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是很好的“一阵子”情人,却不是“一辈子”的那个人,写给有承诺恐惧症的现代人,拥有,不是失去的开始。

“拥有,就是失去的开始。只要不曾拥有,就不会失去。”──李大仁在 《我可能不会爱你》中对程又青说,这句话拉起了一段痛苦的三角关系。

“只要不开始,就不会有结束。”方韦德在《十六个夏天》中跟唐家妮说,这一次防备,又是八年的纠结。

有的人心中永远着着一个旧情人,也有的人虽然不再怀念,但也不愿再与爱,坦承相见。这些抗拒再爱的人,我们称作承诺恐惧症(Commitment phobia)。(同场加映:每个男人心里都有一个前女友?

他们有四个核心特征(其实也是逃避依恋/矛盾依恋的症状):

  1. 逃离亲密( Fear of intimacy)

  2. 不想被黏着、被关系“困住”(not being “trapped”)

  3. 害怕与其他人建立情感连结( Fear of deep emotional connection)

  4. 有意无意地切断感受,以保护自己(cut off their feelings) 

当然,他们还会有一些其他特征:

  1. 总是重复很短的关系、不断暧昧,甚至同时跟很多人在一起。

  2. 跟他在一起很没安全感,因为他不是不公开,就是似恋,说你们只是很好的朋友,却“什么都可以做”。(推荐阅读:三种影响爱情的依恋形态!用心理学找回“安全感”

  3. 心目中有一个完美的感情,但因为事实上不存在这样的感情,所以他们总是期待落空,然后很快换下一个对象

  4. 会说很甜很浪漫的话(好让你迅速爱上他),然后人间蒸发

感觉似曾相识吗?那你一定知道我在说什么!跟这种人在一起最辛苦的地方是,他们总是可以一边表现出很爱你的样子,又一下子一声不响地消失。

不被看见的童年,难以拾起的失去

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呢?或许他的过去,曾经被不安给占据。

我有一个承诺恐惧症的朋友,多狸猫(因为和他总是聚少离多,所以我们一起想了这外号),小时候父母离异,妈妈气愤离家的时候跟他说“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和你爸生下你!”这是多么无助的指控阿!(推荐给你:单亲家庭,那些说不出口的愿望和难过

你很难想像这样一个孩子,还怀抱着这么深沈的伤痛,一路勇敢坚强地长大到二十多岁;另一个朋友芹芹饼,帮前男友亲手做好蛋糕,要拿到他租屋处给他惊喜的时候,撞见了和他正在鱼水的女人。他没有道歉,没有遮掩,只是淡淡地说:“其实我根本没爱过你,我们分手吧。”她只好尴尬地掩面大哭跑走,留下碎烂成一地的蛋糕,和她的心。

如果连你最亲近的人都可能破坏你跟他的连结,如果那些曾经的最信任,最后都可以让你的人生不再完整,那为什么,还要放开手,去爱、去相信?他们在心中形成了一个信念系统:“为什么我要向一个,可能有一天会背叛我、不安全的人承诺?为什么我要跟他们说出心里的感觉,好让他们有机会可以伤害我?”

承诺恐惧者,通常过去有一段重要的关系,并在这段关系里经历痛心疾首的拒绝或失去。这样的痛在他们身体里发酵,变成一道自我保护的墙,让他们不愿再跟人说出他们心里的话,不愿接触感觉,不敢承诺去爱,也不敢表达。(推荐阅读:妳不是爱不了,而是不想再受伤

走出恐惧:自救的三个方法

完形治疗师 Victoria Lorient-Faibish 指出[1],承诺恐惧症需要深度的心理治疗,尤其当他已经对个人(或伴侣)造成严重困扰时(如果你还没跟他在一起,勇敢地说再见也是一种选择)。不过,如果他还没准备好心理治疗,下面几个方法也是可以考虑的:

(1)活在当下:说得简单,要怎么做呢?你可以一次只做一件事(这超难的,不信你可以试试看)、用心去感受你当下的感觉。只要练习感觉你的情绪,就可以“疏通”那个被你压抑、切断多年的感受性。

(2)承认不完美:没有事情是完美的,接纳你的感情中可以有一些缺憾,也接纳自己的脆弱。这也是知易行难,推荐看Brene Brown的畅销书《不完美的礼物》[2]。

(3)做不同:想想那些伤害过你的家人(或旧情人),他们是怎么对待你的?尝试做做看相反的事情,练习觉察自己,什么时候是在“复制他们的剧本”,然后做出和他们不一样的事。

(4)练习内观(meditation):调整你的控恐惧与焦虑。内观是一个可以让自己关注在现在状态的练习,不去评价、不去抓住、不去反应,只是单纯的观看那些感受。如果你对实际操作有兴趣,可以看《是情绪糟,不是你很糟》一书(p.142)[3],不想买书想立刻练习点这里有练习步骤(要滑到下面一点)。

(5)读书:如果你想了解更多承诺恐惧的细节与因应方法,Steven Carter 与 Julia Sokol 的这本《He’s Scared, She’ Scared: Understanding the Hidden Fears That Sabotage Your Relationships》是很棒的指南书。

遗憾的是,通常承诺恐惧者自己都不自觉,或是虽然发现了,却不打算做任何改变(“我这样也很好阿!”、“我就是这样的人,要爱就来,不爱就拉倒”、“我也没办法、我也很无力……”等等)。如果你恰好是他的伴侣,可以“先寻求谘商的协助”。

因为你的爱是你的,你当然值得更安全而温暖的对待,而不是被一个不敢承诺的人填满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