要可靠、还要值得信赖。我知道我绝对可以,我会在旅途中好好保护自己、努力学习成长,带着远方的故事回来与深爱的人分享,而担心我的人们终会明白我的信念远比他们的臆测还要强大可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