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仅 16 岁,就获得在报社工作的机会,她是世界上首位环游世界采访的记者。今天我们祝她生日快乐,也想想自己 !

先让我们从 Nellie Bly 的小时候说起,在那个年代,她的所作所为简直像是侠女一样的存在。

1880 年,匹兹堡快邮报刊登了一篇文章,名为“女孩擅长的事”“What girls are good for” 文内提到,女人不该出门工作,因为她们生来就属于家里,全文充斥当时看来无伤大雅的厌女情结,在众多翻阅报纸的人群之中,一名16岁的女孩 Elizabeth Jane Cochran 并不同意,因此写了一篇反驳文章投稿至报社。

100 多年前,她用行动证明了没有所谓“女孩擅长的事”,所有的世界,我们都能有兴趣。几天之后,报社不但刊出她的文章,主编 George Madden 更在报社上刊登广告,表明要找到这位女孩力邀她加入报社工作。(推荐阅读:我很骄傲,因为我像个女孩一样 #LikeaGirl

那位小女孩 Elizabeth Jane Cochran,后来成了我们熟知的娜丽·布莱 Nellie Bly,世界上首位环游世界采访的记者,她卧底前往精神病院和贫民窟采访的新闻精神,直至今日仍为媒体圈同业看重。

5/5 日的google doodle 也放上向 Nellie Bly 151 年冥诞致敬的影片,看着影片,也让自己一起回顾 Nellie Bly 的故事。

在匹兹堡快邮报工作的初期,娜丽·布莱就决定以“女性困境 women's plight”为主要的写作与采访方向,并与多位工厂女工进行深度对谈。当时她深受社会氛围下“女性爱看的题材”所扰,她不愿意只写时尚只聊园艺,因此自告奋勇来到墨西哥担任外电记者,探访墨西哥的生活与习性,更公开写文抨击墨西哥的独裁政府 Porfirio Díaz,那一年她才21岁。(推荐阅读:不当“制稿机器”,24 岁的她离开苹果,走向独立报导之路

1887 年,她来到纽约世界报任职,跟着普利兹(joseph Pulitzer)学习。接下卧底采访(undercover jounalism)的任务,假装装疯卖傻,实则是为了来到罗斯福岛上的女子疯人院取得第一手报导,将院内的暴力事迹公诸于世,事后她的报导被整理成书 Ten Days In A Mad-House. 书里有这样的句子

“除了刑求,还有什么办法能让一个人更快地疯了?这里有一群期待被“治疗”的女人,但实际上不消两个月,这个地方就能让她们彻底精神崩溃。她们被惩罚背部挺直的坐在椅子上,从早上到晚上,不能移动不能看书也不能说话...”

疯人院之后,娜丽·布莱也深入贫民区采访,报导贩卖孩童的不法行为,并搭配报导募资,最终募得 850,000 美元。(推荐阅读报导:马来西亚变性妓女的愿望

1888 年,娜丽·布莱向纽约世界报建议仿效畅销书籍《环游世界80天》来趟环游世界的采访计画,次年1889年11月14日,她便踏上了这趟长达 24889 公里的独自旅程,仅花了72天时间,是当时最快环绕世界的纪录。

娜丽·布莱的报导总与底层人民站在同一阵线,不怕苦痛地坚持经历他们走过的路,用无惧且扎实的笔报导社会上的不公不义,深入探讨且有当事人交叉对证的报导形式把苦痛写“活”了,疼痛的感觉跃于纸上。娜丽·布莱为当代及后世的媒体同业推崇,被誉为最优秀的记者之一。

这次 google doodle 将娜丽·布莱的故事配上 Karen O 创作的词曲,相当对味。

“总得有人站出来告诉他们,女人真正擅长的是什么;我们要大声说出口,即便他们总是叫我们住口。”someone's gotta stand up and tell them what a girl is good for, we gotta speak up for the one who's been told us to shut up.

所以总有人问我们,女人要的是什么?女人争什么?我总觉得对我们而言,是清清楚楚的,我们就是那一个又一个的娜丽·布莱,我们要站出来,亲自去经历也去爱这更大更广的世界,不再需要谁替我们决定该做与不该做什么,即便这世界偶尔让我们伤心。

在台湾媒体素质遭到长期质疑的今日,或许该用娜丽·布莱的故事警惕自己了。身为写字的人,每一篇文章或每一段字句,都承载某种责任,下笔轻柔而意义必须深远。写你关心的,做值得做的新闻,替现在以及未来,都留下一点什么。我们以娜丽·布莱的精神期许自己,去活自己的路,那或许,便不枉自居媒体人了。(推荐给你:这个时代,我们需要更多说真话的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