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人要和我们分享,为什么他们相信作家葛拉威尔所提出的“一万个小时定律”,又是如何将之付诸实行?

 

一个有点闷热的午后,我们来到和宇宙人约好的音乐工作室,一进门,绿色墙面显得柔和而温馨,三位大男生刚结束上一个专访,从沙发上站起来向我们打招呼,小小的空间中,三人的身高显得“顶天立地”。

“太空警察罗勃费徕德,把你吓得,肚子歪歪的!”2009 年 8 月,一支和全联先生合拍的 MV,开始在电视、网路上播送,几个大男生穿着超级贴身的超人装,在画面里活泼的扭腰摆臀。无厘头,可能是你对他们的第一印象。只是,在短短一小时的访问过程中,宇宙人却颠覆了这样的印象,原来,在每个看似疯狂的行动中,却隐藏了许多让“宇宙人之所以成为宇宙人”的元素,言谈风趣的他们,绝对不是只有无厘头、很冲、热血而已,而是一个脚踏实地,一步一脚印走着的扎实乐团。(推荐阅读:偷窥音乐人 Hush 的房间:我的房间就是我的小宇宙

宇宙人由主唱小玉、吉他手阿奎、贝斯手方 Q 三人所组成。 小玉不说话时,藏在黑色镜框中的眼睛总是显得若有所思,却又有种令人参不透的神秘感。戴着鸭舌帽,思考时喜欢把手撑在脸上,做出沉思者标准动作的人是阿奎。方 Q 的小马尾、总是藏着笑意的小眼睛,让他看起来亲和力十足。独特的放克曲风,是他们音乐最迷人之处,《地球漫步》这张专辑推出后,他们的音乐甚至让五月天玛莎开玩笑地说:“谁能告诉我,该如何客观地推荐一张让自己嫉妒的作品?”专辑里搞怪却又充满人生哲理的歌曲,彷佛就是这个世代年轻人心声的缩影,我们很好奇,究竟宇宙人是怎么成为现在的宇宙人的呢?(延伸推荐:享受音乐的律动!改写“数字摇滚”的大象体操乐团



宇宙人乐团(左起):方Q、小玉、阿奎

登上喜马拉雅山,意志力比体力重要

宇宙人从 2004 年成军至今已满十年,谈到他们为了庆祝这个特别的年份,决定登上喜马拉雅山的计画,方 Q 是第一个开口说话的人,“平常也没什么在运动,因为练团就花满多时间,这个行动,意志力比体力重要。”方 Q 才刚说完,小玉就忍不住大笑着说,“意志力我们平常就有在练啦!因为在台湾这个社会生存,很需要意志力。”小玉话语意味深长。(一起看看:台湾要末日了吗?写给台湾的十点疑问

方 Q 说,其实第一天爬的时候就很想放弃,因为在台湾时身体已经不太舒服,但真正上山后才发现,他们竟是登山客中最年轻的,许多爷爷、奶奶都戴着护膝和拐杖来登山,给了他不少激励,再加上阿奎给他吃了印度的“五塔行军散”(宇宙人说大家不可以学喔!),让他恢复体力继续向前,小玉补充,因为此行不是要去玩,而是要拍 MV,行前也很担心会有高山症等状况,幸好最后顺利达成任务。

宇宙人是个常常令人惊喜的乐团,他们曾因为在讨论专辑预购赠品时,频频想不出好主意,让阿奎脱口而出“干脆送大家空气好了!”。没想到这句话最后竟然成真,他们出发去环岛,誓言装回“和平的空气”送给歌迷当礼物,到了花莲和平村,宇宙人把两百多个空瓶子打开摊在沙滩上,再把盖子一个个栓紧,和平的空气就这样被带回来了。事后,他们甚至登上玉山释放三瓶“和平的空气”,并将玉山上“最高的空气”装回来做公益。

你知道什么是和平吗?和平的意义是什么?又在哪里找得到和平呢?如果只是这样空想,就不是宇宙人了,真正出发,才是宇宙人精神。

小玉说,这些想法都是他们在聊天时想到的,有时可能只是搭电梯时有人提起,就会引起热烈共鸣、变成企划。小玉笑说:“我们平常聊天很有趣啦!大家有机会可以来看我们聊天!”在一片玩笑声中,我们发现宇宙人是个很能将想法化作实际行动的乐团,他们说出口的话,绝对不只是说说而已,每个看似热血、没有逻辑的行动,事实上都有着很深刻的思考。(和你分享:任贤齐:热血,不分年龄和经历!

乐观面对人生,累积一万小时

许多年轻人,常常空有热血与梦想,却不知道如何将梦想化为实际行动,小玉说,“其实年轻人的烦恼,就跟‘少年维特的烦恼’一样,哈哈,你去看那本书你就会发现,咦,这跟我的烦恼根本一模一样。”他说,每个时代的烦恼其实大同小异,年轻人都会认为自己生错年代,上一个年代才是真正的黄金年代。但是若因此就什么都不去做,就会真的什么都没有。(推荐你看:年轻人,挫折要趁早

对此,三人都认为,这与他们新专辑的概念“一万小时”很有关联,阿奎表情认真地说,“先说一万个小时其实不短,如果你每天练习三小时,你要练十年。”小玉则说,这一万个小时做什么都可以,无论是去玩电脑游戏、泡咖啡或做设计,只要累积一万小时什么都有可能,做与不做而已。他说,我们都会担心走了很久却走到死路,或是后来才发现自己做的并不是最喜欢的事,但如果走错了,至少知道要转弯了,绝对不会只是白费,阿奎也说,“东西全都扎扎实实的累积在这一万小时里了。”

我有一百个伟大的想法,没有做法只等着我长大,像个鱼卵还没有孵化,我要做一首诗画一幅画,用一首歌统治一个国家,我要让这颗地球爆炸,没有手脚的梦想,最后只等着退化,我不要像个石头最后只会磨成砂。

这三位充满行动力的年轻男生,其实都是台大出身,说到当初跳脱名校光环,选择走上音乐之路的过程,三人都有不同的故事。阿奎是整场访问下来,三人中显得最为内敛的。谈起家人,他先是沈默了几秒,才慢慢地说,自己是家中长子,因此压力较大,家人也不太支持他做这份工作,因为自己从小功课好,家人特别栽培,“二十几年都把我想成一个方向,结果一毕业我就说要玩团,把他们想的一切都否定掉,对他们来讲,冲击太大了。”阿奎说,自己可以理解家人的想法,但还是想要证明自己、得到认同。(同场加映:多久没跟家人联络?陪伴我们成长却被忽视的“家”

前人种的树,不是我想要的树,我不要守着树只等着那只兔,池塘里的幸福,我找不到出路,再完美的前途最后也回归了尘土。

每个世代间,一定都会有想法上的差异,常常造成彼此不能同理对方,阿奎说,像是对于成功的定义,长辈或许都会认为,要像郭台铭那样很有钱才能称作成功,但对这个世代来讲,也许在地下道跟玩团的朋友一起唱首歌放上 YouTube,就是一种成功。在阿奎的眼神里,我们看见他对于认真做好每件小事的渴望,以及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的那股信念,或许,对于现在的年轻人而言,想要不被大环境影响、逆流而上,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你能也跟宇宙人一样相信“一万个小时”定律吗?

宇宙人不只愿意花一万个小时把小事做好,三人更透露,在走上音乐这条路前,其实都没帮自己留后路。阿奎说他刻意让自己无路可退,“后路”这件事是他想都不敢想的,希望自己能心无旁骛地去把一件事情做好。方Q以及小玉则是乐观派,认为对自己有信心,凡事乐观以对,做什么事情不会成功?我们品味着宇宙人话中的意涵,或许我们都花了太多时间在考虑让自己分心的“后路”,却花了太少时间全心全意把一件事情做好。(一起练习:不为小事抓狂的五十个练习,失控前先离开现场

明天我要挑战的海洋,会有什么我也不敢想,水往下流我偏要往上。就算最后像个笨蛋一样结束了,我也不要和别人一模一样。怎么了竟然没有我的路,怎么了竟然走上你的路,怎么了竟然就这样满足,你变成了你不想要变成的人,再逼我变成你想要变成的那个人。

突然就了解了,这首〈大志若鱼〉究竟是在唱着什么人生态度,宇宙人是个言行合一的乐团,他们唱出来的歌,和他们说出来的话一样,不只是说、不只是唱,还一定伴随了实际行动,这就是宇宙人精神。

宇宙人心目中的宇宙人

许多人觉得宇宙人的音乐清新愉快,不乏梦想与人生,但我们更发现宇宙人的音乐,比许多人的都诚实很多。他们带给听众的不只有快乐,而有更多思考的空间。就拿〈Oh Girl〉这首让女生听了好气又好笑的歌来说,歌词里写到“Oh Girl,发生了一些事情,昨天晚上我遇见一个女孩,就跟她亲下去,亲下去,Don't Girl,先不要这么生气,因为一个跌倒一个不小心,就这样扑上去,扑上去!”小玉认为,“虽然大家可能都觉得这首歌很欠揍,可是这种事情真的发生在我们周遭,我们为什么不能写?”他说,自己尽量用诙谐、搞笑的曲风去写,平衡歌词内容,既反映现实,又能被听众接受。(延伸阅读:出轨别再谈谁对谁错!听情爱女王刘黎儿谈爱说性

另外,像是〈我讨厌你〉这首歌探讨台湾“CCR”现象,一推出就引发许多讨论,也有人认为他写这种歌曲很不妥,阿奎说,“当时我跟小玉一起经过 Luxy,然后就发现真的有这种现象,才想说不然我们来写一下!”小玉说,宇宙人的音乐都是诚实面对自己或社会现象后的产物,也许每个人都有很多不同的面向,但很少人可以诚实面对,“诚实是需要勇气的”,语毕,三人不约而同的陷入沈思,没多久却又被这份默契逗得大笑。(和你分享:异国恋情侣必看!教你吵架不打结的英文沟通

我们眼中的宇宙人,是个“诚实”得难得的乐团,我们也再问了,宇宙人自己心目中的宇宙人,又是什么样子?

阿奎说,自己心目中的宇宙人,是“远离小确幸的白日梦冒险乐团”。话一说出,小玉就笑着抱怨:“你把我要讲的讲走了啦!”看来,这真的是很符合宇宙人精神的形容。阿奎认为这个世代的人很善于逃避,不敢做勇敢的事情,常常沈溺在自己的小日子里,他说,《白日梦冒险王》这部电影也给宇宙人很大的启发,作了梦,就要出发去冒险!

而在方 Q 心中,宇宙人是个很“宇宙”的乐团,也许这个说法有点无厘头,但宇宙人真的很跳脱一般人的想像,做些一般地球人不会想到要做的事情。但话说到这,小玉却有感而发地说,“事实上宇宙人还是地球人,还是一般人,是很真实的。”而我们觉得,也许宇宙人的形成,就像是将宇宙的“跳脱”和地球的“真实”放进果汁机里混合在一起,迸出来的全新滋味吧。

谈到乐团,小玉说,宇宙人经历几次团员更替,音乐风格也随着编制不同而有所不同,他说,“玩一个乐团,就好像交一个女朋友,你要跟乐团排练习时间,就好像跟这个女生约了时间约会。”而恋爱就有分手的可能,这些曾经都是成长的养分,下次或许就会遇到更适合的对象。方 Q 虽然在三年前才加入宇宙人,但从我们在现场的观察中发现,三人的默契和感情好到没话说,总感觉宇宙人这三位成员,是从成军到现在从没变过的组合。方 Q 开玩笑地说,“因为我五行都是水啊!就很容易融入别人,我舅舅帮我算的!”三人又笑成一团。(知心好朋友:懂得你的坚强,拥抱你的脆弱

许多人都认为,现今台湾的音乐市场大环境不佳,对音乐人而言可能会是种压力,但小玉说,自己是在台湾长大的小孩,当初却被来自非洲的 FUNK 音乐所感动,证明只要把音乐做好,就会有人喜欢!方 Q 笑说,“我们喜欢的音乐,一定会有别人喜欢吧,都没有人喜欢的话,至少这边有三个人啊!”台湾市场小是既定的事实,也许一些比较冷门的曲风真的不会赚钱,但如果想做自己喜欢的音乐,就要调适心态。宇宙人的乐观态度,总是在话语中不经意流露。(比尔盖兹夫妇:乐观,让世界更好的原动力

“如果你今天不想要大家理解你,那就不用奢望大家的理解。”阿奎说。

阿奎认为,在音乐市场中跟听众“沟通”是很重要的,一开始,宇宙人也不懂怎么去跟听众沟通,关起门来做自己的音乐,直到入伍之后,接触到来自台湾各地完全不同的人,才逐渐学会倾听和沟通。小玉用1976成员阿凯的话来举例,如果做自己想做的音乐,不会有人批评你,但是如果你今天希望某些听众接受你的音乐,就可能要改变口味,全看你想要的是什么。“就像是你今天想要自己被认为很帅,那你就去变帅!”这种有点搞怪的说法,却一语道破许多音乐人会遭遇的矛盾。

小玉+阿奎+方Q=宇宙人

这三个感情好到让我们觉得不断有粉红泡泡冒出来的男生,是怎么看待彼此的呢?我们请他们分别用一个形容词来形容心中的对方。

方 Q 马上说,“虽然跟小玉相处很久了,但总是觉得他很‘神秘’,而且才华好像都用不完,就会觉得,怎么会有这种人?”他说,小玉就是个神秘怪咖,晚上都不睡觉也不知道在干嘛。而阿奎在他心中则是个梦想家,方 Q 笑着说“他比较有在读书啦!读书人那类的!”阿奎常有很多好的想法,让宇宙人充满无限可能。而在 womany editors 眼中,阿奎沈稳的特质加上敢梦的个性,用“智库”来形容他也相当合适。

拥有很多奇怪专长,是射橡皮筋达人的方 Q ,则被小玉形容成“开拓时间的怪才”,小玉说,“我常常都觉得,他怎么会有那么多时间去做这种事?”方 Q 解释,“小时候,我常常不穿衣服在家跑来跑去,我爸就会拿橡皮筋弹我,有次,我明明已经躲到墙角,他居然还弹得到我,我觉得很神奇,就跟他学射橡皮筋。”方 Q 眼神闪过一丝得意,笑说,现在墙壁上停着的蚊子都难不倒他。小玉说得没错,他真的是开拓时间的怪才,但就连这种搞笑的细节,都不难发现宇宙人习惯认真对待每件小事的精神。(同场加映:不是没时间,而是不会善用时间

而小玉说,阿奎像是“冬天里的一把火”,他是个很乐观的人,每个行动都像火一样充满热情,他心里会有很多想法,一旦决定要做,就会勇敢燃烧自己。最后,轮到阿奎形容小玉和方 Q 时,他先抛出了一句“他们两个,都还是我第一次看到他们时的那个样子。”才接着说,当时大家都知道“方Q传说”,因为他贝斯真的很强。阿奎话语缓慢而真诚,他说,虽然他们私底下都戏称方 Q 为“学长”,但事实上是真的很尊敬他。“很 hiphop”则是阿奎用来形容小玉的说法,“就是一种 hiphop 精神的 hiphop !”小玉是个会为了心中认同的精神而努力向前的人。

宇宙人三名团员比我们原先预期的来得沈稳许多,在访问过程中,有好几个时刻都让我们深受感动。我们看见他们尊重且珍惜着彼此的情谊,而在混乱的世代中找到与自己想法相似的人,是很难能可贵的缘分。面对常常说的比做得多、只出一张嘴的主流社会,强调“做给你看”的宇宙人,更是难能可贵的存在。(延伸阅读:改掉让你越来越累的拖延战术,现在就行动!

十年前、十年后,想对自己说?

走过十年,宇宙人推出了3张专辑,经历了小巨蛋、美国德州 SXSW 音乐节、Neo Studio、等海内外大大小小的演出,这些日子以来,少了一些迷惘,多了更多乐观与自信,站稳脚步正准备迎接下一个十年的宇宙人,也让我们好奇,下一个十年呢,他们会怎么看待自己?他们又将带给台湾的乐迷什么样的新鲜感受?又有什么话想对十年前,初生之犊不畏虎的宇宙人说?

三人陷入了沈思,由小玉先打破沈默。“希望十年前的自己分一点勇敢给我。”他说,当时的自己有种初生之犊不畏虎的勇敢,虽然脚步站得不是很稳,但却勇往直前,是个很酷的人。而小玉对十年后的自己,没有过多想像,只希望能这样一直走下去。听到小玉的说法,阿奎想起电影《阿甘正传》里,男主角没有顾虑地一直往前跑,那或许就是小玉期许自己跑向未来十年的样貌。

刚看完电影《星际效应》的方 Q 说,自己不太敢对十年前的自己说太多,因为他怕说多了,现在的自己就会被改变,“所以我应该就只会在旁边看而已,不会跟他讲太多。”但他说,如果真要讲的话,他会告诉十年前的自己多去享受过程,因为从前他常常会给自己太多压力,而较难享受过程中的快乐。(延伸阅读:《星际效应》背后的心理学:宇宙迷航里,爱是最后依归

接着,方 Q 开玩笑说,“我对十年后的自己没兴趣耶,我比较想知道十年后的女友长怎样!”一阵大笑过后,宇宙人转回认真神情,突然你一言、我一语地谈起了十年后宇宙人可能的样貌,方 Q 兴奋地说,之前爬过玉山,现在爬了喜马拉雅山,说不定十年后宇宙人就上火星了,有机会的话希望能当第一个上太空开演唱会的乐团

这些话,如果由别人来说,我们一定觉得只是随口说说,但经过这一个小时的深谈,我们不由得对宇宙人每个天马行空的想法全都认真了起来,宇宙人上火星开演唱会的画面,彷佛真的在我们脑海中出现。(和你分享:七幅奇幻摄影作品,让你来到平行宇宙

总是花比较多时间酝酿答案的阿奎,此刻缓缓地说,“我希望十年后的自己可以保持赤子之心,毕竟那时也都快四十了,成熟的人,听别人说总是会容易被大环境改变,变得比较现实、残酷。而十年前,我还满希望当时有人可以跟我说声‘你敢这样搞,还满勇敢的’。”现在,我们看着阿奎,看着宇宙人,真的打从心底想说:“嘿,你们很勇敢!”

宇宙人,真的很宇宙!这是我们在访谈结束后蹦出的心得。他们一方面是没有极限的太空人,另一方面,又是平凡的地球人,希望能将勇气和行动力透过音乐传递给更多人,让年轻世代有更多作梦的勇气。我们希望将访问结束后这份充满人生动力的感动和你们分享,敢做梦,就要有实践的勇气,希望我们都有在一万个小时过后,变成心中想成为的人的那份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