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年纪越大,慢慢成熟,也才了解。原来,当初自己任性地说要追求的“梦想”,便是对父母的一次次亏欠。

二十岁那年我离开言语治疗系走到哲学系。这是出于任性、带点耍帅,及以一些野心。自此由稳定走向无定。招聘都没有要哲学系的。我甚么都能干,同时甚么都不能干。如果你的喜好是一种职业,而且是个蓬勃产业,那是万幸。

成长:一次次的亏欠

“不用担心家里的”、“读完慢慢找工作,不急你养家,找到喜欢的才做吧”,妈把菜端上桌时安抚我,着我不用考虑家里负担,他们总会有办法养老的。爸还说如果我喜欢当然可以三十岁之前把书都读完再全身投入工作,又说甚么老翁也去上大学,年轻的我书本有用处。

他们的支持我一直超额支取。我很想简单说出感激,但不能。因这份鼓励实在过于正面、过于纯粹,以致不能接受。连我都看清楚自己在弃大道取小径,怎能不忧心。我宁可他们试着叫我放弃、面对现实,又或者听到他们的担忧疑虑,即使忧虑无助找出口,但忧虑本身就要一个出口。我很想听到他们没有粉饰的声音。(同场加映:30岁后的成长课题:我们能选择成为什么样的父母


(图片来源

由做梦到追梦是成长的一步。你一点一点看清自己的轮廓,不能再拒绝心中的声音,拿起勇气把自己成全。但追梦不单有关于我,更有关于别人。我这决定把父母的退休推迟。两老早几年一直在谈何时何时能退下来,然后要出走到哪里,但现在都不谈了。我没有尝试询问为何,也许是要给我留多一点钱,到底哲学不会给你谋生能力。把他们二十多年的时间据为己有的我,现在还是不能把他们的人生物归原主。

近年爸到了毛病冒出来的年龄,身体转差,要动手术,需要定时约诊。“你忙便不要跟来了”,每次也假定我很忙然后硬要靠自己去。其实我到处也能忙,我坐着站着走着都能工作。我很希望认真生活,把所爱的人好好照顾,也把理想好好实行。我很想能够付清他们的房租和药单,让两老生活舒适,而我也很想可以寻得有意义的工作,是一份无需失去自己的工作。

父母很乐意让我选择前路,而且甘心承受不安定。亲子关系总是不平等的,儿时靠父母,成年反被依靠,老来重新依靠。出于感激,也夹杂愧疚,追梦者只能拼下去,盼望命运会优待努力的人。(和你分享:原来这就是家的味道:让孩子飞,但让孩子知道自己永远在

有人说成长就是了解现实社会的运作、在你争我夺之中立足。又有人说成长无关于名与利,单纯是一种心境的收成。可是这些年告诉我,成长就是一次次辜负,一次次亏欠。


(来看四月专题,回顾那条 20,30,40 走过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