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趣有部分是来自期望未来成功的心情,但有很大的部分来自和公司同仁共事,一起开玩笑。

Google 每星期五下午举行全员会议,所有新进员工坐在第一区,戴上彩色的螺旋桨帽区别,布林亲切欢迎他们,全体鼓掌,接着布林会说:“现在,回去工作。”这不是很棒的笑话,但布林以假正经、略带俄罗斯腔的语调说这话时,总是令人开怀大笑。除了其他杰出才能,幽默感是身为智慧创做者领导人布林的一项优点,每次主持全员会议,他的即兴妙语总是引起哄堂大笑,大家是真心的笑,不是为了捧创办人的场而笑。


图片来源:Wired.com

 

一家杰出的新创公司、一个出色的计画、一份好工作应该充满乐趣,如果你卖力工作,却完全无法从中获得任何乐趣,那一定有问题。乐趣有部分是来自期望未来成功的心情,但有很大的部分来自和公司同仁共事,一起开玩笑。(推荐阅读:新创公司员工心声:我们追求的是信仰,而不是工作

多数公司尝试制造玩乐,比方说,举办年度公司野餐(节庆派对、周五在公司外举办的活动)、有玩乐的音乐、有玩乐的奖品、有可以让同事出糗的趣味竞赛、有颜面彩绘/小丑/算命、供应玩乐的食物(但不供应玩乐的酒品)。你参加这些活动,在这之中玩乐。

不过,这类玩乐活动有个问题:它们很无趣。

公司举办这类活动没有什么错,但必须用心思,有技巧。想举办一场有趣的公司派对其实不难,这就像举办一场有趣的婚礼:很棒的人(你的公司聘了很棒的员工,不是吗?)+很棒的音乐+很棒的食物及饮料。天生无趣的人(来自佛罗里达州博卡莱顿市的芭芭拉大妈,会计部门的葛瑞格)可能危及乐趣的元素,但是一支1980 年代的知名乐团和上好的啤酒就能解决一切, 喝着铁锚牌蒸汽啤酒(Anchor Stream beer),随着比利.艾铎(Billy Idol)的歌声起舞,人人都会变得有趣。还有团队或公司在外头举行的活动,这些常被视为“凝聚团队”的活动,帮助团队学习更好的共事合作方式。

你们可能去参加绳索攀爬训练或厨艺课;接受性向测验或练习团队合作共同解决问题,期望藉由这些活动使你们结合成一部运作得很好的机器。效果好吗?未必。我们对于这类公司外的活动看法是:别管什么“凝聚团队”,只管玩就是了。(同场加映:边玩边工作!荷兰 Google 办公室的快乐基因

罗森柏格对团队的短程户外活动有一个原则:在天气许可之下,行程要在离办公室够远的新地点,这样感觉才会像去玩,但仍然可以在一天往返,提供团队人员无法或不会独自有的体验。在这些原则下,罗森柏格带领他的团队前往北加州各个地方, 例如到穆尔红木国家公园(Muir Woods NationalPark)、尖峰国家公园(Pinnacles National Park)以及去阿诺努耶佛州立公园(Año Nuevo State Park)观看海象,还去过圣塔克鲁兹海滩游乐区(Santa Cruz Beach Boardwalk)。这些活动花不了多少钱,有时候,乐趣很便宜,但玩乐通常不便宜。

在Google 成立早期,想要参加佩吉和布林举办的直排轮曲棍球赛只需一根杆子、一双溜冰鞋,还有愿意让创办人检查一下你的臀部就行了。雪柔.桑德柏格为她的销售团队办了一个读书会,在 Google 印度分公司大受欢迎,所 有员工都参加。施密特率领 Google 首尔全部的团队随着造访公司的韩国歌星 PSY 跳起“江南 Style”,施密特没遵循已故美国职棒非裔球员萨奇.佩吉(Satchel Paige)的忠告:“旁若无人地跳舞”。不过,领导人跳舞,人人都会看,没人在意你得好不好,大家注意的是你跳舞了。(推荐阅读:沙发冲浪,不小心冲进 Google London

 

 

罗森柏格曾和Google 行销部主管辛蒂. 麦卡弗瑞(Cindy McCaffrey)打赌,看谁的团队在公司的年度员工意见调查“Googlegeist”中参与率较高,输的一方得为赢的一方洗车。罗森柏格输了,麦卡弗瑞租了一辆加长型通用悍马(Hummer),尽所能地把这辆车涂满泥巴(我们至今仍不晓得她是如何办到的),召集她全部的团队成员,边看罗森柏格卖力清洗这辆巨大的运动休旅车,边用水球砸他。

还有一回,罗森柏格要为公司的篮球场架设多组篮板及框网,他让公司几支工程团队互相挑战,看哪个团队能够第一个架好。这些家伙当中有人连扣篮的“dunk”和连接手机或行动电子用品上的传输器“dongle”都分不清,但一看到工程挑战,他们的脑袋就灵光得很。

乐趣文化有一个与创新文化相同的特征:乐趣处处都有。重点在于建立尽可能宽松的容许范围,让人们无所畏惧地寻找乐子。(推荐阅读:研究显示:做让你擅长的事情最让你开心

2007 年,我们一些工程师在公司内部网路系统的一个公开档案夹里发现施密特的一张档案照片,他们动手修改照片中的背景,放入一张比尔.盖兹(Bill Gates)的相片,然后在4 月1 日愚人节用这个修改相片更新施密特的网页相片,如图1所示。

施密特让这张篡改相片张贴了一个月。智慧创做者的幽默往往不是只有在墙上张贴一张盖兹相片这么温和的举动而已,所以我们才建议你要建立宽松的容许范围。2010 年10 月,Google 工程师柯林.麦米兰(ColinMcMillen)49 和强纳森.芬柏格(Jonathan Feinberg)建立一个内部网站“Memegen”,让Google 人创作弥母(meme), 也就是创作和相片内容搭配的标题,并且让大家为彼此的创作投票。Memegen 为Google 人带来了新乐子,既有趣,又能挖苦公司状态,在这两方面都非常成功。Memegen 仿效汤姆.雷尔(Tom Lehrer,译注:一边在哈佛等大学教数学、一边创作幽默讽刺歌曲) 和罗森柏格. 史都华(JonStewart,译注:搞笑讽刺节目《史都华每日秀》〔The DailyShow with Jon Stewart〕主持人)风格,在极具趣味的同时,也切入Google 公司的核心争论,以下就提供几则创作。


施密特显然是 Memegen 里被拿来制造话题的热门人物,图2就可以证明。


由于经常有员工抱怨过去的Google比现在好太多,于是有了图3的创作。


新的Google 眼镜应用程式也被拿来搞笑,图4是其中一则。

Google 宣布推动“气球计画”(Project Loon,详见本书后文叙述) 后, 一位Google员工觉得他的季绩效目标(OKRs,详见本书后文叙述)必须修改,于是制作出图5。


图6,施密特跳“江南Style”,Google 人当然不会放过评论舞技的大好机会。

这不是公司举办的玩乐,公司不可能下令这么玩。这是真正的乐趣,唯有在信任员工、不因担心“万一这些东西外流”而禁止的宽容环境下,才有可能发生。这种乐趣再多也不为过,这种乐趣愈多,员工的生产力愈高。

 

更多 Google 思维的养成秘密,都在《Google 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