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一女中、台大法律系毕业,别人眼中的“人生胜利组”,却走了一条不一样的路,选择加入一个没钱、没资源、没名气的小党,代表了新成立政党“社会民主党”,跟国民党党鞭赖士葆一同在文山区参选立委。她,是苗博雅,带着“同志”和“废死”的标签,接受了我们的访问。她参选不为什么,只为了心中那股“台湾,已经没有时间等我们变老”的焦虑。

北一女中、台大法律系毕业,苗博雅走过的人生前半都是一般人眼中的“人生胜利组”,但大学毕业后的她却走了一条不正规的路,在新成立政党“社会民主党”的征招下,选择了参选立委。

才二十七岁,有着这么优异背景的她,为何要选择加入一个没钱、没资源、没名气的小党?说实在话,以苗博雅这样的条件,她大可选择独善其身,朝“一个人”的辉煌前程奔去,而不是在政治这大染缸中,去寻求“多数人”看不见的未来,带着满腹的疑问,我们访问了社会民主党的立委参选人苗博雅。


(图片来源:社会民主党脸书

在访谈的过程中,苗博雅始终眼神坚定,语气中有不容质疑的恳切,与她的对谈中,我们发现在新兴政党中打拚,与创业的过程很像。总是先捉住了理想以后,再来拼命地想着生存的问题,在别人眼中看似“犯傻”的行动,为求的都是为“想要的未来”打开那渺小的可能,而未来这过程是用累积的,而不是一时之间就能改变的。(你也会喜欢:刚强女子的温柔哲学:听女人迷 CEO 与主编聊工作

“你的二十多岁都在想些什么?对什么感到迷惘呢?”一开始面对我们的问题,苗博雅的答案就完整地呈现了她的不一样,在二十几岁这个阶段不是以自己的人生为第一考量,而是一直在思考“台湾这个国家要走到哪里去”的她,认为台湾的未来是最重要的事。

“未来”这个词对于五六十岁的人,和二十几岁的人意义完全不同,因为现在的作为,会关系到年轻世代的真实生活。我们都不想要有全世界最长的工时,薪水却不成比例;我们都不想要按照社会期望往上爬以后,却发现孩子却一点都不快乐;我们都不想要工作一辈子,却发现连一栋房子都买不起;我们都不想要有些人就是理所当然被排除在婚姻之外,无法和那些“一般人”有同样的选择。每个人都希望台湾能够更好,能够不再是我们所称的“鬼岛”,但我们前进的方向是一个集体的决定,每个人都要找到合适的战斗位置,为了想要的生活发挥作用。

“台湾的未来会怎么样?”这问题没有真正的答案,而苗博雅希望台湾能够成为一个每个人都拥有平等尊严的国家。政治这件事,不能把命运交给少数几个人掌握,所以从投票到参选,每个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去争取自己最想要的生活。

战胜限制的过程,就好像打洞,上帝帮你开的一扇窗由无数的小洞而来,所有看似幸运的、光明的、想要的结果,其实都不是被动地等待命运给你的,要踏踏实实地用自己的脚走过,而我们看见的苗博雅正让我们看见了这样“打洞”的韧性。

“台湾,已经没有时间等我们变老”


(图片来源:苗博雅MiaoPoya

苗博雅在大学毕业之后,不像一般的法律系学生走上高薪的司法官国考,在律师事务所工作一段时间后,她选择了到新创公司当法务,后来在废死联盟的邀请之下,她担任了法务主任一职。在访问一开始,我们就单刀直入地问苗博雅,为何她的选择这么的不一样?苗博雅坦言:“我从来没有想要跟别人不一样,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选择。”

对苗博雅来说,这一切看似不同传统法律人的经历,都是时间累积的过程。她从来没有刻意的安排自己的人生“标新立异”,大学毕业后在法律事务所工作,也是一般法律人会走的路,而其他那些看似不一样的足迹,都是当下自己顺心而为所走到的。以废死联盟的工作来说,一开始苗博雅只是在组织里面担任志工,但后来因为联盟需要一个有法律背景的人才,因而来邀请她一起工作,当时的苗博雅只问了自己三个问题:“这个工作对我来说有意义吗?而我有能力能做得好吗?这工作会因为我的加入变得更好吗?”当答案是肯定之后,苗博雅便毫不犹豫地迈向改变。

苗博雅的回答,让我们发现她的特别之处在于她安排人生时,并不是以“名利”或“财富”为优先考量,对此苗博雅表示:“对有些人来说人生规划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有可能每天光是现实的压力就喘不过气来,哪里能关心自身以外的事?而因为我从小是享尽资源的少数人,我不需要每天张开眼就苦恼明天在哪里,最有能够改变的空间。每个人都需要去反省自己所在的位置,尤其是像我这样的既得利益者,要去想是不是所做的选择会理所当然地排除了某些人?”

出生在中产阶级家庭的苗博雅,虽然不是权贵之后,但也不曾为钱财烦恼,而且她从不认为念书是一件难事,就这样一路从北一女中念到台大法律系。对苗博雅而言,不需要奋力寻求资源才能生存的自己,更不应该寻求个人的私利,而是要为大众找到美好的未来,让更多人能够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因为选择的过程不应该是排除多数人的幸福,让少数人踩着别人的尸体,去寻求自己利益的极大化。

社民党召集人范云在年前询问苗博雅参选意愿的时候,她思索了一个年假,如同废死联盟的工作一样,苗博雅的参选不为钱,也不为名,她问了自己一样的问题,对她来说参选最重要的关键是“台湾,已经没有时间等我们变老。”

现在台北的房价比已是全球最高,年轻人不敢想成家立业,必须拼命加班爆肝,才能以未来的健康来预支今日的薪资,台湾距离每个人都有平等的尊严还很遥远,而政治对现在的她来说,是必须的战斗位置,所以最后苗博雅义务反顾地朝参选这条路走去。(延伸阅读:真正能改变台湾的,是大多数人愿意做微小的改变

政治只靠理想是没有用的

对苗博雅而言,政治并不是一件能够快速就能达成期待的事,从眼前的现在到六十年后的未来,其实都取决于现在的政治。二十年后,你想过什么样的日子?如同社民党的口号:“政治,是为了过更好的生活。”苗博雅希望政治不再是少数人分赃利益,而能够让每一个平凡的小人物,都能拥有自己的大梦想,过上自己喜欢的生活。

社民党是目前参选政见中唯一在经济方面采左倾立场的政党,对此苗博雅直接表示:“因为国民两党在经济方面,只有极右跟右的差别,从来都没有真正与市井小民站在一起。”苗博雅想像中的政治是要与“受薪阶级”站在一起的,但遗憾地是不论是哪个政党执政,政府都向财团靠拢,每年提出漂亮的经济成长数据,但 GDP 等数字从来就没有真实反映人民的生活,人民仍然对所谓的经济复苏无感。

苗博雅这样形容社民党:“用一个很老套的废话来说,社民党就是不蓝不绿,第三势力。”社民党不是蓝的也不是绿的,也不像有些团体看似没有政党色彩,却是两大党的侧翼组织。在台湾的国家定位上,社民党认为新世代的共识从来不是统一,这和国民党的立场不一样;在经济方面,社民党要和人民站在一起,这跟两党也明显不同,而除了国家认同与经济政策以外,台湾现在需要的还有劳动权益、多元社会、性别平权。(延伸阅读:男女平等就够了吗?从女性主义课堂上的一个异男谈起

对社民党而言,人民的愿望其实不多,也不过就是能够平等生活、享受工作、有个自己的窝、自由爱想爱的人,但这样的“快乐”,在现今的政治环境下,却显得奢侈。


(图片来源:社会民主党脸书

这样怀抱着“让一般人过更好生活”理想的苗博雅,就这样投入了台北市文山区的立委选举。文山区是国民党党鞭赖士葆的选区,向来被视为铁蓝票仓,上次赖士葆在泛蓝分裂的情况下,仍囊括超过六成的选票当选。我们好奇地问苗博雅怎么会选择如此艰困的选区?为什么不挑一个较容易的选区参选,先求进入国会,才能真正实现理想?

苗博雅先是笑了笑说:“对第三势力而言,没有容易的选区,只有难选跟非常难选两种。”然后她露出了一贯的坚定神情表示,社民党的初衷是要追求人民的平等和尊严,来扭转数字和排名的迷思,这样要和市井小民站在一起的她,想要从自己从小长大、最熟悉的地方出发,苗博雅从来就不觉得为了拿到国会的入场票,应该投机地迁移户籍,在较简单的选区参选,这次的选举只是起点,她想要长期深耕选区,而不是为了一次选举的策略。

“我会努力向文山区的选民证明,我是一个比传统政治人物更好的选择。”苗博雅神情严肃地说。她认为自己和社民党需要在 2016 年的时候创造一个新的可能性,提供一个新的选项给选民,因为她相信并不是大家都非常满意国民党委员的表现,而是因为当地选民没有找到一个值得信赖的新选项,而自己能做的是拼了命去求胜。(一起看看:我们,就是这个世界的主人翁

“在选前我唯一跟范云确认过的事就是想要选赢的决心,如果只是宣扬理念的话有什么用呢?”苗博雅认为选民的耐心是有限的,如果这次第三势力无法尽全力向选民证明,未来一二十年,大家仍认为投给第三势力是浪费选票的行为,会使得选民无法跳脱传统蓝绿对立的框架,对政治的想像力匮乏,而更漠于关心政治。

无畏同志和废死的“标签”

苗博雅这次的参选,被人认为最大的争议是她“同志”和对死刑采“废除”的立场。对于这些敏感的标签,苗博雅很坦然,当我们问她会不会害怕因此流失选票的时候,苗博雅坚定地表示:“一直以来我都没有遮掩过我的身份,今后也不会为了选票改变自己的立场或有所躲藏。”

对苗博雅来说,标签是社会辨认下难免的行为,自己能够做也必须做的是知道选民在想的问题,然后用选民可以接受的方式沟通。以废除死刑来说好了,每个选民担心的重点不一样,有些选民会担心重刑犯被关短短几年后,就可以假释出狱,但实际的情况是在修法后,必须服满二十五年的刑期才可以申请假释。又有些选民会担心犯罪率上升的问题,但数据也显示死刑其实并无法吓阻重大犯罪,却常常造成冤狱的情况发生。(值得思考:废死与否背后的关键问题:我们能不能够为选择负责?

苗博雅直言,废除死刑的立场并不是选民唯一的考量选项。民众无法接受废死这件事,某种程度上是迷思。2014 年底,中研院的教授委托调研中心做了一次民意调查,两千份的面访中,确实有八成民众反对废除死刑。但是,问卷中同时也拟定另一种状况:“如果给定一个替代方案,你是否赞成废除死刑?”当有适当的替代方案后,赞成废除死刑的比率高达 70%。

死刑存废的争议症结在于,有没有另外一种处理犯罪的方法是安全有效率而且可信赖的?而苗博雅要做的正是找到选民关心的症结点,并用适当的方式向选民沟通,自己并非因为不是受害者家属,没有同理心才会想废死,而是在经过理性的思量后,认为废除死刑是较好的选择。

我是会流血、会犯错的人,不是神

除了“同志”和“废死”的标签之外,社民党近来也被质疑党内的初选机制,让友达董事长之女李晏榕代表社民党参选,其权贵后代的身份,可能会有利益输送的问题,与社民党主张与人民站在一起的理念有所冲突。

对此,苗博雅表示:“我们并不会因为晏榕的爸爸是资本家,就认为这能够代表她整个人, 而不让她参选,重要的是她内在的思想及理念与社民党相符,她过去为同志伴侣争取收养权益、对抗歧视女性的中天新闻龙卷风、在立院公听会为婚姻平权发声等,都是社民党想要努力的方向。”

知道选民仍然对权贵身份保持高度敏感,苗博雅要大家一而再、再而三地检验她们的言行和举止。对她来说,现在要口头的承诺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但是片面的善良与理想终究不是解决之道,有多少的政治人物都曾对选民许诺更好的生活,后来却跳票?在政治这条路上,有太多变质的可能。(同场加映:从《21世纪资本论 》看台北市长选战:为什么我们讨厌权贵?

“就像我一直都是一个很平凡的人,有大家都想像得到的缺点,也会流血也会难过,女朋友会说我脾气不好、也会有自己的欲望,我从来不是神,也会有犯错的可能,所以我非常认同政治就是需要检验这件事。”苗博雅这样说着。

想要真正和人民站在一起的社民党,对于选民的检验更加谨慎。当大党的立委都害怕得罪权势者,而不受到民意的束缚,而被党意约束时,社民党没有害怕得罪任何人的包袱,也是苗博雅认为第三势力相比起来,最可贵之处。

访问的最后,我们请苗博雅给读者一句话,她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说:“希望大家都能在遇到困难的时候,相信自己可以做得到。因为正是这种‘相信自己可以做得到’的想法,让我们离平等的路更靠近,每一个人的每一份力量都是重要的。”

从不害怕自己的身份和想法与主流不一样的苗博雅,正让我们看见了这种“相信自己可以做得到”的精神。她不去想是否太过困难,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在风雨中上路。 她不去想能否赢得名声,既然钟情于改变的可能, 就尽力地去传达自己的声音。她不去想未来是光明还是泥泞,只要热爱自己所做的事,就能不管未知的变数。(延伸阅读:铁少女:多撑一秒,就能改变世界的青春 景美拔河队

就像《逆转未来》中的那句话:“无数的选择决定了我们的命运。每一次选择,每一个时刻,都是时间河流中的一个涟漪。足够多的涟漪就可以改变河流的流向,因为未来从来不是一个定数。”这次的选举只是一个开始,苗博雅会持续地为她期待的未来打洞,直到上帝为台湾所开的那扇窗真正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