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我们都曾不小心把“正常的尺”放在朋友身上了吗?让我们重新学习教朋友最重要的“尊重”一课。

甫进到餐厅,久久不见的台湾朋友纷纷说我变胖了,“变胖了可是胸部怎么没有变大呢?”他们半开玩笑说着,我无奈的笑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方面已经适应这样不太礼貌的问候方式,另一方面已经百毒不侵,见过什么叫做真正的肥胖或是没有胸部。

在台湾我们很容易过于直接评论别人的外貌,习惯脱口而出,给予批评和看法,“喔她长得好胖。”、“喔他的脸怎么那么圆润?”、“她的双手长得好长啊!”

 

我们无时无刻处在一个品头论足的社会,从外表、身材、个性到学历、职业、交往对象,不论在什么时候我们总是可以用一张嘴,随意的讲话、开玩笑或是问候,但在欧洲,这样的玩笑可是会被视作歧视或是不礼貌、粗鲁。(延伸阅读:“我超爱自己的肉肉身材”我们爱死了珍妮佛劳伦斯的原因)

有一次在芬兰泡三温暖,大家都穿着比基尼和泳裤,我眯着眼看着深褐色头发的西班牙帅哥朋友,他的胸肌和腹肌因为运动训练变多,可是侧腰的肉好像也变多,原本我想要礼貌性的问他是不是多吃了一点,但我的台湾性格忍不住脱口而出,“哈维,你变胖了对吧?”

“真的吗?”他很受伤的看着我,顿时我知道自己犯了大忌,我竟然直接在三温暖批评对方的身体,而且是负面的批评。

过了几天,他还是把这件事情提出来讲,也把这件事情告诉另一位西班牙朋友,“克蕾儿你知道这真的很没有礼貌啊,就算你这么觉得还是要委婉的说…。”我的朋友忍不住提醒我。

“我知道…可是我就是忍不住啊。”我说了几次抱歉,也提到了在台湾的问候文化,表明我不是刻意批评他变胖,我也没有觉得他变胖是不好看,我只是把我看到的说出来,偏偏我用的方式不对,用的语词也不对,挑选的时机也不对。

 

我的芬兰朋友桑娜在中国教导游泳时也遇到同样的情况,她的身材是一般的芬兰女生身材,有一点肉肉的,但身体紧实,常常在运动,在中国却不断的被看成肥胖,第一天穿上泳装在中国教导游泳时受到很多关注。

“你怎么这么胖啊?”

“你教导游泳的应该要身材很好啊?”

“你肚子的肉真的蛮多的啊。”

桑娜说收到这些批评感到很难过,一方面觉得中国人的骨架本身较小,自己的骨架相较之下比较大,在芬兰她也不算胖得一群。另一方面没有一个女生喜欢被说胖,因为胖多伴随着随意吃、不健康、不爱运动等等负面的形象。(推荐阅读:当我们无法打造差异共存的社会,“胖女孩也很美”便成为矫情

芬兰女生知道如果自己增加体重,自己会知道,而不用朋友额外提醒,如果对方不询问,也不会直接告诉对方,因为自己会知道自己的状况,刻意去提醒朋友或是给予评论是非常不礼貌的,也不必要的,相较于台湾,这样的评论比较像是问候和开玩笑,但同时也会伤害别人,伤害女生的自尊,甚至让女生把价值建立在身体的形象。(同场加映:芬兰女生这样运动!不是为了瘦,而是为了生活

或许我们该停止这样的问候或是评论,把更多的时间花在真正的问候和关心上面,而不是只有对方的身材和外貌,即使要提醒朋友,也要用不一样的方式或语言提醒。

 

更多文化差异的文章:妙妙的旋转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