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向反倒给人压力的“多想三分钟,你可以不用自杀”口号外,或许我们真正需要的是诚实地聊聊死亡,谈谈自杀。

亲爱的,最近有个大学生私讯留言,我想这是个很好的机会,让大家更认识心理学上怎么看待“自杀”这件事。(已征求当事人同意刊登与回应)


图片来源:来源

留言如下:

“大家都说,有困难要说,自杀不能解决问题,所以对于自杀大家都是赋予一个错误、不赞同的立场。

但我反而觉得自杀没甚么理由反对的,我觉得自杀可以解决的问题很多,欠钱自杀就没有问题了、生病自杀就没有病痛了、吸毒自杀就少了社会伤害也不用痛苦、经济压力课业压力很大自杀就也通通没了,就像吵架的两个人,只要一个人先离开架就不会继续下去了。

有人说自杀只会带来更多的问题。我想想自杀会带来甚么问题? 

1. 身边的亲朋好友会很难过很难接受,刚开始每天哭后来一周哭5天、一周3天、最后变1年一次,这伤痛会存留多久?随着时间情绪被冲淡就忘了,这样比起当事人在生要面对的痛苦差了多少? 

2.社会影响,大家看到了新闻,好伤心喔,好可怜,怎么这么傻,好害怕,过了5分钟,哈哈哈这个艺人说了无脑的话,也是一下子就忘记了。

我在想其实自杀,也何尝不是一种方式?”


图片来源:来源

回应:

亲爱的,自杀的确是一种解决的方式,然而我们要去理解的,是为什么要自杀,以及为什么要选择自杀。

前些日子我才带着学生讨论“自杀”的议题,首先让大家去思考什么情况下会让人想自杀。

考试的压力、经济的困窘、逃避难以面对的问题、疾病缠身、报复心态等等,而这些堆叠在他们身上的压力,最后演变成难以挣脱的痛苦,而痛苦让他们相信,只要结束生命就可以结束痛苦。所以有这样的说法是,真正自杀的人,要结束的是痛苦而非生命。

然而我们常常说,自杀不能解决问题,生命何等宝贵,想想你的家人、朋友孩子们等等,这对渴望结束痛苦的人而言,只会更加痛苦,因为多数的他们因为面临困境,已经难以面对亲友,甚至有些情况是,亲友本身就是他们的痛苦来源,生命对他们更是没有意义与价值了,又怎么能珍视生命?(同场加映:面对过死亡,所以更认真过活

所以,自杀对他们而言,是一种解决的方式,一种结束痛苦的方式。

然而华人社会总是忌讳谈死亡,对于有人想结束生命时,往往引动身旁的人对于死亡的焦虑感,而焦急地停止或者斥责想要结束生命的人,这往往无法真正帮助到渴望自杀的人。

因为他们真正需要的,是有人真的理解他们陷在水深火热中(即使多数人很难真的理解),是有人告诉他,他真的没有想太多,是有人告诉他:“对,现在对你而言,自杀是你可以想到的解决方式。”接着在理解之后,陪他找出痛苦来源,降低痛苦指数,提高对他的支持性,让他知道身旁有人可以知道他不只是无病呻吟,让他感受到他可以被支持被协助。想自杀的人,往往都求救过,并非是没有勇气求救的人,而是在求救的过程中,他受到什么样的方式对待跟回应。(推荐阅读:“身为出柜同志,我从小最不缺的就是霸凌”想像五年后,我才活过来

然而一般情况下,多数人都难以承接他们的情绪,或者当他只是开玩笑的觉得生命不可能向他说的一样苦得不能忍受,而不当一回事,又或者别人会用比较痛苦的方式,告诉他谁谁谁比你可怜多了,你那算什么的方式,再度“否认”他们身上痛苦的真实性。所以,请不要比较痛苦,因为痛苦是主观的,无法真的因为比较而减轻,只会因为比较而更自责,或觉得更自惭形秽而已。

因此亲爱的,当你身旁有这样的人,也请不要逼着自己去承接他们的生命之苦,因为他们的苦需要被一整个更完善的疗愈系统来承接与转化,才会是有效的,你只要当那个守门人,引介他们到适当的机构,并且通知他的家人,因为在法律上,只有家人可以让他们强制就医,进行适当的医疗处理。而如果想要自杀的人,只是透过自杀的手段唤起注意,则强制就医就有吓阻的作用,因为以自杀来要胁或控制的人,仍有一定的比例。(同场加映:纪念又一个天使的离去:这世界的痛苦,我们一起承担

再来自杀本身影响最大的,仍是他们的家人,而这件事将可能成为家族永久的创伤,或者永恒的羞耻。他们离开后,家人被留下来,我们有个特殊名词叫“自杀遗族”,而遗族们往往有着许多强烈的情绪,包括愤怒、悲伤、被抛弃、罪恶、羞愧等等,错纵复杂的情绪,而这种复杂的程度,并非在时间的洪流中就轻易冲淡的,因为自杀的人容易成为家中禁忌谈论的话题,因为大家都不愿意再经历一次愤怒、悲伤、被抛弃、罪恶、羞愧,而使遗族更难在哀伤中平复。

然而家族中的自杀,并不会因为时间的流动而恢复平静。当家族无法正视这件事与谈论这件事情时,所有人掩盖下来的强大情绪,容易导致身心上的疾病。也因此我们常看见有自杀史的家族中,往往家人容易产生精神上的状况,这跟情绪是否能疏通很有关系。除此之外最重要的一件事,自杀会模仿与学习,当家族有人选择用这样的方式结束痛苦而自杀时,很容易就会再有人透过结束生命来让自己不再有痛苦,因此继续扩大家族中的创伤与负面情绪。

我曾经也有这样的疑惑,如果生命这么痛苦,那结束生命又有什么不对?

亲爱的,在我们渡过人生的最最最低谷时,就只能往上爬了。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过人生的低谷,而往往从中挣扎着爬上来的人,能带给社会更多正面的力量和影响力,因为他懂在谷底的痛,他懂得自己的渺小与谦卑,他懂得感恩他一路走来,他会变成浴火凤凰般的,让更多受苦的人获得帮助。(推荐给你:对待他人,你用的是同理心还是同情心

所以,你永远不知道,现在你可能只是一句鼓励跟支持的话,你可能只是一个引介或预警,就让正在经历低谷的人出现一丝曙光,而你正因为这样的善念与善举,像蝴蝶效应般的影响着社会。

愿你我都成为他人低谷中的正向推手,也愿你我在低谷时,都有即时协助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