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女人不能赤裸上身露乳头?缘起冰岛少女抗议 FB 审议机制,对于女人的身体我们能不能有更开放自由的定义?

冰岛一名17岁少女 Adda Smaradottir 为了对抗 Facebook 的审议机制,所以上传了一张上空照,结果遭到网友的冷嘲热讽与霸凌,照片被强迫下架,引来其他年轻人,不分性别都一起声援她。他们开始上传自己的上空照,并标签 #FreeTheNipple 来表达支持性别平等的意愿。冰岛的女性议员也响应这个活动,上传了一张左胸的上空照,进而引来全世界的关注。


冰岛议员上传一张左胸部的上空照 图片来源

在台湾,“性解放の学姊”粉丝页一直以来为性别平权发声,在4/1愚人节下午,也发起了这项声援“解放上空”的活动。号称“亚洲国家女性地位较高”的台湾,大概是亚洲第一个声援这项活动的国家。这个声援活动,只维持了短短半天就被脸书的审查机制强制下架,并且将粉丝页关站。不过,这其中仍然发生有许多值得我们讨论的面向。(同场加映:写在三八妇女节之后,我们想要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像男孩一样裸露上半身

针对“解放上空”的讨论,很多人的出发点可能都会是:“为什么男生运动的时候就可以裸上半身,但是女生就算热得要死,还是得穿好衣服,甚至还要担心害怕激凸?”、“为什么男生上传裸上身的照片不会被检举成色情,但是女生上传露奶照就是色情、就是荡妇、就是骗赞?”。活动一开始的确有很多女生上传照片后,附带的文字都是这种“为什么男性可以,女性不可以”的逻辑。这个逻辑已经是女性主义讨论到烂,长期抵抗的霸权逻辑。因为不同生理性别而有不同待遇就是性别不平等,我们就要努力去对抗。


什么时候女性才能不用打马赛克?
图片来源:Jared Polin,CC)

然而,不管是脸书还是 Instagram,其所建立的审查机制,都正在助长这种男与女之间的不平等。

很多人说台湾的女性地位较其他亚洲国家来得高,听起来很讽刺,台湾女性(自己要不要露奶是另一回事)连跟男性拥有一样“可以露奶”的权利(力),这种非常低标的性别平权都还没能争取到。(推荐阅读:好莱坞女星裸照外流的反思:“妳穿太少,才会被强暴”的年代并未远离

不过“解放上空”的活动本来的诉求是希望女性可以“像男生一样裸露上半身”,但后来网友不分性别,纷纷上传照片与文字,当我们试着去分析这些贴文,这项活动拓展出很不一样的云端虚拟身体解放运动。

上空做为对人类身体的解放

在裸上半身的这项议题中,一般人都以为“男与女”的差别是最大的,可是我们可以从这次参与活动的照片与文字内容看来,性别间的差异不见得是人们支持这项活动的主要原因。随着“上传上空照”行动,所有“身体差异”的群体,都搭着性别平权的船,驶向多元社会的未来。

(一)我要“像女生一样裸露”

生理女性与生理男性由于生理条件的差异,对于裸露自然有不一样的感受。很多女性开始意识到她们不只是要像男孩一样拥有裸上半身的权利,还要裸得像女孩那样。

其中对生理女性来说“内衣”大概就是最有别于男性的束缚。其中一名参与者表示:“我很讨厌内衣。我对这东西过敏不只是在身体还有心理,我觉得就是内衣束缚了女人成为人。刚上大学的时候,我就常常不穿内衣晃来晃去甚至去就这样去上体育课。对那时候的前男友常有意无意的暗示我这件事情让他感觉很不爽, 身边的朋友也对我常常不穿内衣颇有微词,好像觉得我败坏风俗吧!”

另外一位参与者也说:“穿上内衣就是为了维持乳房形状,顺便做为搭配的一部分。但另一方面它就是某种禁锢着胸口的软性牢笼,且在夏天会感到闷热。所以回到房间,第一件事情就是脱下紧缚的胸罩。希望某天所有人都可以自在选择要如何对待自己的身体,不论是裸露或包装,选择自己最舒适的样子。”

穿不穿内衣,自然应该以女性本人的舒适感为出发点,而不该以会不会激凸、男朋友高不高兴等道德因素做为女性应不应该穿内衣的标准。因此,就有参与者便说:“身体是自己的,情欲是自己的”,任何人都应该有“选择”(不同程度的)裸露或遮掩的权利(力)。(欢迎到脸红红,拥抱自己的情欲横流)


脱去内衣的束缚,带来胸部的解放图片来源:Gabriel White,CC)

如此一来,我们可以看到,从“像男孩一样裸露”到“像女生一样裸露”,最后走到自由主义的态度:“像人一样裸露”,那是一种选择,既然是选择,就有风险,那样的风险,我们自己承担,而不是由脸书或Instagram利用“道德劝说”的方式预先替我们决定。

(二)  男孩竟然无法“像男孩一样裸露”

“像男孩一样裸露”的命题其实对部分男性也是一种压迫。当我们把性别运动简化成“男与女”的对抗就会看不见男性与男性之间的个体差异。

例如:“我是男生,但我从以前就很讨厌游泳课时,男生就必须要裸上身这件事情。我支持自己的身体自己决定怎么做⋯⋯”一位身材较为瘦小的男孩,上传照片时,附带这句话。另一位身材较为肥胖的男孩则说:“上传这张照片非常忐忑,我连将自己的上半身袒露在相机镜头前都会微微发抖⋯(中略)⋯我很喜欢游泳的,但随着体重增加,胸部没有胸肌只有脂肪被说‘D罩杯’,我就再也没买过任何游泳用具,没有下过任何游泳池⋯⋯这个社会的审美观对胖子的压迫几乎不分男女,而且随着‘关心你的健康’这一句话,让这世界对胖子的厌恶,显得合情合理,甚至显得温馨。”,接着他补充说:“但令人作呕。FreeTheNipple,我希望这个活动不只是反抗脸书合理化歧视女性身体自主,也是开启所有人开始爱自己、尊重别人身体,让人活得没压迫、有尊严的第一枚钥匙。有一天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能骄傲地在这个世界上‘袒胸露乳’,彼此用欣赏的眼光接纳不同的人的身体特质。”(推荐阅读:“胖女孩也很美”为何成为矫情?


肥胖的男性有时其实也不见得勇于裸露
图片来源:Eric Wienke,CC

裸露对很多男生根本不那么自在,裸露对很多男生根本是压力的来源,他们在男性为主的霸权底下,有一种“你是男生,应该可以很大方裸露,但是却不敢裸露”的压抑。

在台湾拥有女性意识的女性,大多已经能够看到女性内部间的差异,但是不同男性的主体经验,在很多时候都被当成男性霸权的一部分。导致那些存活在男性霸权内弱势男性,他们的差异一律被当成相同的既得利益者看待。

(三)  裸露身体告诉自己“我是谁”

随着活动进行地越来越热烈,各种五花八门的投稿的都出现。我浏览着粉丝页动态墙上的稿件,发现一篇让我感动不已的稿件。他是一个男生,穿着自己原住民族的传统服饰,拍了一张上空照,他说:“当我穿着传统服饰在舞台上卖力的跳着舞时,我以为文化传承是件值得骄傲的事,是件值得被认同的事。然而在台下观众们的眼神里,我却感受不到应有的尊重⋯⋯我想我们都应该学习尊重彼此的身体⋯⋯因为我们的裸露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因为我们的裸露是一种骄傲。”

裸露身体不只是性别议题,对他来说更大的意义是,裸露是他的族群文化,是他族群的骄傲,裸露告诉他不要忘记自己是谁。

同时,我也看到了另一则附带“身体独立、台湾独立”文字的男体裸照稿件。他把对自己身体的自主性,提升到其所认同的国家自主性。自己的身体自己顾,自己的国家自己建。

这两则贴文都说明了,维护身体自主将带来强大的认同政治,当人们意识到“自主性”便有可能发展出各种强大的政治(抵抗)动能。这股动能将是锐不可当的改变力量,但是保守的力量都会想要以“秩序”为名,打压它、消灭它。打压它、消灭它并不会让它不存在,反之,它将更加茁壮。

脸书应该面对人们身体的自主性

这项计画生存不到一天便胎死腹中。首先,脸书先是主动审查该活动的第一则女性上空的稿件,而后连续的匿名检举,让其他女性上空的稿件全部强制下架,最后只剩下男性投稿的上空照。甚至,更夸张的是,有一名“男跨女”的跨性别者,身着“义乳”拍摄上空照上传,希望大家看见跨性别者,但脸书仍然将该则稿件以色情的名义强制下架。连“假奶”脸书都没办法忍受。


脸书主动审查贴文,将之强制下架
(图片来源:性解放の学姊 粉丝页管理员提供)

脸书官方的说明为:“我们制订这些条款以确保 Facebook能维持一个友善且人人相互尊重的使用环境。”这非常讽刺,脸书到底对谁“友善”?说人人相互尊重,可是却非常保守地只允许男性裸露,把女性的裸露视为色情,视为应该被消灭的对象。这公平吗?这友善吗?当“解放上空”活动已经带出那么多不同的身体实践与经验,脸书就应该面对人们身体的自主性,重新制定审查机制与检举标准,而不该再一竿子以“色情”打击与消音之。否则,它将很快地被人们唾弃。(推荐阅读:裸露的女体等于色情?英国女子赛艇队裸露慈善年历遭禁


脸书对封锁粉丝页的说明
(图片来源:性解放の学姊 粉丝页管理员提供)

我们希望从脸书开始,卸除这种性别不平等。如果你认同我们的想法,希望你加入以下连署。你的连署,将成为我们向脸书谈判的条件。

连署网址:响应 Free The Nipples 解放上空活动,台湾脸书需解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