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出现了罕见的女权运动,由男性穿上罩袍,女性穿上盔甲,抗议阿拉伯女性的不自由。一起来看看!

这周日就是“国际妇女节”,也就是我们俗称的“三八妇女节”,在这一个替女性权益发声的节日上,你会用什么方式表达支持女性?阿富汗在这几天就出现让外界相当惊讶的景象,因为当地男性换上传统女装,女性则穿上盔甲,藉此表达对女性的支持。

强制女性穿罩袍

BBC、《法国 24》综合报导,阿富汗一个支持女性权益的组织“阿富汗和平自愿者”(Afghan Peace Volunteers)在4号这天发起相当不一样的活动,他们的男性成员换上传统伊斯兰女性服饰“罩袍”(burqa),藉此表达塔利班政权在 1年前开始强制规定当地女性只能穿罩袍的限制不合理。

“伊斯兰女性享有最好权利”

但是,这场游行得到的回应正反不一,在 ODN 的访问影片中可以见到民众不满地说“我认为女性外出就是得穿上罩袍,这场游行是来自西方世界的影响,伊斯兰女性不能受骗,因为在伊斯兰信仰中的女性享有最好的权利。”(同场加映:力挺艾玛华森!巴黎时装周让人惊艳的女性主义宣言

女艺术家勇敢独自上街

同样在喀布尔市区,另一名女性勇敢地则在 2月底时选择用“行动艺术”来替当地女性发声,25岁的哈德米(Kubra KHADEMI)是一位艺术家,她在 2月26日这天穿上盔甲前往当地最热闹的街区中,藉此表达女性遭到性骚扰的抗议,并希望唤起大众注意此事。

​哈德米接受《法国 24》访问时,她表示从小就得忍受大街上男性对她的抚摸和羞辱,而这样的情况并没有因为她长大了好转,尽管她反击了却没有太大帮助,她说“现实情况远比我强大的多,所以我决定到大街上进行表演艺术,告诉男人他们的举动是错的,同时让社会知道阿富汗女性每一天都在面对怎么样的挫折。”

“我的恐惧成真”

“我在2月26日那天的傍晚六点出发,目的地是喀布尔最热闹的街区“寇特桑吉”(Kote Sangi),女人们在这里时常被骚扰;开始前,我先祈祷不会被愤怒的群众追杀,但这样的恐惧最后却成真。”(延伸阅读:为什么对女生而言街上并不安全?搭讪与性骚扰的一线之隔

“街上的男人们见到我时,一开始都是被吓到的样子,接着就跟在我旁边不断羞辱我。有些人甚至拿石头丢我,似乎没有人了解为什么我要这样做,直到一名男孩生气大叫:‘她穿了铁衣所以我们不能摸她!’,当时只有我的几位朋友以及来采访的记者试图保护我,但街上的男人们开始攻击我们,我的女性友人说她们走在人群中时遭到性骚扰了。”

女性被捏到瘀青时有所闻

“在这里,男人最常用来骚扰女性的方式就是捏,这常常在我们身上留下瘀青,而会做这样动作的男性不分阶层,不论他是没受教育的文盲、上学的学生、有钱富人或是没钱穷人,他们都会做这样的事情。”

“我认为塔利班政权以及之后长达 13年的阿富汗战争摧毁了我们的价值观与文化。现在兴起的激进主义还有暴力在人们身上留下挫折感,而这进一步让扭曲的行为出现。”

问题不在服装

“我们住在一个父权社会中,女性被当成次等公民看待,当我们抱怨性骚扰时,男人们就会说如果我们穿着适宜的面纱服饰就不会碰到这种事情。但这很明显是错的,因为就算女人穿上从头遮到脚的罩袍,还是会被性骚扰。”(和你分享:女孩,别当父权体制的模范生,让世界欺负妳

政府漠视,受害者求助无门

“政府没有要改善这种情况的意思,现在性骚扰的受害者求助无门,当地就连求救专线也没有;另外,受害者的家人们也要负责任,许多被骚扰的女性害怕有辱家族名声,往往不敢和父母说自己遭受甚么待遇。”

我这一代要斩断恶性循环

“女性必须推倒这一座沉默的高墙。我们必须谈论这个问题,藉此对政府施压,让他们有所作为。如果我今天不站出来发声,那么未来我的女儿以及我女儿的女儿也得继续面对一样的性骚扰问题。我这一代必须斩断这恶性循环。”

“26号的街头表演结束后,有些愤怒的男性找上门来,幸好当时我不在家,因为我害怕我的生命安危所以躲到我在郊区的朋友家中了。”

在阿富汗当地,性骚扰一直是个大问题,所以阿富汗总统艾哈迈德扎伊(Ashraf Ghani)在 2014年时曾要求他的团队想出对抗的办法,例如透过教育的方式来改善。

根据阿富汗发言人表示,当地每天有 40人因为性骚扰被捕,但因为阿富汗没有防治性骚扰的法规,所以嫌犯总又不了了之地被释回。

 

编注:对原文报导有兴趣的朋友,请参考
01 “Afghan men wear burqas in support of women's rights”
02 “Kabul woman wears armour to protest sexual harassment”


(点图看三月专题,美丽你自己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