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愿意回台湾拿三万台币还是在伦敦拿三万英镑年薪?面对自己的不甘心,我们都是没有退路的台湾人。

最近又打开了我逃避很久的 CV 和 Cover Letter。

来到英国其中一个最不习惯的事情就是他们找工作的时间,非常、非常的早,大约在9月中旬就开始,也就是你飞机降落没多久,行李刚放到住所,就准备要开始找工作了。大概这种感觉就像打麻将的时候你还在手忙脚乱整理牌时,对手都已经摸一轮了。

伦敦的生活非常的紧凑,9月开始修履历,10月开始参加 Career Fair,11月准备丢工作,顺利的话12月面试,或是12月时收到如雪花一般纷飞而来的拒绝信。而我大致上都拿到后者。这里的确是一个相当竞争的地方,小鲁蛇如我只好被各种人生胜利组电爆,去年工作申请,唉,都想在我腿上写个惨字。

于是我一路逃避到圣诞假期,到过年,到新学期,到农历年过完之后,才又打开我尘封已久的档案,英国的生活真的很忙碌,无时无刻你都有做不完的事情,念不完的 paper,写不完的 essay。然后日子就在这样你忽然惊觉从书桌前抬头的时候,过了一大半。(推荐给你:留学长路:培养直视灵魂的能力

然后有位在台湾的好朋友忽然敲我,我们就聊了起来,聊到彼此的近况,我这位朋友在一间新创公司上班,生活多彩多姿也用工作之余帮外籍移工做了很多有意义的事情。

然后我们又不免地谈到薪水。

我才忽然发现我为什么要如此汲汲营营在伦敦找工作的原因。我在这里一直有种莫名的压力,无以名状。后来才发现压力的来源很大一部份来自于我的经济状况。

来念书之后,只要一想到以后要还学费的压力就很大,我觉得我不能够再回去领30000台币的薪水,我会无法还我的学费,我甚至也只能养得起自己而已。

在这边念书,你和一堆绝顶聪明的人一起上课,一起生活,一起找工作,这里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看着他们,你会觉得自己也有无限的可能性。

而渐渐的你也看到他们找到工作,拿着不错的薪水,在这样环境,你会觉得一年领个30000英镑的薪水是正常的年薪,因为在这里,人才值得这样的薪水。身边的外国朋友的确很厉害,但是你也不觉得你比他们差。

出国之前,我大概每几天都要被恐吓一次说大陆的同学多用功多认真,人家在我们睡觉的时候在念书,在我们吃饭的时候在念书,在我们嘻笑怒骂的时候也在念书,可能你还在娘胎里面吸奶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在念书了!每一个中国人想方设法的想要抢走你的工作、你的薪水、你碗里面的饭甚至还有你手上的筷子。

每当听到这种言论伴随而来的一定是:“台湾年轻人竞争力低落”、“七年级生是草莓族”、“年轻人不懂得靠自己努力,只会抱怨”、“不要问国家为你做了什么,问你为国家做了什么”,没有例外。

我很纳闷,所以台湾是准备亡国了吗?

实际来到这里之后,身边的确有一堆大陆同学,其中有非常厉害非常认真的,但也有许多是偶尔会翘翘课、看看闲书、做做梦,会偷懒会累偶尔小奸小恶,就如你我。而不只大陆同学,印度人、美国人、欧洲人、非洲人、中东人,这些人当中,有努力用功的人,也有偷懒打混的人。

我真的不觉得台湾人有比较糟。

如果我努力死撑活撑的在这边找工作,找不到顺利抽到打工签证再继续找,花一些时间,我想还是能够在英国找到一个不是很理想的工作,这份工作可能不在我本来职涯规划上,也对我之后没有太大帮助。

但如果我回台湾的话,我估计大概领个三万吧。或着如同所有学成归国的游子们,一起去抢银行的储备干部,薪水可能会比较漂亮。但如果这样的话,我干嘛不在这边找银行啊?我当初不是就不想要在银行工作吗?

而在这边的升迁机制也比较快,一般来说,英国大学21岁就毕业了,工作大约三年你可以升到管理职,薪水大概也会从一年两万英镑升到四万英镑,顺利跳巢的话六万英镑有望。也就是说他大概24岁的时候就是经理,而我们可能大学毕业刚当完兵还在当小弟。

人生胜利组完爆台湾鲁。

我不甘心。

我真的不甘心。(推荐阅读:拿到高薪之后,我们真的会快乐吗?

同样身为国际学生,任何一个国家的人,都有退路。他们如果在伦敦找不到工作,可能还可以回到原本的国家,薪水不会差太多,扣一扣通膨和物价,搞不好还比伦敦领得多。我身旁的德国朋友、法国朋友、印度朋友、美国朋友都有退路,再怎么样,他们都能回家。(推荐阅读:我在美国,做更美的台湾梦

甚至问起大陆朋友,许多人也是坚定地跟我说他不打算在这边找,要回去工作,机会多,市场大,也比较习惯。

我不甘心,我花了这么多钱,学到了我在台湾根本想像不到的东西,拓展了视野,我却有着回去台湾就输了的感觉。我父母辛辛苦苦拉拔我长大,而我念完书,负了一屁股金钱债和人情债,回头却赚不了什么钱给他们。

是的,我不比世界上最优秀的人优秀,因为我可能还是没办法留在伦敦。但我不认为我比其他人差。差别是,他们都有选择,都有能够回去的选择。

也许绕了一圈我终究还是要回头,我可能还是要为了还学费,为了薪水选择银行的储备干部,选择一个我可能也不是这么喜欢也没有什么热情的工作,说到底这也是人生一部分,我终究还是不够厉害,不够努力。

在台湾的时候我们总听到说要走出去,真正走了出去,有了比较,才发现真的很悲哀。或许不要走出来比较好吧?那我就可以安身立命,恭恭敬敬服服贴贴地领着三万,而不是看到别人也是领三万,用不同的货币。

可是我真的不甘心,我是多么的想要回去,又是多么的不想要回去。

故事尾声,和我聊天的那位朋友一直是我很好的朋友,也是我打从心底尊敬的人,他工作之余为台湾外籍劳工作出诸多贡献,帮他们上中文课,为他们找到写着母语的书,替他们想怎样才能更好地融入台湾这片土地,他真心的希望台湾这片土地可以变得更好,而我真心地认为他的工作相当有意义,比我值得尊敬得多。(同场加映:“新移民是进口商品?”柯文哲该晓得的多元文化课题

但他的薪水,也是三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