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样的空间,今天的光线和昨日有何不同? 光线如何影响我们的感官经验?想过无形的“光”也可作为一种装置?

提起美,我们多半会联想到各式各样不同的形体,如花朵、艺术品等,鲜少注意“光”。其实没有光,就没有视觉经验,而每个人的视觉体验很有可能大不相同,前一阵子席卷全球,各国网友为之争论不休的洋装颜色,就是我们脑子中光线白平衡的自动校正,导致有些人看见蓝黑色洋装,有些人看见白金色洋装。

但,我们在生活中很少慢下脚步,体验光线带来的感受。一样的空间,今天的光线和昨日有何不同? 光线如何影响我们的感官经验?可曾想过无形的“光”也可作为一种装置? (推荐阅读:灯光设计师教你:用自然光玩出居家设计

美国艺术家詹姆士・特瑞尔(James Turrell)以光为主体,不靠影像、不靠物件媒材,利用光创造一系列令人惊叹的作品,巧妙融合光、空间与观者的认知,使每个观赏者有独一无二的体验。光线虽然触不到摸不着,但 Turrell 所创作的作品,却不仅仅是个被动物件,而更像是一个活生生的对象、一场开放的体验。 

James Turrell 1943年出生于美国加州,他总是蓄着银白大胡子加上一身黑衣,艺评家戏称他为“丧礼上的圣诞老人”,Turrell 很少谈论自己,但是对于各式各样的点子,总是兴致盎然,旺盛的创作力可见一斑。现年72岁的 Turrell 仍非常活跃,被喻为是当今世上最具影响力及重要性的艺术家之一。James Turrell 目前在澳洲国立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 of Australia)展出个展 James Turrell: A Retrospective,展期到2015年6月8日。


摄影:Florian Holzherr
图片来源

Turrell 大学修习心理学和数学,而后修习艺术。“光、视觉、认知”这三件事情构成他作品的核心。他受贵格教派薰陶颇深,贵格教派传统中,一个安静省思的聚会场所是十分重要的,而 Turrell 的许多作品便是受其影响,如《Meeting Place》可见其脉络。

“我的作品不在于我看见了什么,而是关于你的观看。”
“My work is more about your seeing than it is about my seeing, although it is a product of my seeing.”— James Turrell

作为观者,你看见了什么?你以为你看见了什么? 从美术馆的展间到罗登火山口(Roden Crater)的庞大计画,Turrell 持续追问“光”的特性以及光线对于人类感官经验的影响。与其说 James Turrell 创作光的装置,不如说他邀请观者重新体验“看见”这件事情。

1967年,时年34岁的 Turrell 崭露头角受到艺坛注意,他独特解读“光”与“认知”的方式,很快受到瞩目。过去四十年来,他曾于纽约古根汉美术馆(Solomon R.Guggenheim Museum)、惠特尼美术馆(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 in New York)以及加州当代美术馆(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Los Angeles)展出,阿根廷 Bodega Colomé 更有专为 James Turrell 所设的美术馆 James Turrell Museum,他的作品多元,包括小型投影以及大型装置等,作品被世界各地美术馆所收藏。

彷佛摸得到的光线《Virga》


Virga, 1974/摄影:Florian Holzherr
图片来源

1992年赠与纽约古根汉美术馆(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现长期出借给义大利 Fondo per l'Ambiente Italiano。利用光的特性,Turrell 交织自然光与人工光源,创造出一层“光之纱”,随着时间推移,来自外面的自然光线会慢慢改变,光纱的面貌也会慢慢地改变,彷佛一伸手就可以把整层纱摘下来。

投影方块《Projection Piece》 系列

看起来有如一块立体方块浮在空中,彷佛一伸手就可以触摸,走近一看才发现扑了个空,这是 James Turrell《Projection Piece》系列作品。(和你分享:英国女婿,剪纸eye台湾

Turrell 在房间的另一端精准的投射一道光源,于另一头的角落创造干净的光之方块,由于光线极容易“逃逸”,也很容易受到其他光源干扰,要创造如此精准的光源,必须经过精密运算以及测量,令人佩服他对于光的绝佳掌控度。


Afrum(White), 1966/Projection Piece系列,摄影:David Heald
1992年赠与纽约古根汉美术馆(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
图片来源

另一个系列《Corner Shallow Space》中,Turrell反其道而行,把一个墙角向内挖出一个几何凹槽,光线充满整个凹槽,远远看来就像一个嵌在墙上的彩色发光方块,有如神话中场景。


Raethro II Blue, 1971/Corner Shallow Space系列
摄影:Florian Holzherr
现藏于洛杉矶郡立美术馆(The Los Angeles County Museum of Art)
图片来源

光作为一幅画作《Skyspace》系列

人们活在天空之下,却很少停下来静静观察天空。《Skyspace》系列是在几个特别选定的地点建造一个小房间,并在天花板上头打开一个洞,因地点特别挑选过,观者仰头即可细细品察天空的变化,感受自然光线的脉动,重新体验“看”与“看见”这件事情,影片连结中是 Skyspace 系列作品中的《Second Meeting》,创作于1989年,作品位于美国加州的 Einstein Residence, Brentwood。

“我感兴趣的,是一个没有地平线的无限空间。”
“ I am interested in this new landscape without horizon”—James Turrell 

无垠的空间《Sight Unseen》

除了“光”,“空间”也是 Turrell 的强项。在作品《Sight Unseen》中,Turrell 利用光线消融感官上的边界,触目所见皆是一片均匀蓝色,令人不敢相信自己其实仍然置身美术馆中,许多观赏者不约而同的表示感受到某种平静与神秘的抚慰,不自觉流连其间。


Sight Unseen, 2013/摄影:Florian Holzherr
目前于澳洲国立美术馆展出

“整个美术馆都是我的作品展”-《Aten Reign》于古根汉美术馆(2013)

Turrell 最为台湾观众所熟知的作品,可能是2013年在古根汉美术馆的《Aten Reign》,Aten 为古埃及神只中“太阳神”之意。配合建筑师 Frank Lloyd Wright 的独特有机建筑设计,James Turrell 将整个回廊空间改造成为色彩斑斓的魔幻空间,若说“整个美术馆都是 Turrell 的作品展”实不为过,从月光白、日落橙、洋红色、紫丁香色到丝绒般红色,Turrell 带领观者走上一场光的探险,展示卓越的光的操控力与艺术眼光。


图片来源
点此观赏影片听听策展人与 James Turrell 谈谈创作与此次展出。

最近的 James Turrell 在哪里?

想一睹 James Turrell 的作品,毋须大老远跑到美国或阿根廷。位于日本的地中美术馆(Chichu Art Museum)收藏了三件 Turrell 的作品《Afrum, Pale Blue》、《Open Field》以及《Open Sky》。美术馆由知名建筑师安藤忠雄(Tadao Ando)设计,整个建筑位于地面层之下,以免影响到直岛(Naoshima)的美丽景色。(一起来看:有村上春树的气息!日本濑户内海的跳岛旅行


Afrum, Pale Blue , 1968  
图片来源

Open Field, 2000/摄影: Mitsuo Matsuoka
图片来源

Open Sky, 2004
图片来源

永不停止的追寻-光是什么?我们如何体验光?

Turrell 的艺术创作野心远不仅仅于此,自1974年,他在美国亚历桑纳州的死火山“罗登火山”(Roden Crater)下挖掘地道以及建造各式各样的房间,构筑各式光的体验,并花了多年的时间,一点一滴改变原来火山口的形状,打造“天拱”(celestial vaulting) 改变天空的轮廓,曾受邀参观罗登火山口的艺术家 Chuck Close 表示从躺在火山口往上仰望天空,是一个“全然震撼的体验”。


Turrell在罗登火山口前/摄影:Florian Holzherr
图片来源

30多年来,罗登火山始终没有对外开放,Turrell 究竟对罗登火山有什么的惊人计画,始终是个谜。多年来罗登火山已经被视为当代规模最大、最重要的艺术品之一。目前罗登火山计画每年定期举行募款参访,赞助约 $6,500美元,可成为全世界20位走入罗灯火山的赞助者之一。

感受“看见”,拥抱属于自己的美感经验

从电脑动画到 CGI,科技使各式特效(effect)的运用越来越广泛。然而,在各式特效大行其道之时,真正的艺术家致力于创造真实的体验(experience),特效随处可得,有时甚至廉价恶俗,真实的体验却是无比珍贵。不论你在 James Turrell 的作品中看到什么,你看到、感受到的,和其他人绝对不会完全相同,美的定义因人而异,但这段感受“看见”的过程,本身即为一种独特的美感经验。 

更多关于 James Turrell 的介绍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