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定看过这样的文章“完美男友的15个特质”、“找到有这12个特质的女友,就赶快把她娶回家吧”,但是这样的文章背后,有什么问题?钻研心理学的作者心灵侦探逐步拆解恋爱里的条件论,你该做的不是一一比对这些特质,而是用生命去找到愿意一起面对的人。(推荐阅读:其实你一直在找的,并不是最爱你的人

许多人看着网路爱情文章,一面点头头头称是,一面又将这些文章,作为自己恋爱的依据。但是,这一些网路的恋爱文章,真的呈现了爱情的模样吗?还是只是我们想像中的,美好而不存在的爱情幻想?

最近看到 Facebook的朋友们,疯狂转载一篇文章:“完美男友在这里,如果妳的他有这15个特质,别再多想,嫁给他就对了!”,传说中,只要找到拥有这15个特质的男友,你就能过着幸福美满的家庭生活。哎,别再相信这种没有根据的说法了。

从心理学的观点来看,网路文章常常犯了一个很大的问题,他们会用一些似是而非的,没有明确定义的问题(ill-defined problems)引导大家去思考自己的爱情观。但是,这些模糊的问题,常常让读者们似懂非懂,反而更难找到真正的爱情。所以,我将把这15个问题,好好的 well define 一下,来看看这15个标准,是不是真的能够找到完美男友?

首先,这一个标题本身就有问题了。心理学上没有一组特质能告诉你,怎么样的男友就是“完美”的,因为每一个人的个性都不同,所需要的伴侣也自然不同;而且事实上,越是觉得要找到一个完美的男友,反而越容易让伴侣关系变得更差、更容易分手[1](延伸阅读:“寻找灵魂伴侣”是个坏主意?

接着,让我们来看看他所提出来的15个标准,是不是真的能够找到一段比较好的亲密关系?我并没有要反驳它所有的标准,只是我必须将那15个模棱两可的标准定义清楚,并且把有问题的标准进行修正。

01. 绝对不会忘记让你知道他有多爱你、会做一些小事情让你开心

这一点,原则上是没有错的,但是他并没有说清楚,要怎么样让对方知道自己有多爱她,因为事实上,不同的人要用不同的方式来爱。婚姻治疗师 Gary Chapman 将不同的伴侣分成肯定型、礼物型、工作型、陪伴型、感官型,每一个人所需要的不同,自然要用不同的方式来爱对方。(延伸阅读:五种爱与被爱的真实需求

02. 会一直支持你、会不断激励你

一段良好的关系,确实需要对方的支持与鼓励,这一点我也是认同的。而在支持伴侣这一点,对于正向事件给予的支持,又来的比负向事件重要,因为在正向事件给予伴侣支持(capitalization),会比对于负向事件的支持(social support), 更能增进彼此的关系[2];对于负向事件的支持,有可能会让伴侣觉得自己无能,反而损害了彼此的关系[3](延伸阅读:当一切风景都看透,你是否愿意陪我看细水长流?

那么,我们又该如何在伴侣悲伤时,给予伴侣支持呢?

其实我想要的,不过就是它能够静静的在我身边,好好地听我说而已,可是他偏偏每次都想要很快的解决问题;如果问题真的有那么容易被解决,那我就不会苦恼这么久了啊!”我想这是很多人在和伴侣分享负向事件时,都会有的挫折与愤怒吧。

伴侣谘商师 John Gottman 将安慰的方式分成两种──情绪指导(emotional coaching)和情绪消除(emotional dismissing)。当伴侣需要安慰时,你是在一旁倾听她呢?还是急着想要帮她解决问题呢?Gottman在《爱的博弈》一书中提到一篇,针对三、四岁幼儿的研究发现,在孩子碰到负面情绪时,父母是在一旁引导他去面对情绪呢?还是在一旁要他解决问题呢?Gottman发现,那些被用情绪指导对待的孩子,在五年之后,学业表现比消除型父母教育出来的孩子更好、和同龄的人关系更好、身体更健康、行为问题更少。很可惜的是,采取情绪消除型的父母,远比情绪指导型的父母来的多[4]。同样的,伴侣在悲伤时,需要的常常只是双方的陪伴而已,急着要去解决问题,反而让彼此的关系更加的疏离。


(Credit by Whitestone)

03. 会让你完全信任他、会让你感受到安全感

安全感与信任,确实是爱情当中很重要的元素。但是,一段爱情是否让妳感受到安全感,其实也和妳本身有很大的关系。

早期的亲密关系研究者 Marry Ainsworth 发现,当母亲离开孩子身边后,又重新回到身边时,孩子大致上会产生三种不同的反应方式:情绪缓和下来、继续哭闹,拒绝母亲、毫不在乎,避免目光接触[5]。如果妳对于心理学有一些概念,妳就会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依附理论(Attachment theory)”。Ainsworth被丹佛大学的Hazan, C.与P. Shaver两位学者进一步研究,发现了一件事情:“我们一生当中寻找的亲密对象,其实就是幼年与父母互动经验的重现。”如果妳在幼年时期获得充分的照顾,父母也都能够回应妳的需求,那么妳就比较容易成为一个“安全依附者(Secure Attachment)”,相信这个世界是可爱的,而妳也是值得被爱的;长大之后也比较能够信赖妳的伴侣,比较容易从亲密关系当中获得安全感;但是,如果妳童年的需求没能被满足,那么妳就有可能成为“不安全依附者”,比较难从亲密关系当中得到安全感。

不安全依附又可以分成两个类型:不知道父母到底会不会关心自己,有时候能够获得关心,有时候却得不到关心,让自己时常处于一种焦虑状态的“焦虑依恋者(Anxious Attachment)”;父母几乎不会关心自己,总是被父母拒绝的“逃避依恋者(Avoidant-Dissmising Attachment)”。焦虑依恋者在长大之后,对于关系会抱持着一种很不确定的感受,不确定这个世界是不是可爱的,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值得被爱的。林以正老师很喜欢用这样的对话,来诠释焦虑依恋者:

“你为什么爱我?”

“因为我觉得妳很美呀!”

“那么有一天我不美了,你是不是就不再爱我了?”

 

“今天是什么日子?”

“呃...我想想喔...我还真的想不到唉...”

“没关系,今天什么日子也不是,我只是想看看你有没有骗我而已。”

焦虑依恋者会不断地采用一些问题来测试自己的伴侣,来确定自己是不是值得被爱的。而逃避依恋者也会有类似的行为,因为她们根本不相信自己是值得被爱的,于是在他人爱上自己时,总是怀疑对方别有居心,于是也会透过不断的测试对方,来证实自己是不值得被爱的。(推荐阅读:三种影响爱情的依恋形态!用心理学找回感情安全感

刚好前几天,我去听了谢文宜心理师的演讲,她讲了一个很生动的例子,描述了这样子的恋爱模式:

“我前女友根本不相信为什么我会爱上她,她觉得我比他好看多了,又有很多人喜欢,又这么的有才华,而她觉得她自己只是一个平凡的女生而已,即使我说了她可爱,她也不相信自己是可爱的,总是不断怀疑我对她的心意;在这一段关系里,我就像是一头狮子,而她就像是马戏团的表演者,拿着一个火圈要我跳过去,要我不断证明我爱她,每当我跳过去之后,她又拿出更小的火圈,不断地要我跳,到最后,甚至拿出了双火圈,不断地转转转,要我从两个火圈之中的缝隙跳过去.......在那一段关系里面,我真的好累好累.......”

看到了吗?那15个标准当中,有一项是会让妳总是觉得自己好漂亮,但是如果妳自己都不觉得自己是值得被爱的,那么对方给了妳再多的称赞,妳也只会认为那是对方的敷衍而已。而这一些自我实现的预言(self-fulfilling prophery),总让妳得到妳想要的答案──“我是不值得被爱的”。(推荐阅读:你不是不爱了,而是不想再受伤

但是,如果妳不幸是个不安全依附者,要怎么让从爱情当中获得安全感呢?这并不是一个简单而容易的问题,就如同林以正老师最爱说的,find a easy way out,找到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其实并不能解决问题,因为这是需要时间跟耐心的。除了去谘商、多读有深度的爱情书、少看这些没有科学根据的文章、多读我写的文章(笑)之外,我的谘商师也提出了一个很实际的方式:

“如果是我的话,我会试着去把我的担心直接告诉我的伴侣。因为如果事情放着放着这样下去,也不会变好,到最后还是分手,连弥补的机会都没有;但是,如果我试着跟她说的话,或许还有一些机会,而且很多时候,我们在把我们的担心告诉了我们的伴侣之后,其实我们会发现,她并不是我们所想像中的那样,她还是能够接纳我们的不安与焦虑的。”

在亲密关系中的很多时候,我们反而不敢把心里的担心告诉对方,结果总要到了分手之后,才突然了解到,原来对方在这段关系里面,默默受了这么多的伤痕,而我们彼此都不知道。John Gottman 曾经这样说,根据他的观察,有69%的伴侣都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也就是说,当我们选择了一个伴侣的时候,我们就选择了一组问题,但是真正的重点不是在解决问题,而是我们能不能够站在同一阵线,一起去面对彼此的脆弱与不安[6],如果你希望能够获得一位,“会让你觉得诚实是件很舒服的事情”的伴侣,那么妳是否也能对对方坦承自己的脆弱与不安,就变得十分关键了(延伸阅读:互看不顺眼还是甜蜜一辈子?两性心理学家告诉你幸福关系的关键

除了让和伴侣讲出自己的脆弱之外,把妳的担忧写下来,并且用实际的例子反驳,也是很重要的一点,伴侣给予自己安全感固然重要,但是当妳有了太多非理性信念(irrational believe)时,伴侣给妳在多也是枉然。(至于该怎么做,请看这篇文章:“男友和前女友吃饭,我该生气吗?”科学告诉你为什么先别气!

04. 会向你吐露所有事、会永远对你诚实

这一点是我看完他15个标准之后,觉得最必须要大大否定的一点。亲密关系当中,其实我们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亲密与自主”之间的协调。(延伸阅读:女人的安全感,男人的自由心

在一堂“助人者自我觉察”的课程当中,吴丽娟老师曾经这么说:

“亲密关系当中,我们需要的不是把彼此合而为一,而是在彼此当中保留一些各自的隐私。一段爱情如果让彼此失去了自我,两个人合而为一,那么我们就失去了做自己的权利。”

而当我们对对方吐露了所有的秘密,可能反而会引来不必要的争执。我有一些认识的朋友,会在亲密关系当中检查对方的通联记录,看到了对方和异性朋友的聊天内容,对方只是单纯的和对方开开玩笑,而他的伴侣却怎么也不相信“只是朋友”的说法。原本好好的关系,却因为彼此之间没有保留任何隐私,反而起了一些争执。爱情里面总有一些不能跟情人说的话,有时候问太多了,不但让彼此失去自我,更有可能把一些子虚乌有的事情,成了爱情决裂的导火线。

05. 会有分寸、绝对不会对你动粗

我们确实都需要一段让自己安心的感情,尤其是吵架时会抓住分寸,不会对自己动手等等,都是女孩们很需要的安全感。

但是如果如文中所提的吵架的时候能冷静的和你讨论事情,不会因此失了分寸。”那么很抱歉,我不觉得会有这种人,Gottman 也说他不曾看过。更重要的是,不是吵架时能不能够冷静下来,而是是否能在吵架时适时喊停,或是用幽默的方式化解争执。但是一个巴掌拍不响,就如同吴丽娟老师所说的,“问题是互动出来的。”,双方的争执越演越烈,使得彼此都想将对方置于死地,根据 Gottman 的研究,其实这也是互动出来的结果。

既然问题是互动出来的,那么又该怎么办呢?Gottman 说,如果能够每周挑一天,坐下来好好讨论彼此的议题,其实有助于关系的和谐。他希望伴侣们能够轮流表达自己想讨论的议题,当一方在说的时候,另一方就负责听,而不要急着反驳对方。在说的时候,说出自己希望对方怎么做,会比希望对方不要做什么,来得更有建设性:因为没有所谓的有建设性的批评,所有的批评都只会引来防卫而已。(延伸阅读:关系中的争执与修复

至于对方是不是会对自己动粗呢?虽然我们都不希望找到一个会对自己拳脚相向的伴侣,但是有时候,其实是我们自己让自己陷入这样的关系当中的。精神分析学派发现,有许多人虽然不希望另一半对自己动粗,但是他们却会不断找到会对自己动粗的另一半,因为在他们的潜意识里,他们认为自己有能力去克服上一段关系,或是童年亲子关系的挫折,他们在潜意识当中,相信自己能够在这样的关系里获得爱,并且改变对方,于是不断让自己陷入同样的爱情关系里,即使痛苦不堪而分了手,却又在下一段关系当中,重现相同的互动模式。

伊东明把这样的亲密关系,大致上分成了共依存者和逃避依存者。共依存者总是让自己陷入痛苦的关系当中,被对方予取予求,还是安慰自己对方有一天会改变,只要对方不离开自己,他就什么都愿意做,而他们很容易和逃避依存者进入一段亲密关系;逃避依存者则是会逃避亲密关系的付出,害怕承诺与沟通心事,总是从共依存者身上索求无度,却又不愿意真正付出爱与关怀。因为这两种人,刚好补足了彼此关系中的需求,于是尽管痛苦,却会不断的交织出一段段伤痕累累的舞蹈。而这就好像是成瘾行为一般,陷在里面的人将会不断的沉沦、自责、企图逃离,而又再次地陷入类似的关系模式当中[7]。所以,若是想要寻找一段健康的关系,那么也得问问妳自己,妳是否总是让自己不停地陷入危险爱情当中。

06. 会不断增强自己

这一项当中,原文提到了“好男友会和你一起成长,会不断精进自己的能力。”,其实这就是所谓的米开朗基罗效应。曾经有人问米开朗基罗说,为什么你能够雕出这么美的雕像?米开朗基罗回了他一句很有哲理的话:

“我只是把他的杂质去掉了而已。”

“爱要精心来雕刻男/我是米开朗基罗合/用心刻画最幸福的风格”,在亲密关系当中,如果我们能够看到伴侣所期望的自己,而不是把对方塑造成自己想要的样子,鼓励、支持伴侣成为自己想要的样子,那么这就是米开朗基罗效应的精随了。因此,如果妳希望妳男友能够与妳彼此相互成长,那么,妳是否也能当一个好的雕刻师,“尊重并支持他想要的梦想,而不是去改变他”也是很重要的。

07. 会做得比说得多

如果你希望能够找到一个身体力行去实践爱情的伴侣,那么妳的付出也是同样重要的,毕竟爱情是两个人互动出来的成果,就好像双方在跳一只舞,需要彼此的配合才能跳下去。(推荐阅读:寻找你的灵魂舞伴

关于改变,许多人会有一个很吊诡的迷思:“为什么对方还不愿意改变呢?”,但是事实上,要改变对方是非常难的。黄柏嘉心理师曾这么说:

“改变就好像两个人抱在一起,从山上往下滚。双方都喊着要对方放手,却不愿意自己先放开手,那么就会滚到山底下去。改变也是一样,当你喊着要对方改变的时候,为什么不先改变自己呢?”

前面提到的谢文宜心理师也说:

“要改变对方,必须要先放下期待,因为期待将带来压力,压力则会让人战或逃,而变得越不想改变。然后要改变对方,要先改变妳自己,先给先赢,只要对方是重视妳的,看到妳的改变,就也会跟着改变了。最后,要好好记住四句箴言,多说对不起、谢谢你、我爱你、请原谅我,这个四句箴言,将为你们的改变,带来更多的力量。”

因此,想要获得一个做的比说的多的伴侣,妳是否也愿意着手去做呢?如果上面的这些,妳都能够仔细思考,把自己能做的部分做得更好,我想,要获得一位愿意“会永远在你身边”的伴侣,便不会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