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溯除毛的历史,幽默风趣的笔法,让你用愉快的心情爬梳两万五千年的除毛大战!美的历史,如此疼痛啊...

妳是否曾在热蜡除毛时,棉纸撕下来的那一瞬间痛的撕心裂肺?
妳是否曾站在琳琅满目的除毛商品前,惶惶不知所措烦的要死不活?
妳是否曾在上班快迟到急的半死时,早餐可以不吃、腿毛不能不刮?

妳是否曾经想过,如果……

如果满身毛发密布的女性形象就是“美”的终极定义,那该有多好……

上网搜寻一下女性除毛的历史,发现有趣的文章还真不少。

有人从资本主义的角度出发,控诉“女人必须刮腋毛/阴毛”是美国吉列公司为了推销刮毛刀想出的行销手段,一切都是邪恶资本主义的阴谋阿!!

〈[生活]刮腋毛–一切都是邪恶资本主义的阴谋(转录)〉

有人从性别解放的角度出发,诉说在从前腋毛其实是很性感的:

〈女人的腋下不自由〉

当然,也有一些赞成主流审美观点的文章。尝试把除毛的历史往前拉到西元前3000年:

〈古埃及人是先驱!女人除毛历史总盘点〉

那么到底哪篇文章才是正确的?女性除毛的历史到底是西元前3000年,还是1915年??

到底是谁,害得天下女人受这般折磨,为了自己的毛囊伤透脑筋?
到底是谁,害得女人们必须要做出某种改变,好让她们“像女人”?

今天就让我们来抓出凶手。让我们稍稍的将时间往前推移,不会太远的,只要能追朔到女性开始除毛的源头就好了。

亘古绵长的除毛战争

请大家和我念一遍,除毛的历史开始于,两·万·五·千·年·前!

是的,就是那个精美的旧石器时代。根据神奇海狮那时的国订版国中历史课本表示,旧石器时代的特征为1. 可以直立行走 2. 已知用火 3. 渔猎与采食 4. 洞穴居。

整个世界还快快乐乐的活在神话时代中,日本的八歧大蛇大概还只是条小泥鳅、中原大地被长得奇奇怪怪的三皇五帝统治、希腊的宙斯天天播种、基督教的耶和华还在捏泥人做美劳……

由此,我们要先建立一个大前提:除毛至少在初衷上和资本主义、女权主义一点毛关系都没有。那时候“钱”的概念根本还没发明,而旧石器时代男性负责狩猎、女性负责采集,采集的食物来源占每日餐桌比例的百分之68。真要说起来的话,那个时代女性地位可能比男性还高一点。(推荐阅读:700 年后,好莱坞才会男女平等


钻木取火图

根据考古资料显示,那个时候的除毛用具很简单,就是石头与贝壳。(其实我有点好奇这项考古证据到底具体来说是什么,沾着毛的石头?)不难想像他们的除毛办法就是找块锋利的贝壳、沾点水,开始在腋下或胯下

刮、刮、刮……
刮、刮、刮……
拔、拔、拔……


神奇海狮表示:…….

古文明的除毛法:埃及

幸好,这种近似凌迟的除毛法并没有持续很久,大概两万两千年而已(大误)。

西元前3000年左右开始的埃及文明孕育出自身的独特美学,并建立起身体的理想形象:在他们的审美观中,法老及其家族(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是完美体型的代言人,全身不得有任何一处毛发。男男女女剃完一颗光滑亮丽的大光头之后,便戴上动物毛发制作的假发。(推荐阅读:3000 年来的美女标准只证明一件事

(编辑部:不过古埃及练习曲表示,其实也是有找到有头发的木乃伊的,所以不是人人都剃大光头。)


《神鬼传奇》的安苏纳姆,她其实是个光头

平心而论,这种全身光滑的审美观,本身的确是起源自一种卫生而非美感的概念。上古时代人们不容易保持整洁,尤其是清洗的热水更是难得,他们会将自己身上的毛发,尤其是腋下及阴部的毛发去除,正是为了避免细菌孳生的原因。


安苏纳姆的原型 Ankhesenamun,图坦卡门王的妻子

幸好比起古早的除毛法,埃及的脱毛技术显得人道许多。现代除毛万变不离其宗,选择的方式除了雷射永久除毛以外,剩下基本上都是埃及时代定型的:青铜制的刀片让人们很容易刮除多余的毛发,此外也发明了热蜡沾黏的除毛技术。

这款名为 Halawa、天然唉尚好的除毛膏至今在德国还有人制造贩售,主要成分是用糖膏、蜜蜡、柠檬汁、玫瑰水或橄榄油等配方调制而成。用法和现今基本上是相同的:


埃及除毛膏 Halawa

涂抹于皮肤上,再用织物黏贴其上,最后撕下。

它还可以有另外一个用处:涂抹于面包上,然后食用…(这是真的!真的可以吃!)。

最后、最后的用处则是:涂抹于皮肤上,然后食用!嗯……(编辑部表示:WTF)

我们来到希腊罗马时代……

希罗时代的除毛法


希腊神话:美惠三女神

希腊罗马留下极为大量的艺品雕塑,印证了那个时代崇尚的匀称之美。希腊神话的女神雕像无一例外皆以光洁的身体呈现,若说埃及是因为天气炎热,除毛是基于卫生而非美学因素的话还算情有可原;但在希腊罗马时代(尤其是到处是浴场的罗马),除毛的已经超过本身的实际作用,而单独成为一种肉体美学的体现。

资料显示,希腊时代的上层男性对女性身上的毛发(尤其是阴毛)具有强烈的厌恶(虽然希腊时代的男性雕塑表明男性不用除毛),不过也正因为如此,除毛的方式开始出现了刮与拔之外的另一种方法!

那就是:烧。(痛死了!)

当然不是真烧,而是一种混合了砷、硫化物、雌黄和熟石灰的膏状物。这种来自美索不达米亚地区名叫Rhusma Turcorum的玩意具有强烈的腐蚀性,可深入毛囊烧掉发根,并可以让未来一段时间内不再长出毛发。


雌黄,具有剧毒,古代中国拿来当修正液使用,故有“信口雌黄”一说

虽然现在光听成分就让人头皮发麻,但是在古希腊可是大受上流女性的欢迎呢!毕竟它是一种快速、无痛又一劳永逸(?)的方法,甚至从波斯向东流传到了印度。不过,副作用就不保证了……


罗马浴场

时间来到了罗马时代。比较起希腊女性那种大隐隐于市的生活方式,罗马时代的女权意识高涨,女性拥有比希腊时代更多的自由与权利。(同场加映:女权意识的第一堂课:尊重自己的自由意志

为了回馈(?)广大的女性消费者们,罗马在各大浴场里面设立了全世界第一个专门护肤中心,以前的希腊女性最多就只能躲在家里自己除毛,现在的罗马女性可是可以自由自在的在公共场合展现自身胴体(当然啦,仅限浴场里)。

不过因为公共场合裸露的关系,罗马的女人们可没有因为女权提高而享受到任凭毛发自由生长的权利。相反她们反而是无所不用其极的去除腋下、腿部及阴部的毛发。护肤中心的除毛方式除了镊子、剃刀之外,还有一种表面粗糙的手套和……砂纸,来磨擦皮肤。(推荐阅读:深夜澡堂里的秘密

……我不相信,这会死人吧?

后来才发现,现代的这种砂纸发明于19世纪。罗马时代的女性们所使用的,应该只是沾了细砂的棉纸之类的,用以轻轻按摩皮肤使之光滑,达到现代类似颗粒按摩的效果(英文文献就只写个 Sandpaper,真的会吓死人)。当然,从希腊流传下来的神奇药膏,也依旧广受罗马仕女的欢迎。

以毒攻毒的中世纪除毛


12世纪的妇女除毛浮雕

西元476年西罗马帝国灭亡,欧洲就正式进入了长达千年的中古世纪。有趣的是比起爱洗澡的罗马人,中世纪有着“千年不洗澡”的美称(大误),一生坚持不洗澡的人被认为是最接近上帝的人(从某个角度来说,其实也没错),还能得到教廷的祝福。在这样的思维主导下当时的欧洲人一生最多就只有在受洗和婚礼洗个两次澡,疥疮、头癣、溃烂、疾病在中世纪屡见不鲜,所以“除毛”再次变成是一项必要的工程。

大家会想说:洗澡不可以,除毛就可以吗?

事实上不但是可以的,从某方面来说甚至是必要的。中古世纪的魔鬼形象取材自希腊神话半人半羊的潘、拿着海神波赛顿的三叉戟。中世纪的吟游诗人和艺术家们绘声绘影的描述长着角、全身是毛还有两只羊腿的路西法,久而久之竟然就变成中世纪公认的“魔鬼”。


左边为希腊神话的潘

拥有过长体毛的女性在15世纪是有生命危险的,在那个女巫猎杀的时代里,这些都会被当成与魔鬼交易的证据(基于某些原因当时的人相信,阴毛可以召唤魔鬼),甚至有可能会被拖到公共场合施以剃毛仪式。

不过撇开这些议题不谈,中古世纪的除毛法可是真正的五花八门阿!由于商业不发达的原因,教导人们如何自家中取材制成除毛膏的文本替后世留下的大量资料。不过,当然是那个时代的家中,现在家中再出现这东西,我想我会崩溃……

先来一个清淡口味的:根据 Bamberger 一份流传下来的文献显示,由风信子、天仙子、鸢尾花等植物萃取液以固定比例混合,调上树脂涂抹于皮肤,将可抑制毛发生长并让皮肤光滑。

听起来还不错,对吧?

我们来看看另外一份文件:毒人蔘、煮到浓稠的浆果、天仙子……

加上狗血和雁胆,混合!


中世纪的除毛药谱

其实还可以承受啦,是吧?

当然妳还有其他的选择:水银与醋混合,加进被烧成灰的燕子骨头,一种海狸身上的分泌物。

或是:蝙蝠血、蟾蜍、狗奶混合煮至膏状,似乎也是一种不错的除毛剂!

还有:煮烂的血蛭!!混合醋,在蒸气浴毛孔张到最大时,涂满全身!!!

最后:天仙子的球根和风铃草,搭配猫屎!羊虱!蝙蝠脑!烧溶的黄金!


“人家只是想做个除毛膏.....” 除毛膏制作想像图(这真的只是想像啦)

当然啦,妳也可以选择用剃刀……

到底是谁想出这一堆鬼东西来折磨女人的?不能洗澡就算了还要我把这些东西涂在身上?然后还不能洗掉?

这些东西背后的原因其实还是感人的:事实上,这些文献是一位伟大的女性写的。她的名字叫萨勒诺的特洛塔(Trota of Salerno),中古世纪第一位女医生,也是中世纪少数利用真正的医学来治疗妇女疾病的人,包括制作经痛及分娩的止痛药、皮肤病、化妆品。

她在着作中解释了她的动机:

“基于女性天生就较为脆弱的体质,她们的一生中承受远比男人更多的痛苦。女性们不敢—因为羞愧或缺乏知识等原因,询问男性医师关于妇科方面的知识。她们的痛苦牵动了我的心,出于对她们健康的关心,我必须毫不含糊的解释这些疾病。”(推荐给你:男女有别,真的天经地义?

在那样敌视女性、美被视为一种亵渎的中古世纪。特洛塔不但写出了妇科疾病的丰富知识,也研发出多种保养品及化妆品。


萨勒诺的特洛塔

当然从我们这个时代来说,这些配方未免显得过于诡异。但女性爱美之心不减,数以万计的女性在家中、在暗处也要调制自己的化妆品,她们毫无疑问掀起了一场宁静革命,也为这长达千年的黑暗时代中增添一抹优雅的胭脂气息。


(点图看专题:你的美,自己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