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志翔,挥别过往十年,展望未来十年,已用自己的人生经验,做了最豪迈的追梦示范。你呢?

马志翔,你怎么认识他?或许你会说,他是演员,你记得他在电视剧《孽子》里的阿凤一角,狂放不羁却又渴望爱;或许你会说,他是电视导演,首部执导作品《十岁笛娜的愿望》获得金钟奖最佳迷你剧编剧奖肯定;而你当然记得他首部执导的电影《Kano》,追溯台湾棒球历史,上映九天就冲破亿万票房,在台湾扬起一波野球复古风气。(推荐阅读:一球入魂!《Kano》演员永濑正敏、坂井真纪独家专访

细数他的经历,或许很多人会觉得马志翔的一生很顺遂。但看似顺遂的背后,从不只是“演而优则导”这么简单。马志翔用十年时间,从电视剧一路摸索,扮演场记、副导、编剧,扎实的修习导演学分;用无数个电视剧作品,去凝练说故事的能力,于是才有了《Kano》的诞生。

一战成名,《Kano》入围六项金马提名,谁又想得到背后是多少年稳扎稳打的努力?在众多的身份之中,马志翔笑笑的说:“我还是最喜欢身为导演这个身份。”

 

在我们面前的马志翔,穿着高领的褐色毛衣配着灰色的西装外套,眼神里揉合着岁月洗炼过的世故与天真,语气真诚而有重量,在 GQ 的年度风格男人颁奖现场,我们暂且不谈时尚,却想好好地聊一聊电影,聊一聊马导作为一个“story teller”的故事。

金马输了,难过之后我要往下走了

金马奖第51届刚落幕,对台湾的电影圈无疑投下震撼弹,最大赢家娄烨执导的《推拿》囊括六项大奖,金马影帝陈建斌同时身兼最佳男配角和最佳新导演。一片激战之中,台湾抢下了三座金马,引起各方热烈讨论。金马执行委员会执行长闻天祥特别出面表示:“总不能我家小孩考试,把所有可能考赢的小孩挡在外面。”

这次金马确实战况激烈,实是一场君子之争!于是在金马过后几天,我们也不免俗的问了马导,这次导演处女作《Kano》获得六项入围的肯定,最终却铩羽而归带给他的反思。马志翔笑了笑的说:

“失望一定会有,但失望过后呢?失望过后我要继续走下去了,我要更好才行。金马失利就是一个刺激,刺激我要继续更好。”(推荐阅读:给自己的一封信:相信自己可以更好

马志翔坦诚,这三年内看的电影其实屈指可数,花了比较多的时间在与自己对话,在其他的电影没有完全看过的情况下,马志翔说自己完全相信金马评审的公信力。

“金马奖输了,我跟魏导有一点点失望,这是当然,但我们服气。服气不是因为觉得自己不如人,而是相信金马的评审做出的是经过思量的选择。这次的金马奖,给我们一次反省的机会。我会找时间把得奖的片子都好好看一看,但是,为了超越自己而不是超越别人。”

马志翔也拿了《Kano》里头的棒球经验比喻了这次的金马现况,这一局我们或许是输了笔数,但我们是战胜了自己,受到刺激,所以要期许自己下次更好,依然能抬头挺胸地离开球场。这样的精神也让人想《KANO》制片魏德圣说过的“真正的运动家精神,不是在输赢之间,而是面对输赢的态度。”


马志翔与永赖正敏合影 图片来源:Umin Boya 马志翔作品集

“我告诉自己,要记取这次的经历,让它内化成我的经验。之后,我就能用这样的经验,好好的去说故事。”这是马志翔面对输赢的帅气态度。输了没错,面对它,承认它,然后让自己更好。(同场加映:享受逆境,才能品味成功

金马过后,马志翔往身上多放了几分对自己期许的重量,扛着肩头的重量,他也透露现在正筹划要拍下一部电影,同时有三、四个故事在脑海中转,他笑着说自己想到要再拍电影,就觉得蛮兴奋的!

这一次与金马失之交臂,但我们看着马志翔说起电影时的认真神情,也深深的被感动,觉得他定会走在一条距离金马越来越近的路上。跟金马奖相呼应,每年都只有一次金马奖,而马志翔要往下走了,与下一个金马相遇。

用十年时间,酝酿充满温度的故事


照片来源:Umin Boya 马志翔作品集

熟悉马志翔电视编导作品的人就会发现,马志翔的编导作品从《十岁迪娜的愿望》、《我在这边唱》、《飘摇的竹林》都有一定的历史与文化脉络,也相当有原住民色彩。马志翔说:“创作,来自于经验和历练。但是对我们来说,很多事情我们并没有机会去历练,所以就必须从许多地方去汲取这些过往的经验,而土地还有曾经的历史,就是最好的素材。”

“电影可以说是一个国家的文化,文化就很容易碰触到历史,认识历史除了重新得到自信,还有一个好处,就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你可以看得更远。”

认识历史的过程,更让我们能够去定义“我们是谁”,而对自己的身份有更多认同,但挖凿过往历史的过程,同时也是重新再建构自己,其实也会伴随来很多的痛苦与碰撞。

马志翔回忆自己当年曾在原民台的部落三部曲饰演一位不认同自己血缘的原住民大学生,刚好跟他当时的心境很近似,他也曾在求学过程中,因为是原住民而曾被取笑甚至排挤。演一演之后,马志翔说:“我突然觉得很惭愧,自己这么排斥是“原住民”这件事,但自己又有多了解原住民呢?我觉得自己一定要更回头去看看我和我的族人究竟是经历了什么。”身为赛德克族和萨奇莱雅族的小孩,马志翔透过演戏,得以挖凿过往,重新认识自己,建立自信,更在心里种下了“导演”的念头。(推荐阅读:金奖导演 遥远星球的孩子 沈可尚

“当演员的时候,遇过的导演让我有自己想说故事的心情。但演员,永远都是被选择的,因此我就想,不如我自己来拍好了。我也看了历史,了解越多越觉得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但不解决,就会在角落发烂腐臭了啊,怎么说呢,只能自己写了!这就是我想要编导的想法。”

立下当导演梦想的那一年马志翔才23岁,他告诉自己:“10年后,一定要当上导演”,于是“自己来拍好了”这样一句话就此刻在他心上。我们看见的 Kano 背后,是马志翔十年磨剑的故事。他总是充分准备,稳扎稳打,不求快但求稳,但愿用十年时间,酝酿一个好的故事。

当年人生的第一部戏《大医院小医生》就遇上王小棣老师,又与魏德圣导演合作了《赛德克巴莱》,马志翔说自己很感谢身边的前辈总是给予许多指导与机会,怎么想都是幸运。

为什么拍电影?回到最简单的一句话,我觉得拍电影,就是让我们更认识自己。

格局更大!既然有能力拍电影,就要有正向影响力

“当个电影人,我期许自己要有正向影响力。”十年时间过去,马志翔也成长许多,依然想拍电影说故事,但更期望自己可以藉由电影与观众沟通,带给台湾观众正向的影响力。

我们也特别问了,马志翔怎么看自己的电影,以及他的下一步,又会是什么?

“我觉得我的电影想讲的是“了解”、“尊重”、“包容”这三件事。我觉得台湾太多族群了,这个族群不只是血缘的关系,不只是汉族,原住民族的分野。人对于不了解的事物会恐惧,恐惧之后就会有抗拒产生。能不能打开自己的心胸,愿意去了解彼此,互相尊重与学习,甚至对方做错事,也学着去包容,是我很重视的事。”

马志翔笑说自己拍了《KANO》过后,眼界与格局都更大了。从前他格外关心血缘这件事,想厘清汉人与原住民族之间的关系,想扭转别人对于原住民族的刻板印象;而现在的他,想好好的看台湾这块土地。“只要跟这块土地有情感上的连结,你就可以是台湾人,我觉得就是这么简单。”马志翔说。(推荐阅读:弯腰倾听,台湾土地的秘密

“我们一直在想未来要怎么做,一直从现在找未来,从未来找未来。但我在想,我们要不要有时候停下来回头看看,我们经历过的有没有内化变成经验。”

马志翔慢下脚步,重复看了自己的作品,也有许多新的东西跟着跑了出来。电影,让他与过去的自己对话,也再次与观众对话。马志翔说,电影是因为人而存在的,而电影人的责任就是反覆挖掘,捕捉住时代下的微光与幽暗,反刍记录下来,与更多人对话。(推荐阅读:梦想到手前,绝不放手《志气》导演张伯瑞

创作,就是挖掘自己的过程

听马志翔谈创作很过瘾,因为即便只是静静的讲述,马志翔身上的创作能量都不容忽视。身为一个说故事的导演,马志翔自己身上就有太多太多故事了。

“创作,可以更认识自己,这是很棒的,人活到越老,就会忘记童年。但创作者不会,你会不停的挖掘自己,甚至可以挖掘到很久很久以前,回忆会蹦出来,那个东西是有热情的、有历史的,那个东西不是虚构的。”

马志翔的眼神热切,笑说还不敢称自己是创作者,但确实很喜欢创作的过程。他爽朗的分享自己的一天,“今天早上五点多起床,开始看书,把书本拿出来再把电脑打开,但一直到下午三点,却发现自己只打了几个字,惨了!创作,就是不同的思考挖掘,常有卡关的时候,即使创作的本质是痛苦,但是在痛苦中创作萌芽的那一刻,就很爽。”

这次入选 GQ 年度风格男人,我们也问了马志翔觉得自己是哪种风格男人,他想了想看起来有些伤脑筋,最后说可能是“乐观的男人”吧。“乐观应该是创作者的绝活了!不乐观可是会卡关很久的啊。”马志翔笑笑地说。至于对于时尚,马志翔说自己最喜欢的就是自在的风格。不需太多拘束,不论是衣着上,或是创作,他都尽可能地让自己自在。(推荐阅读:解开14个生活症结,让心一辈子自在


GQ 年度风格男人大合照:左起张基义、林俊杰、陈镇川、马志翔

“毕竟男人的魅力来自于智慧,智慧来自于内化经历而得到的经验啊!”

马志翔开怀的笑,我们看着他聊创作神情,也忍不住觉得获选为今年度 GQ 风格男人的他实至名归,他的风格来自于看待所有大小事的真诚。即便只是为时不长的访问,地点又在人来人往的休息室,马志翔专心的把每个问题都答得完善,也不时停下沈思,思索更好的答案。我们觉得在马志翔的身上,风格,是一件自然而然已经成为生活一部份的事。(推荐阅读:夸耀成就,不如散发气质

要做梦?那就做大一点,别小眉小眼

访谈就要结束,最后,我们请一路以来总给人勇敢印象的马志翔给女人迷的读者能跟着一辈子的建议。

“如果要做梦,那就做大一点。不要小眉小眼,要做梦,就豪迈的一奔千里。这样子,你才不会后悔做梦。”

说这一段话的时候,马志翔不疾不徐,细细的吐清楚每个字的音节,感受说出来的话的重量。我们在场也觉得,其实这样一句话,也道尽了马志翔这十年追梦的生活。“不要小眉小眼,要做就做大的。不只是随意发梦,更是踏实。如果不想做梦是你的事,但既然都要做梦,就不要小眉小眼了。”(推荐阅读:生命很短暂,去追梦吧

马志翔,挥别过往十年,展望未来十年,已用自己的人生经验,做了最豪迈的追梦示范。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