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老骑士的故事中,我们看见老人脆弱外表下,那颗坚强敢梦的心!老了,就不能有梦想吗?

多年前,陪着一个从国外来的朋友去鹿港民俗老街晃晃。漫步在老街上,看到半掩门扉里的这幅景象,我忍不住拍了下来。

这幅再平常不过的画面,至今历经多年,却仍驻足在我脑海,极其鲜明。

这,不正是我们大多数人眼中,老年人的风景?而且深植我们心中。(同场加映:做一辈子的顽童!谁说老了不能浪漫?

但如果你的父母或阿公、阿嬷,年纪大到八十几,有一天突然告诉你:“Hey!我要跟一群平均年龄超过80岁的朋友,一起骑欧兜迈去环岛。”

你第一时间会怎么反应?

家中有多位老人家的我,实在无法想像如果有一天他们之中有任何一个人这样开口,我是否有办法做到洒脱地大手一挥,说:您们就去吧!

我的担心是什么?太老了、反应与应变能力不够,所以容易发生危险?

那么十七位平均年龄81岁的老人家,为什么可以?

年纪大,体力太差?

那么连骑十三天、一千多公里,他们为什么可以?

听力不好、有慢性病、曾得过重大疾病、开过刀?

那么十七位之中,有二个罹患癌症、四个戴助听器,五位有高血压、八个人有心脏病,他们为什么可以?

“人十几岁你要升学,二十几岁你要结婚、找工作,那三十几岁你可能要生小孩。 其实人穷极一生忙碌,很多那个时候事实上可能是为别人而做,当他年纪大了,那他可能不太需要去承担这些压力的时候,事实上他就可以开始做自己。 可是真正他要做自己的时候,这个社会不给他做了,就待在家里就好,你不要出来,会跌倒。 老人啊,其实是很孤单的。”~弘道老人福利基金会执行长-林依莹

出于爱与善意,让身为子女的我们,对于年迈的父母长辈,总有很多的保护。很多人会说:“其实有很多的长辈是自己走不出去、自我设限,就算我们积极鼓励,他还是不愿意尝试。”说得的确很中肯,只是在这中肯说法的背后,我们或许可以思考:他们的自我设限,从哪里来?在他们还愿意尝试时,是否被允许、被尊重?

还是围绕着他们的,尽是“你年纪大了,确定还要这样?”、“你老了、体力衰退了,要不要再多考虑一下?”的质疑;于是乎,很多年轻时跟你、我同样具有冒险性格的人,慢慢地失去斗志,或主动或被动,退到“失能”的位置上。而当我们意识到他们位置的挪移、鼓励他们往前时,往往耗费极大力气而徒劳无功。

接着,就变成我们口中所谓“不怎么可爱的老人”、“老番颠”,感到不可理喻,怎么聊都是远古时代的战乱或生活多艰困。而他们也觉得不被理解、不被接纳,甚至被嫌弃与厌恶,充满挫败感。(和你分享:有尊严的老去,荷兰为老人痴呆症患者打造的村落 hogeweyk

每每思及于此,我都会忍不住打个冷颤:原来,要当个既喜欢自己又可爱的老人,是多么不容易、多么逆势而为。

但,看着十三天内三进三出医院、自责无法带大家完成环岛旅程而落泪的团长,还有带着对亡妻的思念、为履行对她的承诺而踏上环岛旅程的阿桐伯,我看到了老年不同的风景,发现“老人,当你看穿了他们的固着,原来也可以这么可爱”。(一起来看:当爸妈老了,陪他们走最后一哩路

或许,面对身边的老(长辈)小(孩子),保护与照顾之余,我们所面临的功课是一样的:放手与尊重。就像17位不老骑士,在纪录片完成后,有多位相继辞世(包含我很爱的团长与阿桐柏),然而在生命最后阶段的这一场奇幻之旅,肯定是愿意放手的子女、家人所送给他们绝美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