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为什么要做反覆的事吗?一份工作的价值,并不是这份工作能给你多少薪水,而是你如何让这份工作因你而完整。

自从接触欧克尔老师后,再想想身边觉得自己程度太好,不屑教钢琴初级班、或是儿童美语的老师,我真希望他们也能够亲自看到欧克尔老师备课时认真的神情,还有教初学者时的专注与投入。

“天天做一样的事,不会很单调吗?”

“单调的工作真的不好吗?”

我们如果需要拔智齿,应该不会认为随便找一个曾经只拔过一次牙的人就可以了。如果要打针注射,也不会找一个曾经只用过一次针筒的人。无论是一个牙医、或是一个护士,都是因为他们每天做重复的事情,以致于越做越好。但是为什么我们在面对自己工作的时候,却一直想避免重复做一样的事呢?(推荐阅读:

每份重要的工作,都有应该遵循的规律,从这个角度看来,每份工作当然都无聊,我相信无论是神父或是教宗,也一定对于某些每天非做不可的事情,觉得很无聊。但因为无聊而放弃工作的人,恐怕没有看清楚工作的本质,因为就算当背包客无止境地旅行,从这个城市移动到另一个城市,从一家青年旅馆换到另一家青年旅馆,顶多几个月保证就会开始觉得无聊了。

我不知道每天一起在清迈大学游泳池游泳,来自法国的奥力佛老神父,在他工作的耶稣会属于什么阶级,撇开宗教奉献的心意,以一份工作来说,神父的工作其实是很单调的,肯定比任何公务员的工作还要单调。(同场加映:

早上起来,祈祷,盥洗,准备祈祷经文,然后主持弥撒,办理告解,仪式结束后撤掉道具,重新布置教堂,之后回房看书,或者和前来求助的教友聊天。中午和厨房的阿姨一起做饭,然后祈祷,吃饭,午休时间有人午睡,有人去健身房,有人跟奥力佛神父一样去游泳。

下午各司其职,比如要主持弥撒的,就跟上午的程序一样,也有像奥力佛神父这样在外面办事,去探监、探访不能出门的病人的。回来以后准备晚上教堂的祷告仪式,进行祷告仪式,办理告解,接着晚饭时间,基本还是和中午一样,做饭、祈祷、吃饭,晚上偶尔会上网,看看电视,然后睡觉,怎么样也说不上精采。(延伸阅读: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奥力佛神父原本从年轻开始,就长期派驻在非洲的法国殖民地,所以他刚被调派到泰国的时候,不但不会说泰语,连英语也不会,但是因为他听力退化,逐渐变成全聋, 所以无法学会有声调的语言, 学不会一共有五声的泰语, 所以他还要从头学英语。

或许这样听下来,原本梦想成为修士、神父的人,就会打退堂鼓了,因为听起来很无聊。啊!每天要学外语,用外语主持两、三场弥撒,几十年都要天天做重复的事情,当老师、在户政事务所当公务员的生活,比较起来恐怕有变化多了。

但是我想问的是:“这世界上真有不无聊的工作吗?”

“那是因为他们是小咖的神父。”我一个朋友念国中的孩子听了以后,不以为然地说:“如果做到高位,就像大老板一样,那就爽了,要做什么就做什么!”

真的是这样吗?我因为好奇,立刻上网搜寻,在天主教的系统中最“大咖”的,应该是教宗了吧?所以万人之上的教宗,每天从早到晚都要做些什么呢?网路上还真的什么都找得到,我从德国的一个天主教会网站找到一篇已经因健康原因退休的本笃十六世,他还在任的时候,写的一篇名为“教宗每天从早到晚都在做些什么?”的文章。

原来教宗有几个跟他“同住”的人,包括祕书、内侍大臣,以及四位和内侍大臣一起负责管理教宗起居的女士们,她们都来自于一个叫做 “解救联盟”(Comunione e Liberazione)的教会政治运动志愿组织,就住在使徒宫(Apostolischer Palast)的四楼,教宗则住在三楼的最右边。

基本上,教宗每天早早就起床,通常是五点到五点半之间。起床以后,来自德国的他会在私人小教堂里,用义大利语做弥撒,只有很少的人参加。接下来是早餐时间。用完早饭后,就开始处理信件,签署任命教区主教的证书文件,然后去做每天的讲道。结束后,再次去教堂祈祷,这一次是要跪下来,手平摊在面前,脸则要贴在手上。(推荐阅读:

每个星期三上午十一点是教宗的公众接见日,平时他会乘电梯到二楼,来到使徒宫的“第二凉廊”会客。他的客人一般都是国家或者政府领导人,有时候是每五年就会到梵蒂冈来汇报工作的教区主教。一次会面一般需要二十分钟。

中午在一个简短的餐前祈祷之后,教宗就开始吃午饭,厨房会把午餐盛在印有梵蒂冈徽章的白盘子里送上来。午饭后,教宗会在梵蒂冈花园散步,并且在这里诵念他最喜欢的主祷文。时间赶的话,他就改在使徒宫的屋顶花园散步一会儿,然后他就会走回他的写字台,在他的窗下总是时不时的有人高呼:“Benedetto!”(义大利语“祝福您”的意思)

下午五点以后跟现任罗马教廷总管会谈。晚上教宗通常会在他的卧室里和他的祕书一起看义大利 Rai 1电视台的新闻节目 TG1(TeleGiornale 1的简称),偶尔也会有他的老朋友到访和他一起吃晚饭。通常饭后,教宗又会继续回房间读书或者工作—学术研究是教宗日常工作的重点。晚上十一点左右, 熄灯就寝。生活不仅相当规律,简直就有点无聊。

想像中位高权重、呼风唤雨的教宗,他每天“上班”时间怎么样也称不上精采,就算装一个直播电视的话,恐怕收视率绝对不敌四川熊猫基地的二十四小时线上直播《熊猫频道》吧?

原来世界上根本没有分分钟钟都精采的工作。

老实说,无论再如何有趣的工作,工作中大多数的细节都是无聊的。工作的单调其实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是做不好。

《1份工作11种视野:改变你未来命运的绝对工作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