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我们总是太小心,不敢跟随自己的心,但是,何不勇敢试一次呢?由直觉引领的世界,或许很精彩。

我最近发现我是个可以很官腔的人,因为每当别人问起我“为什么要 _____?”的时候,我都可以讲得头头是道,可能是我非常清楚在这个社会所给我们的游戏规则之下,讲些什么是合理的、是可以堵注别人的嘴被大部份的人认同的(换句话说,就是我知道如何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当然不是说我言不由衷或说谎,只是我做的很多决定都没有什么理由(虽然大部分的人都会自行脑补你做每件事情背后的原因。)

这样说好了,我的人生截至目前为止是由一连串的“gut feeling”接在一起的。什么是 gut feeling?Gut feeling 其实就是直觉(Intuition)。Gut 原本就有“勇气”、“内脏”、“肠胃”的含义,所以换句话说,直觉就是来自“肚子”的感觉。直觉是当你感觉有些事情不太对劲的时候,那个在你耳边响起的声音;是那个让你晓得也许你不应该走那条巷子的声音、该跟那个男人分手的声音;是那个藏在你繁乱的心、以及过度亢奋的脑子底下的声音。(同场加映:你是“规划派”还是“直觉派”?

当我们在做决定时,我们的大脑、心和直觉会争先恐后地想被听见。我们用心感觉,但心有时会冲动(impulsive),如果我们单单只听心里的声音,有时可能做出自己晚点会懊悔的决定。而大脑所提供给我们的是理性直觉,是透过经验的累积而引导出来的。比方说,我在教钢琴时看到学生弹琴手指没什么力气,我便可以以秒速得知他缺乏哪些练习:这是藉由我自己的经验判断所得出的结果。可是,我们生活中总是不断的在接收各式各样的资讯、吸收别人的经验,所以如果我们只想靠逻辑来分析思考,有时反而剪不断、理还乱。

所以到底要想,还是不要想?要感觉,还是不要感觉?尽管并用感性和理性往往是做决定的要素,但直觉的重要性经常被我们忽略,忽略它才是给我们最真实的答案的关键。有时候直觉所告诉我们的事情在当下并不完全合理,但是它会带着我们翻山越岭,到达自己从未想过的地方。这样说可能有点抽象,但是直觉存在于你身体的正中央 —— 当我们将万马奔腾的思绪按下“暂停”键,把所有的烦恼和担心收到一个盒子里放在门外,那个完全平静时所冒出来的念头、那个从肚子里油然而生的感觉,就是直觉。

直觉是那种纵使你花再多时间加以分析,却怎么样也无法压下去的那个声音,是无意识的,更无法以逻辑来加以分析,是那个可能只有对你自己才适用的声音。You don't really need a reason behind everything you do. (你不需要为你所做的每件事情找原因。)

爱因斯坦说,“The rational mind is a faithful servant and intuitive mind is a sacred gift. We have created a society that honors the servant and has forgotten the gift.”(理性的头脑是一位忠实的仆人,直觉的头脑是一个神圣的礼物。我们创建了一个尊敬仆人的社会,却忘记了礼物。)

每个人感受直觉的方式不全然相同,而跟随着直觉也不代表接下来的道路不会有挑战、担忧和恐惧。可是,就算乍看之下,跟随直觉彷佛像在开夜车一般,只看得见车头灯照亮的前面五公尺,当我们相信自己的直觉时,我们会知道只要小心驾驶,那道光最终会带领我们平安到达目的地的,因为我们的直觉永远都会站在我们这边。(和你分享:给自己一个理由,勇敢追求吧!

举个我自己的例子来说好了:我还在纽约念书的时候,我依照着常理下应该要做的决定,为自己勾勒出一张蓝图,还有所有为了要达成那个目的应该要采取的步骤。常理来说,我在毕业前已经有了工作机会,我应该要留下来发展;常理来说,我(在当时)有个非常爱我又体贴的男友,也愿意为了我们的未来打拼,所以我应该要好好把握,去结婚建立家庭;常理来说,我已经在美国待了十年了,也都习惯了,当初选研究所时也听了前辈的建议,继续留在纽约建立人脉,要放下这些年的耕耘,选择离开实在是太不合逻辑了!但是,我记得在我得到工作机会的那天下午,还有那次跟谘商师提到男友说要跟我求婚时,身体正中央所升起的那股反抗感(Resistance)。

我的大脑找了一百个理由告诉我,留在纽约是对的,要吃苦当吃补;我的心则是一团混乱,觉得自己留下来像是被关住,却又放不下一切。

“Something is off.(有些‘什么’不对劲)”第三个声音说。

于是,前一天我还汲汲营营的到处寄履历,下一秒我就忽然决定要回台湾了。当我接受(Acceptance)要回台湾、不留在美国这件事情将成为事实时,瞬间,我松了一口气(Relief),就是这个时候,我知道自己做了最好的决定。(延伸阅读:你讨厌过自己的长相吗?接受自己,心就自由

即使当时我根本无法百分之百确定回到台湾后会发生什么事,也害怕放下已经拥有的,但是有个声音告诉我,“该放手时就要放手。”后来我也发现,我之前画的那张蓝图其实是画给别人看的,是因为我太过在乎别人的想法、害怕别人的评断(judgement),而画出来说服自己的蓝图。

如今,我很庆幸当时我听从了我的直觉,因为它为我开启了无限的可能:我做了许多自己以前没想过会做的事、遇见了一些改变我人生的人们、还有许多许多。我们每个人都有直觉,只要每天花五分钟静下来,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当下,倾听它,经过一些时间的练习,我们便会越来越清楚直觉在我们身体里所产生的感觉是什么。它知道什么是对我们自己最好的,就算一切都充满着未知数、就算我们无法替它做出任何解释。

厌倦不断分析了吗?觉得无论脑子怎么转都无法找到答案吗?每件事情都是一体两面的,当我们学会运用自己的直觉,我们自己就有了答案,尽管我们被恐惧围绕也会感到安心。

“你不需要看到整个楼梯,只要踏出第一步。”—— Rumi, 波斯诗人
“You don’t have to see the whole staircase, just take the first step. “ - Rumi

九万脸书专页
九万的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