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用衣柜犀利剖析爱情,不爱了的男人,就跟不爱了的衣服一样,不应该再出现在我们的衣柜和心里。

如果书架是一个人性格的缩影,那衣柜就是一个女人的黑盒子,记录着她的过去,埋藏着她的秘密。在人生的不同阶段,我发现我的衣柜也盛载着不同的衣服。这些年来,衣柜一直与我共同进退,一起蜕变。

不爱漂亮的衣服,枉为女人。十几岁的时候,我满柜子都是色彩鲜艳的衣服。色彩是我人生的基调,今天我对色彩的渴求仍丝毫不减。但随着岁月的洗礼,我的衣服也在色彩中逐渐提炼出一种简洁,在变化中凝聚出一种安定。

有些上了年纪的女人特别爱穿红。为什么?因为她们失去自信,怕自己不再是众人的焦点。几十岁人,也该看化了,还像个孩子那般需要别人注意,笑死人啦。一个女人不再相信自己,是世上最悲哀的事。我像笛卡儿那样怀疑一切,但我从来没怀疑我自己。女人一旦丧失自信,就连一袭红都会穿得一塌糊涂。(延伸阅读:红唇热!本季红唇这样擦才对味


(图片来源

红色,有很多种。我大致把它们分为“高级的红”和“低级的红”。大陆复修古迹时扫上的红漆,让一件如假包换的古董看来像件 A 货。那是一种没有内涵的红,一种“低级的红”。世上最了解红色的人叫 Valentino。红中有黑,黑中有蓝,蓝中有绿,绿中有黄。一种颜色,意象万千。

当年极端左翼恐怖分子 Red Brigades 在罗马到处绑架杀人,Valentino 一于话知你,坐一部防弹的 Mercedes 通街走。你猜那 Mercedes 是什么颜色?红!他没有被 Red Brigades 一枪打得脑袋开花,是个奇迹。连恐怖分子都够胆寸,Valentino 的红是“活”出来的。他的红张力强大,富于想像。那是一种深邃的红,一种“高级的红”。

我曾在伦敦 Tate Modern Museum 看过 Rothko 的画展。十尺高的油画,是一望无际的红!也有整幅是黑,中间一抹黄;或整幅是蓝,顶部一撇青。他向博物馆捐出大批画作,唯一的条件是必须把他的作品放在广阔的展馆里,让画“呼吸”。

我几乎每年都要添置一个新衣柜,但很快又不够用。为了让我的衣服“呼吸”,我决定把其中一间杂物房改为衣帽间。我翻出了许多旧衫,又整理了无数新鞋。我把过去几年买下的 Jimmy Choo 陈列出来。一对、两对、三对、十三对、二十三对……毕竟是 Jimmy Choo 啊,款式永不过时。(推荐你看:超窝心!女孩们的梦想衣柜

你也许会说,Daisy,买那么多也穿不完的,不是太浪费吗?错了,这绝非浪费。当你有条件穿漂亮衣服时却没有尽情地穿,那才叫真正的“浪费”。我见过很多四十以后的女人,她们的身体不是肥,是厚,肩膊和背部厚得像穿了一件天然的防弹衣。站在她背后很安全的,连子弹都挡得住。弄至那个田地才肯花钱买靓衫,too late!

大文豪 Oscar Wilde 说:“ Anyone who lives within their means suffers from a lack of imagination.”而我,每天都在开拓更高层次的 imagination。金钱只是一个概念而已,必须花掉才有意义。棺材,每个人只需要一个。留那么多钱来买棺材干么?既然要美,就要美到尽。美是容不下拖泥带水的。我享受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如果连自己也不欣赏自己,谁会来欣赏你?


(图片来源

整理衣柜,就像整理自己的历史。我不是一个热衷怀旧的人,再快乐再难过的事,都已成过去,想来有个屁用?我看着这一柜子的衣服,不禁问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穿 Valentino?左翻右翻,我翻出了一条裙子,这袭 classic 黑色 Valentino 晚装,不正是那年跟 Philip 去 Christmas ball 时穿的?

在中环上班让我学会一件事──那宗生意一日未拿到手,切勿在 pitch 的阶段付出真感情。要是我能一早把这道理应用到我和 Philip 的关系上,我能省掉多少眼泪!我用指尖轻抚那温柔的绸子,咬咬嘴唇,决定把它丢到垃圾箱去。“王迪诗,男人如衣服啊。”我跟自己说。(同场加映:【王迪诗专栏】男人需要的不是自由,而是鸟笼民主

结果,我合共丢掉两大袋衣服。真奇怪,有些衣服我从前喜爱得不得了,现在穿着竟浑身不自在。裙子依旧,难道是我变了?但既然不再喜欢,留着又有什么意思?

我花了两天时间来整理新建的衣帽间。完成后倒了一杯香槟,好好欣赏自己的杰作。Awesome。真是一个让人赏心悦目的衣柜!男人会向猪朋狗友炫耀说:“This is my car!”女人则会向姊妹友人炫耀道:“This is my closet!”我看着丢掉的两袋衣服。由这一刻开始,我的衣柜不会再埋藏我的过去,只会留住此时此刻。我只留住一切快乐的。

“好衣柜,乖衣柜,从今以后你要跟我共同进退啦!”我轻轻拍一下衣柜的肩膀说。

更多王迪诗:
https://www.facebook.com/daisywong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