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二十岁,是什么样貌?我们发现,至少得先学会为自己而活。二十岁,就从懂得欣赏自己开始。

我很喜欢坐飞机。

不一定是因为接下来的旅行而兴奋,因为很多时候伴随而来的其实是离别的伤感。但或许是出国久了,搭飞机的频率一高,我已习惯了机场大厅的眼泪与人的来来去去。我喜欢戴着耳机,也一定选窗边的位置,随着飞机在跑道上滑行,看着房子越变越小,接着就是越来越厚的云层。若晚上飞还能见到城市的光影,是在平地时绝对见不到的景色。其实最喜欢搭飞机的原因,是我能够自己一个人平静的反省,理性的思考。


(图片来源

现在是春假,我正搭着前往旧金山的飞机去见朋友,顺便看一眼这个美丽的城市。起飞前我写下了一句话,给下一年的自己一个努力的方向。

“… and a year from now, I’ll be taking the same flight to San Francisco to start my new life. Just wait and see.”

不知从何时开始,在大城市落脚成为了我明确的目标。新加坡、纽约、香港、旧金山、上海、北京、东京...我想亲自踏上这些地方,被地铁挤得不能呼吸,为巷子里的脏乱留下影像,与来自世界各地的菁英们一起生活 、一起工作。甚至是为这些城市里巨大的流动人口留下些文字纪录,完成这辈子身为记者的使命。

Dropbox 创办人 Drew Houston 曾说过,你会是你身边五个人的平均值。而唯有不断寻找自己欣赏的五个人,你才有朝一日会成为你想成为的人。因此,去最好的地方,寻找能够提升自己的五个人。而这些大城市的人事物都深深吸引着我。

每个人最好的地方与心目中欣赏的人都不同。而我欣赏的人,就是真心且正向的人们。在西雅图的四年,我曾拥有了最好的五个人,甚至拥有的好朋友远远超过那个数字。但我也失去过一些人,或许是我犯错,或许两人从来不对盘。许多朋友也陆陆续续地在世界各地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去了他们心目中觉得最好的地方。(延伸阅读:为什么会吃醋?你不是真的生气,而是害怕失去

若我有幸活到八十岁,那么算一算,我前四分之一的人生基本上是为男人活的。二十岁前的我是小孩子,去哪里都要有人陪,一点也不勇敢,也完全没有方向。当时我跟着他来到了西雅图,很短暂的后来还想着跟另一个他去香港。愚蠢吗?其实不尽然,正在谈恋爱的情侣十之八九会把对方考虑进自己的未来里。

有些人考虑着考虑着,就失去了自己的理想,更失去了自己。我知道或许那样的生活不会太差,也不会太好,至少有人陪着。但我知道未来的自己一定会不甘心,因为我一定会不断地想,应该有更好的地方可以去闯,更棒的机会等着我去争取。

回想二十岁后的这一年多,内在的改变也是挺惊人。并不是因为我拥有了什么了不得的成就,或成为什么恋爱达人。到现在我还是很萌懂的不知道谈恋爱到底该是怎么回事。但是,我真的能够承担一个个跌倒,并且拥有了再站起来的能力。我开始为自己立定目标,而不是为了与那个谁在一起而随波逐流。


(图片来源

有些女孩本来就从小被训练得很坚强,她们一直都知道女孩子必须为自己而活,也一直被耳提面命绝不能靠男人,会倒。我一直秉持着摩羯座的顽固性格,因此没有亲身经历过我是不会妥协的。于是从小便发生过一连串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的衰事。

昨晚在酒吧与即将毕业的女孩们聊天,很自然地,我们聊到了未来结婚生小孩等等的事。你看,这么遥远的事竟已近在眼前,我们距离出社会只有几个月之差了。

我想,若我有了女儿,到了她十五岁的时候,我会怎么告诉她人生道理呢?若她像我一样自傲又固执,受了伤怎么办?我会不会冲动地直接冲去那些伤害她的人家里赏他们几巴掌?还是我会告诉她她该知道的事情之后,静静地在旁边看,让她去做选择?有些伤痛是必要的吧,我想。但那条线要如何拿捏?(和你分享:爸爸写给四岁女儿最深的情话

我也不可能保护她一辈子,她若要坚持己见,我或许会难过或想拦住她,但我也会很庆幸她愿意为自己做的决定负责任。人本来生来就有许多不公平的地方,有人从小便失怙失恃,有人被性侵害过,有人家庭环境供不起他们受高等教育,有人结了婚以为幸福美满之后被家暴。这些事情若发生,我是陪不了她一辈子的,但我会尽我所能地让她有个平安快乐的童年。而且,有些伤是必须受的。我父母对我的放手有时候也是让我傻了眼,觉得你们真的这么不关心吗?但后来想想,他们插手了,我会学习到这些人生课题吗?还是他们宁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我自己亲历然后明白?

所以我感谢那些挫折,也感谢那些曾经看低我的人。从二十一岁以后,我的人生是为自己活。我要去那些最好的地方,鞭策自己向前走。我爱的人们,人数可能会随着时间逐渐变少,但剩下来的那些人,我的爱一定会逐渐加深。我会记得那些大声欢笑的点滴回忆,也学会丢弃那些会让我跌入深渊的记忆。然后我会不断地向前走,走向自己计画好的旅途。或许当中还是会转几个弯,出几个差错,但我会乐观地迎接那些挑战与变化。

《Eat, Pray, Love》的作者 Elizabeth Gilbert 曾写道,经历过一些风风雨雨之后,你其实拥有选择权。每个人都会遇到无可避免的打击,而最终都是取决于自己的态度:你要继续哭泣,还是化悲愤为力量,用那些人生的社会课来建立新的生活?


(图片来源

前阵子压力大得不行的时候,我还是很常低落,很常回想以前那些有人陪着哭笑的日子。也谢谢身边的好姐妹们提醒了自己,努力过,跌倒过,学过,就好了。而且老天爷看得到你的付出,总有一天会把欠你的还给你。但你必须 earn it,证明你值得这些嘉奖。过程可能艰辛,但胜利的果实一定比想像中更甜美许多。(一起来看:让妳想起身边的她!四个电影里的好姐妹情节

明年此时,我会拿着热腾腾的毕业证书,开始人生第一份正职工作。选择了金融这条路而非新闻,是有舍有得,许多人说金融很竞争,但其实要做好任何一份工作,都要面临竞争与艰难的。任何成功不都是用时间与心力堆叠起来的?择我所爱,爱我所择,我必定会全力以赴。而届时我会在哪里呢?如果在旧金山,棒,这完全会是现在的我理想中最完美的计画。若不在旧金山,也没关系,我知道明年的自己还是一样会为未来的决定负责,或许还是更好的机会呢。希望那时的自己是更快乐与更自信的。加油,Irene。

Onward,
Irene @ 前往旧金山的飞机上


(来看四月专题,回顾那条 20,30,40 走过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