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听过“情绪勒索”吗?我们都知道,用勒索换来的爱,绝对不是爱,但深陷关系中时,我们往往看不清真相。

最近不知道是水星开始准备逆行,还是宇宙运行哪里出了毛病,身边好多人都在失恋。

“他跟我说,都是我的错。是我说要分手,他从来没有这个意思。”

在我面前,K 把妆都哭花了,看着他日渐憔悴的脸,我心里又心疼又生气。但同时,我又有种彷佛这出戏已经持续了一世纪的感觉,从心中油然而生。我已经不知道和他讲过多少遍,跟这个男人分手,实在一点也不可惜。分手的确是 K 提的没错,但这位 K 的前男友,却用“诚实”这件彷佛很合乎道德的事,操纵了 K 的感情。


(图片来源

当 K 已经三番两次发现他与其他女人传暧昧讯息,甚至传到床上去,并且对外声称自己单身,K 只是他的好朋友。在这样的情况下 K 提出分手,对方却把责任全部推得一干二净。“分手是你提的,我只能被动承受”他重新以受害者的身份出现,让 K 被罪恶感团团包围,痛苦不已。(延伸阅读:相爱容易分手难!练习面对分手的艺术

“我在想,也许可以跟他复合,至少他很诚实。”K 口中的诚实,指的是他前男友直接坦白的说:“我爱你,但我想保密我们的关系,只是因为我希望还有别人会喜欢我。”

“至少,他对我很诚实?”

从小到大,我们都在学习道德这件事,我们被训练得,能够清楚用二分法分出道德与败德这两件事。“欺骗”、“嫉妒”、“憎恨”,败德;“诚实”、“善良”、“谦让”,道德。于是我们总在人际关系中被道德愚弄,伤害他人也被他人伤害。

苏格拉底曾和欧西德莫斯辩论存心骗人究竟道不道德。一开始,欧西德莫斯很笃定地认为存心骗人并不道德,但苏格拉底说,“如果有个朋友想自杀,你藏起他的刀子,算不算不道德?”欧西德莫斯才发现,这样的状况,反倒是种所谓的道德。道德与悖德,从来就不是二分法。


(图片来源

在感情关系里,当你发现,对方毫无保留地将他做过的事全部向你揭露,就像到赌场里玩二十一点时一次赌上所有筹码,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就是这样,剩下这些了,你要不要。于是你开始被诚实这两个字迷惑,你开始质疑自己的良知,觉得自己总不能背弃眼前这个对你完全坦然、毫无防备的人。

“对于段数最高的骗徒而言,诚实是最上乘的骗术。当无法以虚假的事实掩人耳目,唯有诚实一计能模糊他人视线,引出世人眼泪,让他们看不清楚。诚实不再跟个人的良知有关,而,跟别人的良知有关。本来是,因为我的良心说话,所以诚实;现在是,我诚实,所以别人的良心说话。”

我特别喜欢胡晴舫《滥情者》这本散文集,因为篇篇都是那么真实而血淋淋的人性。当 K 的前男友大大方方说出自己的诚实,等于卸下了身上所有的责任,将决定权重重地压在 K 身上。并且,若 K 此时选择离去,彷佛就是背弃了一个诚实的人。

情绪勒索,从加害者成为被害者

K 的前男友,除了扭曲了诚实,还是个情绪勒索者。如果你问我,在这个世界上,什么样的人最好不要靠近,那么情绪勒索者绝对是远离名单上的第一名。(同场加映:你今天想错了吗?爱情里的八个思考短路

“对情绪勒索者(Emotional Blackmailer)来说,制造欲加之罪最快的方法就是用‘推卸责任’这招;不管遇到什么令人沮丧的问题,全部把它推给被勒索者就对了。既然我们所拥有的罪恶感机制会让我们扪心自问:‘我是否伤害了别人?’那么,大部分的人自然会在被指控伤害某人的情况下,产生罪恶感,而忽略事实经过到底是不是这样。”病理治疗家 Susan Forward 在书中这么说。

“都是你的错,你害我变得这么悲惨,现在又要离我而去?”
“没关系,反正我就是没人爱......”
“如果你真的爱我,你怎么会这样对我?”
“你真的好自私,我都已经为你付出那么多了,你都没有为我想过?”
“上次我送你那么贵的东西,你也应该回报我了吧?”


(图片来源

每个人都有很重要且亲密的人,但若我们或是对方,把这份亲密视为筹码,拿来进行爱的等价交换时,我们换来的,绝对只有罪恶感和压力。K 的前男友,知道 K 还爱着他,因此在做了那么多伤害 K 的事之后,反过来用“是你提了分手”这件事,把自己的身份由加害者转换为被害者,放大自己的伤害,使 K 产生浓烈的罪恶感,进而达到自己想复合的目的。(一起来看:越爱越小心翼翼?爱里的不安全感

体察情绪勒索正在发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当我们发现了,便有机会重新思考是非对错。或许,我们在爱人与家人面前总是脆弱,总是渴望被爱;或许,很多时候,我们也会在不自觉中成为情绪勒索者。但是,永远都要提醒自己,勒索来的,从来都不会是你想要的爱。而惯性勒索你的那个人,也不会是你该选择的,那个对的人。

真正的诚实:我想和你一起好好努力,你愿意吗?

“会微笑的秀发/在我手中睡着/这瞬间像永恒/在梦幻的边缘/也许有一天/我们不再相恋/但希望这感觉/停留在心里面/关于爱你/我现在爱你/关于爱情/我用心很多/关于自己/我已经足够/关于彼此/我还在学习/关于未来/我没有答案/我无法承诺”——张震岳〈关于我们之间的事〉

 

我一直觉得张震岳这首歌,非常非常坦白,也非常非常可爱。如果你问我,若有些诚实是假的,那怎样的诚实,才是真心的?我心里认为,真正的,不是骗术的诚实,应该是在坦白一切以后,还能表达出想一起努力的意愿。

就像这首歌一样,我不能保证天长地久,但我愿意学习,我愿意练习,我愿意在此时此刻,这个当下,好好牵住你的手。这样的诚实,并不是“我就是这样,那你想怎样?”的虚伪诚实,而是这样真诚的诚实:“我承认我的脆弱,但我愿意改变,也希望陪着我走的人,是你。”


(图片来源

在大多数的关系里,我们因为彼此吸引而在一起,当时我们还看不清楚对方真实的样貌,直到热恋的狂热褪去,我们在每个平凡的日子里,练习着相处,平衡着关系,看尽对方的好与坏,然后选择继续走下去,或是珍重再见。

我从来就不相信天作之合或是真命天子/天女这样的事情。“当你选中了你的另一半,等于也选中了一组必须克服的问题。”心理学家 Dan Wile 曾有过这样的言论,而我认为,这才是爱情的真面目。每段关系,都会有相对应待解的课题,无论彼此努力过后,有没有办法克服你们的问题,至少,能做到问心无愧的,带着祝福的,给对方一个真心的微笑。(延伸阅读:互看不顺眼还是甜蜜一辈子?两性心理学家告诉你幸福关系的关键

“是因为你比较勇敢吗?”

深夜里,接到 K 打来的电话。他声音哽咽着,说他很痛苦,他问我,这样的痛苦什么时候会结束。我说,这件事情没人说得准,有可能是一个月,三个月,也可能是一年两年,但我们永远得学会靠自己走过这一遭,不是透过新的恋情,不是抓住浮木,而是靠自己的力量,走过这一遭。

面对一段已经产生化学变化,无法回头改变的恋情,我们能改变的,只有自己。没有人有权力去改变另外一个人,也没有人能在对方不想改变的情形下,成功改变另一个人。因为改不改变,成长与否,往前进或往后退,全部都只有自己才能决定。对方如此,自己亦然。因此,我们绝对可以决定的,只有自己的改变。


(图片来源

电话那一头,我听见他微弱的说:“是因为你比较勇敢吗?”

不是,是因为,我也曾经和你走过一样的路。而我靠自己走过来了,并且体会到这样的过程,能够使人变得多强大,因此我才相信,你能做得到。我不敢保证自己未来遇到同样的事,能不能全然无伤的退场,但至少我已经摸清迷雾中的模样,我知道那个黑洞有多深,也知道无论那条复原之路有多长,终点总是在那里等着我到达。而这一切最珍贵的是,越过终点之后,你将更懂得如何爱与被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