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生产全记录,让我们知道原来宝宝也可以安心地在“家里”来到世界上,成为第一个他在世界上看见的人。

怀孕、生产,是女人生命中,最重要的经验之一。怀孕的过程,我们的身体经历许多变化,这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我们开始做好准备,迎接产兆来临那一天。

在一次机缘下,我接触了居家生产;口里问着我“有没有想过要在哪里生?”的人,是我的亲妹妹;那时的我,很自然的回答她:“没有耶,应该是在医院吧!”,妹妹接下来的一句“你有想要在家里生吗?”,我放空了两秒,回答:“好啊!”。

 

为什么我会如此轻易就答应妹妹的邀约?我想,是因为“信任”和“自信”;妹妹是个温柔的人,和我感情非常好,她的专业和认真,是非常值得信任的,而我本身也觉得生产是一件自然的事,只要跟着感觉走,一定做得到;比起冷冰冰的医院病房,我更希望在自己最熟悉的环境迎接自己的宝宝。但生产并不是我一个人的事,而是一个团队的事。

在我的生产小组里,最难应付的就是孩子的爹;在他眼中,我一直是个特立独行的人,当他知道我想要居家生产时,不听我的理由就投出反对票。于是我使出了杀手锏,跟他说“你看喔!如果在医院里生的话,你是趴在玻璃窗前,说:‘哇!那是我的小孩耶!’;但如果在家里生的话,你是把宝宝抱在怀里,说:‘这是我的小孩耶!’”;从此以后,老公再也没有对“即将跟老婆一起面对居家生产”这件事做反抗。(推荐阅读:在家也能生小孩:孕妇的另一个选择 --- 温柔生产

虽然我是护理人员,但对于生产,我所知道的并没有比其他孕妇多;准备居家生产的过程,妹妹和助产师告诉我什么是“生产计画书”,提醒我要为自己的生产做好规划。居家生产,并不如想像中的可怕,却也没有想像中的容易;除了本身没有内外科疾病、产检过程经评估没有怀孕造成的合并症外,助产师也会对产家做居家评估,在有限的场地和摆设中,寻找能派上用场的物品和家俱;让产家成员了解生产计画的内容,告知生产流程、可能发生的状况与应变方式,让产家对于生产不陌生、不害怕。

 

99 年 6 月 5 日凌晨,警报响起,我开始规律的 5 分钟宫缩一次,但没有不舒服的感觉,因为不放心,我还是请妹妹来到家中。妹妹来了以后,我的宫缩却延长了,证明这是一次假警报;妹妹担心我的状况,所以一直等到老公中午下班后,她才离开。没想到晚上 9 点半,我又开始感到收缩,一样的 5 分钟一次,不一样的是收缩时竟有语无伦次的感觉;我开始洗澡、整理家里的环境,后来才知道,这就是所谓的筑巢反应。

将近半夜 12 点,妹妹来到家中,我跟早上的感觉完全不同,宫缩时,我微微喘气,试着调整呼吸;评估状况后,我们便请助产师出动。等待助产师的过程中,我们自由活动;一直处于兴奋状态的我,坐在电脑前记录当时的感觉和心情,宫缩的时候,就闭上眼睛调整呼吸,放松身体专心应付宫缩。其他时间,我几乎都黏在产球上,坐着扭来扭去、抱着跪在地上、坐着靠在墙边闭目养神;妹妹在我坐产球的时候,顺便帮我做背部按摩,眼神没有离开过我,而老公则走来走去装忙,试图掩饰紧张的心情,至于我们家的狗狗--慢慢,则是一直陪伴在我身边。(同场加映:妈妈最真实的生产心声:别再把孕妇当作“病人”

6 月 6 日凌晨 3 点,上完厕所擦拭时有黄色果冻样分泌物,夹杂着血丝,我落红了;又累又不舒服的我,决定到房间休息一下。侧身躺着,依然感觉子宫一阵一阵的收缩,黑暗中,有个人走进房间,躺在身边、握着我的手,原来是老公;他什么话都没有说,就这样陪我躺着,宫缩的时候,我闭着眼睛,提醒自己不能太大力握痛老公的手。

 

凌晨 5 点,助产师到达并为我做了内诊,子宫颈口开2公分,但宝宝的头还没有固定,可能还在找适合的角度;听到这里,身体的不舒服加上心里的失落感,让我的眼泪掉了下来,助产师安慰我,提醒我要给宝宝时间和空间。收拾好心情,我们一起在客厅吃早餐,宫缩的时候,就把早餐放下、闭上眼睛放松,宫缩过去后,又继续聊天。

餐后,助产师要大家都去休息,为接下来的奋战储备体力,但我怎么样都睡不着,顶着杂乱的头发起床,继续黏着产球。我跟助产师表示宫缩愈来愈让人无法忍受,请助产师再次为我内诊;子宫颈口开四公分,落红变多了。

早上 10 点,助产师建议我可以去户外走动,而我根本就不想动,折衷的办法,就是在门口爬楼梯;平时可以一步跨两阶走的我,这时居然寸步难行,每走两步就必须靠在妹妹怀里应付宫缩;走了来回一层楼的楼梯,彷佛花了我一辈子的时间。回到家后,每次的宫缩我都必须发出声音来释放体内的压力,身体愈来愈热、坐立难安。

助产师提供一些小道具让老公帮我做背部按摩,但我觉得好像没有太大的效果,于是又教老公和我抱在一起跳慢舞。靠在老公的怀里,虽然身体很不舒服,我却还能取笑老公僵硬的肢体;宫缩时,我就脚软、全身放松挂在老公身上。(延伸阅读:孕妇瑜珈:减轻分娩疼痛的三个动作

11 点 10 分,躺上床,我感觉再也爬不起来了;助产师为我内诊,惊讶的发现子宫颈口已经开 8 公分了,宝宝的头也降得很低了,于是妹妹和助产师开始忙了起来,告诉我现在的状况,等着想用力的时机出现,我感觉她们就在我身边准备用物,轻声的安抚着我,为我按摩小腿。这时的我,闭着眼睛感受周遭的声音和气流,张开眼睛却感觉眼前一片黑白、视而不见。

11 点 40 分,有股极度无法忍受的力道,就要从我的会阴部冲出来,我嘴里不停念着“我可以用力了吗?可以用力吗?”,原来是羊水囊从我的产道膨出;经过我的同意,助产师将羊膜弄破,让前端的羊水流出。羊水破了以后,强烈的便意感没了,但当子宫又开始收缩,每一次都让我有非常想用力的感觉。我愈来愈热,索性把衣服脱个精光;这时候的我一点都不希望被碰触,所以老公只能在旁边为我和宝宝打气。

 

一次次的宫缩和用力,宝宝的头渐渐着冠,妹妹提醒着我开始哈气,让宝宝自己滑出产道。中午 12 点整,我们的宝宝出生了,刚来到这个世界,马上就发出第一个哭声,接着我哭了、妹妹哭了、老公也哭了,我们终于做到了;助产师说我们好棒,我们真的好棒。

助产师为宝宝稍微做口鼻的抽吸后,马上把他放到我身上;宝宝好软,手脚凉凉的,在我身上拍呀拍,自顾自的哭了一阵子,我一直跟他说话,叫他不要怕。等脐脉动停止的过程,我们的视线都离不开宝宝,他是这么的小,却又这么的坚强。

脐脉动停止后,助产师引导老公为宝宝断脐。我们让宝宝趴在我的胸前试着寻乳,宝宝很棒,一下子就含上我的乳头;助产师也利用这个时间,查看我会阴部裂伤的情形;肌肤接触一阵子后,妹妹和助产师为宝宝做新生儿评估。酝酿 38 周又 4 天,历时14.5 个小时,我们终于成功了。(延伸阅读:当妈妈不用学,爱是一种本能

有了自己生产的经验后,我也开始走上助产这条路,希望让更多妇女和家属知道温柔生产的美好,让她们知道生产是有选择的。生产不是生病,这段过程不过需要我们多一点耐心和信心;孕产妇与家属若能得到充分的产前教育、习得生产的知识与技能,就能有足够的能力去应付各种状况;医护人员若能懂得温柔的对待、相信孕产妇与家属的能力、不做多余的医疗介入、适时的给予协助与指导,那么生产,真的可以很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