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KangHao 从排球场里的政治切入,一起思考为何我们要拼命去证明自己“不是弱者”这件根本不该存在的事?

我是一个很喜欢打排球的人,我也一直觉得排球中的性别关系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在运动的领域中,像篮球这种具强烈肢体碰撞,强调力道的运动,通常会被视为“阳刚”的“男性化运动”(其他的男性化运动有:拳击、足球、橄榄球、棒球…等),而像冰上溜冰、瑜伽、现代舞、芭蕾、有氧舞蹈等,这种需要美态的运动,就会被视为“阴柔”的“女性化运动”。(推荐阅读:别人转两圈,你就要转三圈,舞蹈世界里没有休息的一天

这种依照性别刻板印象将运动分类的做法,加强了阳刚等于男性、阴柔等于女性的性别刻板印象,大众媒体也服膺于这种性别刻板印象。在台湾,有不少以篮球为题材的偶像剧与电影,如:“MVP 情人”、“斗牛要不要”、“功夫灌篮”、“篮球火”,它们都强调男主角是多麽阳光、体健的篮球男孩,绝对是女孩们追求的“天菜”。不过却很少人拍以排球为题材的偶像剧,较为人知的只有“我的排队情人”,且收视率不佳。如果把排球跟篮球相比,“主流地”来说,篮球还是偏向“阳刚”的运动,篮球小鲜肉还是比排球小鲜肉来得吸引人。


篮球小鲜肉往往是众人注目的焦点(图片来源:JustinX深夜名堂

为什么排球比较不阳刚?

可是,为什么排球“比较不阳刚”?或者,排球相对于棒球、篮球,“比较中性”一点?

日本的漫画“东洋魔女”、“排球甜心”、日本的电视剧“女排No.1”、泰国的电影“人妖打排球”,都是为人所知的大众文化文本。这些有名的电影、偶像剧、漫画,多半把排球的“形象”塑造成偏向“阴柔”的运动,优雅的动作、较少的肢体碰撞,最重要的是,它们都强化一般人对女性的刻板印象,把女性之间相知相惜的感性与姐妹情谊作为排球最主要的文化与精神。


人妖打排球几乎是台湾人对排球形象的来源(图片来源

还有另外一个有趣的例子:在台湾大家都在看NBA(篮球)、MLB(棒球),就不太有人看WNBA(还要加一个W),预设了这些运动是男性的运动。台湾就很少人看世界知名的男排比赛,可是世界女排大奖赛的收视率却是屡创佳绩。台湾男子排球企业联赛场场冷清,世界女排大奖赛来台湾时,则是场场爆满。这多少也反映了观赛者的心态。

受到传播媒体的影响,以及就实际从事运动的人口数(就我的经验而言,打排球的女性(与阴柔男同志)人口数,绝对远高于打篮球的女性人口数),排球因而被说成是“很娘”的运动。

重新找回排球的“雄风”?

大家还记不记得,小时候体育课,男生总是在运动场上叱吒风云的人,而女生总是在旁遮阳避晒的人,不运动的男生就会被说“娘”,太会运动的女生就会被说是“男人婆”,好像运动就是围绕着男人而设计。实际上,从事运动其实就是建立“男性气概”的重要的过程,而且还要从事像是篮球、棒球、躲避球这些很“男性—阳刚”的运动才算。我们的社会从来都不会觉得男生跳彩带舞、瑜珈是很“man”的事。

虽然排球常被说成是很“娘”的运动,但是打排球的男生,还是会想尽办法、用尽各种策略,从中建立起男性气概。

在排球场上有一些浅规则,如:男女混排时,男生不可以对女生拦网、男生攻击时(即使已经从三米起跳)得尽量避免进攻女生、男生会特别抢着帮女生接球。只要有哪一个男生胆敢触犯这些潜规则,可能会导致直接失分,或是招致集体的道德谴责。我最常在球场上听到的言论莫过于:“干!打女生得分,不要脸!”、“吼!你就只会往女生手上攻击!”彷佛女生就是天生的弱者、是需要被保护的对象。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打排球的阴柔男同志(即那些很“娘”的男同志)身上。我就曾数次听闻如“那一队怎么都那么娘呀?一定是一群gay,等一下千万不能输,输了我无颜见江东父老啦!”一类的歧视性言论。我也有打排球的男性友人曾说过:“人妖打排球真的是对排球最大的羞辱⋯⋯”

“贬抑女性—阴柔”、“建立男强女弱的阶层关系”,就是打排球的男生对“排球很娘”的回应。他们必须表现得很豪放、具高度竞争性、具攻击性、强调攻击性,用以找回排球中的男性气概。(推荐阅读:裸体摄影集:运动员带你看见力量的美学


2015台大杯男排全明星赛宣传照诉诸的男体形象(图片来源:台大杯男排全明星赛脸书

排球运动中处处充满着男性的焦虑,这种情况非常类似于身处充斥着女性的护理工作环境中的男性心态。男性护士会强调他们的理性特质、愿意一肩扛起的照顾责任、以及善于运用科技的能力来彰显他们仍然有阳刚的一面,并且在日常生活中,更加地顺应社会大众对男性霸权、阳刚特质的期待。他们甚至会利用干谯、性谈话及喝酒文化来建立属于男性的阳刚兄弟情谊。

翻转性别,从扰乱开始

一般的运动比赛,大家都觉得女生很难赢男生。但是在排球比赛中,有一些实例可以打破男女二分、强弱阶层关系的霸权。

我印象很深刻,2007年4月的时候,中国国家队女排对上开平市男排,中国国家队女排以灵活的战术和黏腻的防守,终场以3比2的局数力克开平市男排。排球场上经常发生这种事,六个男生不见得打得赢六个女生,我在大学时曾参加过校队男排,也曾与师大女子甲级排球队交手过友谊赛。当时我们不敌快速的球风与飘忽不定的发球而落败。排球比赛的输赢,并非与生理性别有绝对的关系。男生不一定强过女生。

尤其排球改良后,让球变得更加轻盈,在战术上,快速球风逐渐取代强力的重炮攻击,更强调以柔克刚的防守技巧,让举球员在喂球的配置上能够更灵活多元,提高攻击手的得分率。此外,排球改良后,发球时发飘浮球更能够破坏对手的防守队形。这些都是女性队伍可以去突破男性队伍的利器。(推荐阅读:让女人动得更自在!改变女人历史的“运动内衣”

我还记得我们球队输给师大女甲排,向她们致意后,其中一名在旁边没有上场的学长嚷嚷着说:“干!你们很没用,竟然输给一群女生!真的不要说出去,会笑死人!”他的言论意味着,当性别“常规”被扰乱、被破坏,会产生性别阶层将无以为继的焦虑感。

我们应该要严肃地看待男性对于性别阶层松动的焦虑感,去厘清他们到底是如何产生这种焦虑?什么时候会有这种焦虑?我们要让这种焦虑不断持续地发生,才能在既有的性别关系中撑出一道裂缝,让不同的性别实践得以发生。

接着,女性(或其他性少数)要开始去思考如何去回应这种男性的焦虑?如何从裂缝中去建立起新的性别互动关系?唯有这样,我们才有机会翻转既有的性别关系,重新建立一个良好的性别互动关系。 男生们,你必须要接受,男生不是绝对的强者,生理上的差异也许有强弱之别,但生理上的差异,不能当做社会上判定强弱唯一的标准。排球就是一个这样的团体运动,有力道的人不一定会获得胜利,而是团结、互补、战术。

男生们,当你输了,你千万不要怪罪自己,也不要觉得这真是一件丢脸的事情。与女生们从小到大一辈子被当作弱者的处境相比,偶尔输一次并不会让你颜面扫地,相反地,让你输一次,你会更好。男生们要学会跟自己对话,去理解跟你不一样性别、性倾向的人的立场,你们必须要看到自己的盲点,并且承认自己不是万能、不是永远的强者。(推荐给你:男人亲身体验女人的一天,结果会是...

女生们,你们除了很愤怒地说:“我才不是弱者”,努力接好每一颗球、奋力扣下每一颗球之外,证明自己不是弱者之外,应该试着去思考:为什么我要如此努力证明我不是弱者?为什么我要去证明一件本来不应该存在的事情?那些不够强、没有能力证明自己不是弱者的人该怎么办?这些问题更加重要。

去思考这些问题,意味着我们的社会开始去面对男性的焦虑,去厘清他们的不满、愤恨、纠结到底从何而来?他的焦虑是因为什么样的社会氛围而养成?为什么输给女生,是一件令人不安的事?是他们开始对男子气概的否定,开始意识到我们的社会其实不需要这种男子气概,还是其实是别的?如果我们不能也不愿意去理解与思考这些问题,那我们的性别处境,其实不会有任何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