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对沙发冲浪有什么想像呢?作者九万在细细观察完沙发主 Jan 的档案后,跨出第一步,世界就是你的。

“你知道吗?可颂面包其实不是法国人发明的,其实是从土耳其来的。”每天眼睛一睁开就精力充沛的沙发主Jan,在其他三个沙发客都还没醒前,就拖着我去外面找可颂面包当早餐。

“今天是星期天,很多店都关门了,希望我最喜欢的那间店现在有开啊!”我穿着睡衣睡裤,跟着Jan在巴黎巷弄内穿梭,一大清早的,有些路人带着困惑的眼神看着我和Jan急促的脚步,“可恶这家没开,我们去另一边看看。”这就是Jan, 一旦决定了什么就绝对不空手而回,包括找可颂面包。(同场加映:道地的法国甜点:可丽露 Canelé

其实懒人如我,大部份的时候都是把下一个落脚处交给命运和缘份,通常是很有诚意的在CS网站上公开我的行程,接下来就等着看有谁可以接待我。但是因为不只一个人告诉我,夏季的巴黎超级难找沙发,而且被打枪的机率是99%,所以我还是拿出那五分的努力,稍微认真的搜寻了一下。(你会喜欢:沙发冲浪:不小心冲进 Google London!

忽然,Jan的档案出现在我的眼前,肚子里扬起一股难以言喻的兴奋感,就像是小粉丝忽然看到偶像一样。

Jan,那个用33个星期在33个不同国家做了33种不同工作的男人,好久以前就曾经在网路新闻上看过他。

虽然他的档案是写"maybe"可以接待客人,但我还是寄了request了,我有好多好多问题想问。

Jan的档案落落长,我仔细地读他的每一字每一句,然后瞄到其中一条:“如果你在你的request里面写上你最喜欢的比利时啤酒是什么,你就得分了。”

“我喜欢Westmalle double喔。”我悄悄地写在request里。

正中下怀。

“妳是第一个有完整看我profile的人,我怎么能不接待妳!”得分啊!

在荷兰卖过花、在捷克酿过酒、在瑞士当过阿尔卑斯山号角 (alphorn) 制作学徒、在希腊加入考古队 ... “所以是什么契机让你决定做这件事?你本来的工作是什么?”“航空工程师。”

身为欧洲人,他想要更了解这块土地,想要在环欧时用这样的方式来认识每个国家的特性还有相通性,今年还未满28岁的他,在大学一毕业后就做了这件事,“我和我爸妈都在航太工程业,我见过很多这个领域的人,但我想看看这世界上还有什么其他的工作、其他人是怎么生活的,我想要认识新的事物!”


(海尼根帮Jan拍的小短片)

就像买可颂面包一样,这个男人面对这项工程也是抱着一定要完成的那股气势,“当然要事先计画啊!当然不是每个工作都是无缝接轨,因为难免会遇到时间搭不上的时候。”

“但是一个工作只做一个星期,不会不好找吗?”我问。

“超出你的想像喔!因为我大部份找的都是那个国家的特有产业,而且这个计画本身就有他的噱头在,所以对他们来说有宣传的效用。”


(Jan的网站)

除此之外,他还是一个‘没有他搭不到的交通工具’的男人,是搭便车的高手,搭过欧洲之星、也搭过便船。他如数家珍的告诉我搭便车的小撇步。“妳接下来要去德国对不对?那我们现在就问旁边这台车他们要往哪里去。”又是一个冲动,“可是我不是今天要走啊!”我立马拉住他。

后来,在我要离开巴黎前,我们也是秉着这股非得要做到的气,去吃那间扑空了几次的法式可丽饼。(推荐阅读:只需要一个冲动,勇敢追求吧!

“妳说好要弹钢琴给我听的,我知道哪个地铁站有公共钢琴可以弹,我们现在去,再回来拿东西,妳绝对来得及去搭巴士!”在晚餐过后Jan兴奋地说。

“怎么可能来得及!光是来回就要一个小时,不要闹了!”一旁的女友说。

“车一个半小时后就要开啦!下次吧!”我笑着说,看着Jan难掩失望的神情,有点好笑。

“妳一定要回来弹钢琴给我听啊!说好的!”在背起包包、关上门离开Jan家的那一刻,我又听到Jan说。

 

九万的部落格
九万脸书专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