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段二十到三十岁的日子,是没人经历过的十年,会迷惘,是很正常的。学习和迷惘共处,才能让我们不断往前走。

你的二十岁,迷惘吗?临床心理学家 Meg Jay 用“时光停止”来形容现在的二十世代。而我觉得这样的说法的确很有其道理。

不过差了一个世代,整个文化就出现剧变。方便简易的节育计画唾手可得,于是女人一波波涌进职场。到了新的千禧年前,三十岁以前结婚的人大约只有一半,有小孩的人比例也相对降低,二十几岁顿时成了新兴的自由世代。

我们开始听到两种声音:有人认为上大学太花钱了,没那个必要,也有人觉得念研究所变得更加重要;不论是前者或后者,都代表了一段“时光停止”的世代。过去数百年来,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向来都是从儿子女儿的角色直接变成丈夫与妻子。可是,不过短短几十年,就衍生出一个新的发展阶段。现在的二十几岁年轻人,每天醒来发现自己卡在某个时间点。

眨眨眼睛,掐指一算,我们的爸爸妈妈在这个年纪早已踏入礼堂,或者,甚至已经生下我们了。因此,我们的二十世代,绝对是全新的,没人经历过的。在二十到三十这段时间,就是时光停止期。(延伸阅读:写给三十岁:完整人生不该只是一张结婚证书


(图片来源

我的二十岁很迷惘,跟身边许多二十来岁的朋友一样。且这样的迷惘很显而易见,从我选择的书就看得出来。《被讨厌的勇气》、《接受不完美的勇气》、《20世代,你的人生是不是卡住了》,光看书名就在心底窃窃偷笑,谁会买这样的书?真是有够迷惘。

这一代的年轻人,多在自我和社会和世界这样的三角中挣扎翻身。

我们急着寻找自己是谁,又见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放眼望去这个世代已经太新,没有人的成功之路能轻易让我们复制贴上。我们看见社会上大大小小的不公平,从有记忆以来,台湾就是非蓝即绿,而不断涌现的服贸、关厂工人、国道收费员等社会议题,更让我们发现不对劲,我们想要改变。

网路的进步让我们轻松和世界连结,我们虽然看不见未来成家立业的远景在哪里,却也生活无虞,我们渴望出走,渴望用双脚踏遍世界,每天精密计算着离开和留下的机会成本。(和你分享:台湾留学生在伦敦:三万台币与三万英镑的挣扎

于是我们迷惘。摆荡于自我和他人之间,摆荡于左与右之间,摆荡于寻根与世界之间。


(图片来源

我们也承受上一代关于成功的定义。我们人手一支苹果手机,在爸爸妈妈的年代,一颗苹果可是要在生病发烧的时候才吃得到;我们人脚一双名牌球鞋,在爸爸妈妈的年代,布鞋是哥哥姊姊穿完之后要给弟弟妹妹穿的,新买的鞋舍不得落地,两只鞋子鞋带一绑挂脖子上,就这么赤脚走路到学校。

手中紧握这样的回忆,他们总会忍不住发问:你们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买什么就买什么,生活过得那么好,到底是在迷惘什么?

嘿,听见这样的质疑,你不用怕。当成功这件事不再是医师老师律师,当成就变得没有标准答案,当人生从选择题变成申论题,当我们走在一条没人走过的道路上,有点迷惘,真的刚刚好。

我的二十岁没什么了不起的,一样困惑,一样撞墙,只是我从小反骨,有事没事喜欢问为什么,喜欢想东想西,喜欢生问题困扰自己,同时也渴望答案。我花很多时间在理解迷惘这件事,直到后来我发现,我们根本不需要消除迷惘,一方面因为迷惘无法消除,另方面又因为迷惘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不去练习和它相处。


(图片来源

想起贾伯斯曾说过的一句话:“每天早上问问自己:‘如果今天是你生命的最后一天,你现在所做的事,还会是你想做的事吗?’”二十多岁的我们,其实有很多选择,因此不用让自己活得好像别无选择。如果你也在经历时光停止的阶段,快想想关于做自己的那些事,想清楚了,就勇敢逆流而上。(同场加映:“这个时代,答案在年轻人身上”专访创意工作人刘轩

迷惘会一直存在,不会有消失的一天。而我们能做的,就是学会与迷惘共存,并且不放弃为任何迷惘找答案。

享受迷惘的过程,并且让“为迷惘找答案”这件事,成为我们不断向前的动力。不必因为不被理解就气得跳脚,当我们抛下被认同的需要,事情往往变得简单清楚地不得了,坚定心念,准备在时光停止期启航,把未来放回自己手上。亲爱的二十世代,就让这无法消除的迷惘,成为我们身上的烙印,然后带着它勇往直前吧。举杯敬二十岁的迷惘。


(来看四月专题,回顾那条 20,30,40 走过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