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听听饰演妈妈的李心洁分享念念吧,戏里戏外同为母亲的他。对人生已能豁达面对,让伤口成为你的正能量。

“一想到这个妈妈,我就会想到海。平常绿岛上的海,阳光打下来,非常美丽,让你觉得是很有希望有活力的。可是有时候,它会变得很深,甚至有点像黑色,很忧郁。”李心洁,在《念念》里饰演一位渴望自由的妈妈,但这份渴求所造成的后果,却成为了她念念一生的心事。

常常被丈夫家暴的她,每天每天,讲美人鱼的床边故事给孩子听,是她脆弱心灵的唯一出口。“终于,有一天,美人鱼勇敢地逃出了美人鱼宫。”故事这样念着念着,便成真了。心洁决定要逃出美人鱼宫,当一只自由自在的美人鱼。带上女儿,留下儿子,坐上摇晃着的船,逃离家暴的丈夫,一辈子离开绿岛。

艾嘉导演曾说,心洁这个妈妈的角色,最复杂,争议也最大。我们没办法用对错来评论她,因为她只是渴望自由。许多人都好奇,为什么妈妈能在儿子和女儿之间做出选择,导演则说,许多人在做选择时,其实也根本想不清楚,只是选了,就选了,然后,在未来的日子里,心中虽念念,但也练习释怀。(延伸阅读:人生就是不停做选择,选择的机会成本就是遗憾

我们对妈妈这个角色,还有好多好多疑惑。这天下午,我们终于有机会和心洁短暂见面,剪裁俐落的白色上衣,塞进耳后的一头短发,“纯净”是心洁给我们的第一印象。她与化妆师谈笑互动着,此刻的心洁,看起来正如艾嘉导演形容的一样,拥有像孩子的纯真。

我们开始与心洁对谈,期盼与《念念》更近一步。

艾嘉导演说《念念》这部片,希望抛出几个问题,让大家透过电影一起找答案。以母亲这个角色来说,你希望抛出什么问题问大家?

我很希望透过《念念》,鼓励两代之间多点去表达自己,不知道是不是华人的个性对于情感都太过压抑,很难对最爱的人说出那些话、那份爱,常常造成很多遗憾,我觉得不要等到来不及才去做这件事,如果越早做这件事,就越早能解开这个心结,你就有更多时间,去找到与相爱的人更好的相处方式。

生命无常,人生是不完美的,不要太害怕挫折,如果可以的话,把挫折视为一个很好的学习。你会发现,人通常成长最快时就是在面对挫折的时候。你就会慢慢接受挫折,我们无法保护自己到完全没有伤口,但我们可以让伤口长出一朵花。那就是你的正能量。

那心洁实际上是用什么方法(或是仪式)来帮助自己的伤口长出花呢?

我不会压抑自己,面对什么样的事情,我都是坦然的面对,不管是别人的还是我的。不管要花多少时间,我就是要好好的彻底面对,把它看清楚。心中有的情绪我会发泄出来,并且寻找方式去治疗这个情绪。(和你分享:面对分手的心理学方法:承认结束,才能拥抱开始

我觉得智慧的增长是很重要的,但不是等到事情发生才增长智慧,所以我自己透过学佛的方式,透过这人生中的智慧,让我对人性有更多了解,当事情发生的时候,你就会比较明白,因为那份明白,你就能把伤害减到最低。

心洁饰演的母亲非常喜欢海,那是一种对自由的想望。这位向往自由的母亲,如何拿捏自由与孩子之间的平衡?

虽然剧中的妈妈,最后选择追求自由,远走高飞,但现实生活中,我很多时候还是以孩子为重。尤其是孩子小的时候,很需要父母的陪伴。我常常会放下我自己想做的事,先去陪伴他成长。因为我小时候就是这样,父母也是一直陪伴着我们,我知道重要性在哪。当然我还是有我很喜欢的工作,我也会试着去跟他分享我在做的事,让孩子知道我不是不陪他,只是我也会有我的空间。

当我觉得需要喘口气的时候,就去旅行。当你的身体告诉你要喘口气时,就表示你累积了很多东西是需要被整理的。

所以我就会透过长的旅行去沈淀,整理一下自己,要的留下,不要的丢一丢,重新净化自己,就会比较清醒地往前走。另外禅修也是净化自己的方式,我现在一年会有两次的旅行。

心洁曾经在自己的脸书提到:“我曾经也很纠结在与父母的某些童年经历,一直不停寻找出口。”走过这些路,这次又饰演了这个角色,如果有机会对小时候的心洁说话,你会对他说什么?

心洁笑着说,之前去印度的时候曾经做过这件事。

我回到小时候的自己,跟自己做了一次交流。我看到那个小时候的自己在黑暗里面,长大的我走过去告诉他:“你不要怕,我现在很勇敢,我很坚强”然后,把这个小女孩带出黑暗中。

后来我再进一步发现,小时候的我才是最勇敢的,因为过去的我勇敢地走出黑暗,才能成就我现在的光明。

最后回到电影,你觉得在拍摄过程中,有没有最挫折的事情?

拍摄过程中最崩溃的是海中舞蹈那一段,我需要憋气。在泳池训练的过程中,虽然教练有告诉我“憋气到最糟时就是昏过去,我会救你起来”。那就是我最大的恐惧,只是为了演戏,我一定要练,我一度最长憋到两分钟,起来嘴唇都紫了。

过程非常痛苦,我一点都不享受那种憋气的感觉。还好到绿岛拍摄,海很干净,进到大自然时我就更放松、更投入的演出那一段。到最后就很有成就感,因为自己突破了这么大的障碍,完成了这么艰难的任务。回来看电影也很值得,海底的那一幕对妈妈的角色和电影来说,是好重要好重要的部分。

除了海以外,电影的最后,有一场回到绿岛面摊的戏,那场戏救赎了儿子和妈妈,是我很喜欢的一场戏。

那场戏让很多人都有了出口。人都有很多遗憾,想回到我们某个时光,去说些话、为一些事情找答案,可是我们回不去。所以从这部戏,很多人得到了释放,不只是演戏的人,对每个进场的观众而言,也是一种救赎。

事实上,到电影的最后,被妈妈抛下的儿子育男,并没有得到妈妈的答案。他与自己心中的妈妈对话,并且给了自己一个答案,那个答案,也许并不是妈妈的标准答案,但是对育男而言,却是放下心中念念的重大瞬间。那么多年了,妈妈有答案了吗?无论有或没有,都无法改变妈妈选择抛下儿子的事实,当过去无法回首,答案,似乎也不那么重要了。

艾嘉导演是这么说的:“妈妈做了这样一个决定,像是拆散了一个家的感觉。她要去承担她生命的选择。”

人的生命,不就是这样吗?事情发生的当下,我们总得在别无选择中做出选择,而那个一念之间,可能带来无尽的想念,以及永恒的念念。但一旦做出了选择,我们就得承担后果,把这个后果背在肩上,一步步往前走。我们对他人造成的伤害,只待他人的谅解与释怀,而我们对自己带来的伤害,就靠自己宽慰与释然。(同场加映:单亲家庭,那些说不出口的愿望和难过

与心洁见面的短短15分钟,我们发现她来承担这个角色是再适合也不过。 透过心洁的话语,我们也终于明白,她的纯净,是在生命面临一次次的挫折后,归零自己,焠炼出的美好结果。我们有幸在短暂时光里,和心洁交换心中念念,愿我们都能在念念中成长,在念念中让伤口长出一朵花,然后也能够把念念放在左边胸口,带着它继续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