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对亚斯伯格(自闭症)了解多少?从电影《我的名字是可汗》中认识这群有不点一样、但相同真善美的族群吧!

2014年的台北市长选举,充满着烟硝味。其实严格来说,历来的台北市长选举,几乎都是如此。只是此回,因着候选人之一的柯文哲先生特殊成长经历与医师专业背景,弥漫着浓浓的“医疗风”。当中,从最初始的“有亚斯伯格症的人,有没有能力成为一个好市长?”乃至于近日的“器官移植伦理”等争议性议题,都撩拨着全台湾人民的心弦,彷佛这是场“总统大选”,浑然忘记“这场选战,发生在台北市”。(延伸阅读:从《21世纪资本论 》看台北市长选战:为什么我们讨厌权贵?

【心理学电影院】为大家规划了跟以上两个议题相关的电影赏析,并且从心理、伦理与教育的角度,来与大家聊聊:为何这两个议题,可以是议题。


(图片来源)

我想,全台湾的亚斯伯格症 / 肯纳症(自闭儿)家长们与相关 NGO(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非政府组织,通常非以营利为目的),大概都没料到:突然有一天,因为某个台北市长候选人,而让生命中遭逢此类障碍的孩子,突然受到特别多的“关爱”。看在我们这些心理谘商或教育工作者,是矛盾的:一来开心这些孩子终于受到显着关注、有机会被更多的理解;二来在这位功能良好的市长候选人身上看到孩子们的盼望,相信孩子长大后也有机会这么好;三来担心与选战沾上边的议题会被刻意炒作、造成这些孩子及其家人的二度伤害。

但,增进更多人愿意关注与理解,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如果您觉得阅读那些关于医疗上的定义、知识性的文字过于辛苦,那么可以考虑从比较柔软的影片着手、感受,再回过头来咀嚼文字,帮助自己更靠近他们的生命。(同场加映:学习和唐氏症患者相处,能让小朋友心智更成熟

从早期的《雨人》(Rain Man,1988年,汤姆克鲁兹成名代表作之一),到近年的《海洋天堂》(2010年),只要稍加留意,横跨东西方、有多部贴近真实状况的影片可选择。包含笔者要推荐的这一部:《我的名字叫可汗》(My Name Is Khan,2010),除了着墨自闭儿在沟通、社交、行为与思考模式的特性颇多且不致过度偏离事实之外,亦透过回溯911事件,凸显鲜明的种族歧视议题。

本片描述有亚斯伯格症的主角-可汗的生命旅程。自幼由于妈妈的特别照顾,导致不被一向优秀、却又受到妈妈较少关注的弟弟所谅解,且弟弟在极年幼时即决定赴美留学、成家立业。可汗在妈妈过世后,远赴美国投靠弟弟;在大学任教心理学的弟媳发现可汗有亚斯伯格症,并且告诉丈夫、肯定可汗自小受到很好的照顾与引导,得以维持很好的功能,至此弟弟才得以谅解何以妈妈的爱有所差别,并且开始积极带领哥哥进入自己的公司工作。

可汗努力、踏实而诚恳的工作与生活态度,让单亲妈妈-曼蒂拉非常欣赏,两人并进而交往、结婚,婚后可汗与曼蒂拉共同养育继子撒米尔。911 事件发生后,因着美国人民对于回教徒恐怖攻击的仇视,所有姓氏为“可汗”的人,也都受到敌视。撒米尔的好友-黎斯因为爸爸在伊拉克战争当战地记者身亡,也开始敌视撒米尔,并间接造成撒米尔被霸凌致死。曼蒂拉自责于因着自己顶着“可汗”的姓氏,间接害死儿子,因此对丈夫可汗很愤怒。于是深爱太太与孩子的可汗,因无法辨别而顺着曼蒂拉的气话,踏上面见总统、向总统当面诉说“我的名字是可汗,我不是恐怖份子”的旅程,并开启了一连串际遇。(推荐阅读:别怕!写在江子翠捷运杀人事件后,最黑暗的时候最需要爱


(图片来源)

【“好人”与“坏人”的差别,到底从何评断?】

可汗的妈妈告诉了我们答案,也告诉了可汗:“世界上只有两种人:做好事的好人,和做坏事的坏人,这是人类唯一的差别”。妈妈担心,可汗的单纯会让他过于信任别人、从而被人所误导,甚至被坏人所害。

 

这一段话也成为影响可汗最为深远的一段话、判断他人主要的依据。包括遇见曼蒂拉、决定与曼蒂拉结婚时,面对弟弟的反对(因为印度教与伊斯兰教是世仇;可汗家族属于伊斯兰教,而曼蒂拉信仰印度教),告诉他“你不能跟她结婚,这是亵渎”,甚至以断绝关系威胁,可汗仍坚持认为“不,没有差别…⋯只有好人…⋯坏人,没有其他差别”而依然选择与曼蒂拉结婚。


(图片来源)

当我们抓住个人区辨事物的最重要的核心关键后,其余的东西都可以不再是那么重要。就像:对印度人家庭而言,一个家庭里夫妻双方分属不同的伊斯兰教、印度教信仰,势必会产生极大的冲突,家庭气氛不会太好。然而,当可汗与曼蒂拉相信“人只有分做好事的好人与做坏事的坏人,这是唯一的分别”时,信仰是不是相同,已然不是那么重要。

而当他因为深爱、而听从他最爱的妻子-曼蒂拉,踏上向总统证明“我的名字叫可汗,我不是恐怖份子”的旅程,沿途不只一次因为种族与信仰而被刁难、甚至被逮捕,并未因此而敌视“仇视他的美国人”,甚至还很天真帮在机场为难他的警察转达对总统的问候,而浑然无法分辨那不过是对方用来嘲讽自己的一句玩笑话。他始终不改其核心信念,在别人需要协助时,停下他手边也非常重要的事情、义无反顾靠一己之力投入救灾行动,也感动了无数人。(同场加映:一个游民跑半马的故事:每个跑步的人,背后都有坚定的理由

(图片来源)

【关于:亚斯伯格症】

他的良善与单纯,其实跟他所患有的“亚斯伯格症”有很大的关系。这是这部片的主要核心议题。“亚斯伯格症”患者对人真诚、无心机,说话也常直白不加修饰,但由于在外观上跟一般人没有太大明显的不同,且因着其对他人语言的理解很难懂得较深层的意涵,只能就字面上的文意去解读,对于感受他人的情绪、表达自己的情绪或多或少有一些障碍,加上行为与思考模式较为固着,所以在生活中常常被误解,一般社交性的人际关系也不佳。(延伸阅读:怎么交到真心好朋友?从说自己的故事开始

这样的误解,即便是亲为家人、手足,也可能会发生。就像可汗的弟弟-扎吉尔,从小总觉得妈妈对哥哥非常偏心、什么事都以他为主,他赴美国留学前对妈妈所说的话道尽了身为一个亚斯伯格症患者的手足常有的心声:“只有不用关心哥哥的时候,妳才会想念我”。

因为父母亲的爱,总需要投入很多很多在亚斯伯格症的孩子身上,而可能不自觉、或力有未逮地疏忽了其他手足的感受,而可汗在弟弟离开时所说“他离开的时候,我很难过”,但他却无法表达对弟弟的不舍,这样的表达困难,我们在他最爱的妈妈过世、儿子撒米尔过世时也都可以清楚看见他无法像一般人一样表达情绪,正如同弟弟受到妈妈忽略、难过得在妈妈怀里哭泣时,可汗所说的“扎吉尔非常幸运,他会哭”,我们感受到一股淡淡的无奈与忧伤。(推荐阅读:离别,一辈子都难学会的人生课题

【西方世界的第三种纪元:911事件后...】

本片第三个令人关注的议题为美国的911 事件所引发的效应。在片中,可汗说得贴切:“在西方世界,历史一向简单明瞭,以西元前和西元后来区分,但在911 之后,有第三种纪元了”,足见911 事件在美国与西方世界的历史上所具有的重大意义。


(图片来源)

在我们哀悼911 事件中的亡者时,也被迫去看到事件所引发的剧烈种族歧视与冲突。身为一个心理谘商或教育工作者,我们总是不轻易去断定一个宗教信仰的好坏、期待学生们能在我们引导之下、学习对多元信仰的尊重,所以当撒米尔学校的老师会于课堂上直接评断“在世界上所有的宗教中,伊斯兰教最暴力和最具侵略性”,我们除了感到难过,也更深刻感受到美国民众对于几乎与“恐怖攻击”画上等号的“伊斯兰教”有多么愤怒与仇视。(延伸阅读:不被时代盲点所惑《姊妹》

只是,于此之时我们始终不能忘记可汗所信奉的核心信念“世界上只有两种人:做好事的好人,和做坏事的坏人,这是人类唯一的差别”要提醒我们很重要的一件事:只有制造恐怖攻击的坏人,没有喜欢恐怖攻击的伊斯兰教人。才可以不让我们自己反倒陷入“愤怒的多数人,压迫被歧视的穆斯林中良善者”。

亲爱的,狭着正义旗帜的压迫力量是令人畏惧的,身在主流位置的我们都常拥有这样的力量与权柄,唯有透过更用心觉察与感受,方能避免自己不自觉成为压迫共犯结构之一员。

 

 

前往:【心理学电影院】粉丝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