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视”,从沙特、梅洛庞帝、 傅柯、阿图塞……等人都曾经提出相关内化与外现的哲学辩证,并且与所谓的“权力的主导”互相紧扣,和凝视相对的则是“观看行为”(act of looking)。尔后被广泛用在视觉媒体,特别是电影与各种形式广告的技术性“凝视理论”(Gaze Theory)则由拉冈所所发扬光大。论点很复杂,却很有趣。

 

“凝视”和“观看”最大的差别在于,观看是来自于主体;凝视则来自于被观看的客体。也就是当“我”(主体)看着“他”(客体),其实“他”正在凝视着“我”,只是“我”不知道罢了。

 

举个例:最近有日本AV界“林志玲”之称的女优波多野结衣来台湾参加成人博览会,这位甜美又感性的女优,肯定是许多男性电脑硬碟 “不能说的秘密”资料夹里,众多收藏对象之一。每每男性朋友打开波多野的影片,总认为她的一颦一笑都是对着自己。嗯,这不就是看A片的最大的乐趣?“她” 在看着“我”,“她”为“我”@#$%^&……但其实真正在看她的人,却是坐在电脑萤幕前的你,而波多野当然不会知道现在是谁在看着她。这就是一种“凝视”!

 

拉冈在《精神分析的四个基本概念》(The Four Fundamental Concepts of Psychoanalysis)一书里,直接将“凝视”与欲望结构相串连。因此,我们可以更进一步地说,其实“凝视”是被视为一种“窥瘾特权”,特别是对男性来说。当然,在女性主义提出与女性意识抬头后,凝视的“权力”不在只是男人专有的。女人也必然具有这样的主导权,男人也会是女人凝视的对象。

 

九月《女人好犀利》最后一次录影时,我们讨论到 “外表是不是真的很重要?”这个主题。对多数的人来说,外表的好坏美丑,似乎影响了所有生活可触及的层面,包括成长过程、感情生活、求职生涯……等。重不 重要我个人认为不是我会追求的答案,因为我们,每一个人,很难说外表是“不重要”的。然而“是否有影响”却是值得思考的。这么说颇令人不平,其貌不扬的人的却实很容易在各种经历上受到挫败,然而那些拥有美丽漂亮外衣的人,是否就总是被捧在手心呵护?别人以为那些赞美,那些信手可得的美好“经验”,真的没有 过任何挣扎与自卑的痕迹吗?

 

“我们透过观看和再现而与事物建立的关系之间,某种东西从一个阶段到另一个阶段遗落、穿越、转换,而且总是或多或少失去掌握”(something slips, passes, is transmitted, from stage to stage, and is always to some degree eluded in it)。

 

不管是对哪一种性别来说,拉冈所说的,所有的“凝视”至终都只是一种象征形式。一旦失去掌握,任何的凝视与被凝视都变成无意识的抗拒,这种抗拒才是“外表”所带来的影响,就像是一种感官的暗喻,一种创伤的误传。

 

如果,人我之间,真的是建立在一种“凝视”之中,至少我希望……

 

当我们互相看着彼此,当我们在众目睽睽之中无处躲藏,或许我相貌平平,或许你亮眼闪耀,我希望你凝视的我,是别人所不曾看见的我。那不是你想要我变成的好与不好,不是别人期待的重要不重要。我们只是忠 于欲望,但我们也不只是一种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