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只要遮住那一点的裸露便能获得上百赞,一旦露出“那一点”就必须被下架,这样的道德尺度基于什么标准呢?

为甚么在网路上,男性可以上传自己裸露乳头的照片,女性不行?

如果不是见证着性解放の学姊脸书专页的消失,我不会相信脸书作为全球这样大的媒体,可以这样公然地歧视。

我相信,大家一开始的诉求很简单,就是任何人、任何身份、任何性别、性倾向、种族,他们在公共空间受到的待遇,不该有任何差别。可是你有没发现,不论在电视、脸书、男士内衣、泳裤广告,大众对男性裸露的乳头,是多么的习以为常?但今天,当一个女性想要上传一张自己的乳头照片时,她要面对的是多么大的审判?(推荐阅读:为何我不能露两点?写在#FreeTheNipple 被脸书“赐死”之后


(图片来源:性解放の学姊 2.0

到了今天,这个世界仍然那么公然地、粗暴地以性别划分谁能/该做甚么,谁不能。除非,今天你公然地承认“是,女性就是不如男性。”,不然,我们谁都无法躲避这个问题:男性的乳头也是色情的话,为何他取得了正当性,而女性的没有。为何只有女性的乳头是色情,或,为何只有女性的乳头提供的色情是禁忌。

在规范里,性别的阶级和权力从来都很明显。更麻烦的是,女性在身体上的规范,从来都是暧昧的、不明确的。

女性从小到大都被教育要穿着上衣,甚至在上衣里面用上一个钢圈包围的胸罩,重重保护和遮盖我们的胸部,要呈现优美的曲线,但却不能直接赤裸。没有想像,色情是不存在的,而我们如何想像,就足以体现在性/别角色中的权力关系。

我们对女性想像的色情,却一直矛盾。她们可以露但不能太露。从小时候规定要穿着的校裙(在裙摆下裸露却被遮盖的双腿)、到长大后的蕾丝衣服、内衣,女性的身体一直被期待以若隐若现的姿态呈现。(延伸阅读:第一堂:第一件内衣哪里来?

而若隐若现该隐多少、现多少,就成为了一个随时可以改变的准则。倒不是说划一的准则应当存在,而是当规范模棱两可,它难以被讨论,而谁定义规范,而决定女性能展露多少的人,却从来不是她们自己。女性在网路上可以露乳沟、可以露腿、背。但乳头不行。是脸书与大众的反应告诉了我们,唯独女性的乳头不行。而女性的身体在种种模棱两可的规范中,一次又一次的被规定,重覆又重覆的成为待判者,被判定道德或道德、好与不好、该下架或不该下架。(推荐阅读:放开那女孩!解放球场上的女性身体

当她们无法左右自己,这就是器官歧视,这就是性别歧视。女性的身体在大众的凝视底下,无从选择。你只能呈现他们需要的模样,一种模样。这就是暴力。因为还有很多人,她们为着不愿意呈现那个模样,就成为了被打击的对象。还有很多人,为了成为被期待/被规定的模样,牺牲了他/她们真实的自己。

有人很恐惧,开放了女性乳头,所以以后大家都可以随意上传自己的阳具和阴部吗?

首先,可以露不代表每个人都一定很爱露,不是每个人都渴望被完形毕露的展示在别人眼球的。脸书也允许你告白,你告了吗。

然后,就算,开放后才发现大家都爱裸露性器官,我也觉得如果有朝一天,大众不再以彼此的色情、性的欲望为恐惧,能坦诚地面对身体的欲望(也让更多人能坦然地承认自己不具性欲望),每个人都拥有露与不露、幻想与不幻想、被幻想或不被幻想的权利,这个社会,我还满期待的。色情真没有甚么不好的,最不好就是那些污名化色情的人,不愿意诚实,还强逼别人虚伪。(延伸阅读:裸露的女体等于色情?英国女子赛艇队裸露慈善年历遭禁

#‎FreeTheNipp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