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听听,这个将台湾的音乐带向国际舞台,唱出台湾年轻世代心情的独立乐团。

你有听过猛虎巧克力这个乐团吗?也许你还不是很熟悉,但才成军两年的他们,曾获邀到德州音乐祭演出,将台湾的音乐带向国际舞台,这个乐团的开始,是由出过个人专辑《海王星》的郑宜农,集合了四个离不开音乐的朋友,鼓手:Hiko、吉他手:徐妹、贝斯手: Celine 一起创造出想像之外的音乐。

对于独立创作乐团,我们的印象可能是:有个性、有强烈自我风格、有想法...等等,但在听过他们的专辑后,让我们更好奇,到底是怎么样的团体,才能创作出世故成熟,却又清新纯粹的音乐?

在访问前对猛虎巧克力的想像,却在访问后完全被打破!到底这是个怎么样的乐团?能够让人每次见到都充满惊艳,就让我们一起进入他们的小宇宙一探究竟吧!

猛虎巧克力的样子?我们也不知道

这四个年轻人,在成长过程中,都是一碰到音乐就再也离不开,主唱郑宜农从小没有接受任何音乐相关的教育,只是很喜欢“声音”,在大学时期拿起室友的吉他后,就再也放不下了!在 07 年时因为演出电影《夏天的尾巴》,用四个简单的和弦,稚嫩地编出电影的片尾曲后,为了要宣传电影,她第一次登上舞台,那时宜农紧张到连弦都按不好,下台还大吐了一场,但就是这个契机,让她发现原来:“音乐是我想要做的事情”。


主唱:郑宜农

而鼓手 Hiko是从国小开始,因为卡通里的摇滚乐,开始喜欢“节奏”,在一路成长过程中,也曾遇过几次想放弃的时候,但是连手断掉都还是要打鼓,让他发现,自己真的离不开音乐,就毅然决然辞去工程师的工作,努力成为一名专业乐手;贝斯手 Celine ,从小正规音乐班一路念到高中,她说:“虽然自己很喜欢音乐,但当它变成一种责任的时候,其实就会开始有排斥,在高中毕业后跟家庭闹革命,选择不继续念音乐,甚至觉得自己可能一辈子都不可能碰音了!”但是她与音乐的缘分并没有间断,高中看过的摇滚乐团在她心中埋下组乐团的种子,而刚好认识了前吉他手 William ,带着她在音乐的路上找到方向。

而吉他手徐妹,在大学时期就在许多演唱会上担任乐手,退伍后开始有了完创作乐团的想法,在录音室工作两三年离开后,开始有更多时间可以思考组乐团的事情,刚好这时候猛虎巧克力提出邀请,就这样,四个人因为音乐而聚在一起,但当问起他们觉得猛虎巧克力是怎么样子,他们轻松地笑着说:“其实我们也不知道耶!”

因为猛虎巧克力从创团以来,就觉得创新很重要,所以他们不会设定自己想成为的样子,反而一直想突破原本的自己,所以猛虎巧克力就跟人生一样,虽然未知但是令人期待。(音乐里的无限可能:跨界音乐家苏子茵:如果人生成长的只有薪水,就不会有活着的感觉

猛虎巧克力=这个世代的年轻人

主唱宜农说:

“很多乐团可能在创团的时候,就决定好乐团的方向或音乐风格,但其实在组猛虎巧克力的时候,我就不希望我们可以被归类,我希望在这个团体里是可以不断被打破、挑战的,我们总是很勇敢的去做想像之外的事情,然后把这些东西‘真实’的搬上舞台与大家分享”

这样听下来,会觉得猛虎巧克力就像现在的年轻人,我们回答不出自己现在或未来的样貌,因为我们都在混沌之中找寻着自我,因为那些彷徨与对未来的不确定而感到害怕,却又希望自己拥有突破现实的勇气,在演唱会中,当歌词投射在萤幕上时,许多乐迷会跟着唱,更有些人会哭,对歌迷来说,自己就是歌词里的那个主角,因为宜农将自己生活中体会到的情趣,放大到歌曲之中,将这个世代年轻人相同经历,都写进歌词里,所以在音乐演奏的当下,会让人感到:我们是在一起的,那种共鸣是非常美好的一件事情。(我们都需要音乐:好音乐拉近彼此的距离

在玩音乐的路上,其实常被问到的就是现实跟理想的平衡,这也是这个世代的年轻人挣扎的地方,吉他手徐妹说:“我们总说着要拼经济,但我觉得应该要拼的是‘生活的状态’”,玩乐团可能是兴趣或是生活上的寄托,如果我们不玩音乐的话可能会有更多时间或是赚更多钱,但今天我们选择了乐团,就是一种“生活”的状态。


鼓手:Hiko

猛虎巧克力把自己对人生的选择和态度,非常诚实的放进他们的音乐里,所以总能在他们的音乐中听到俗世之外的纯粹,

鼓手 Hiko 说:“玩音乐这件事情,就是保持我们的纯粹,难得遇见一件事情,能让你快乐,当然会选择继续走下去,虽然因此我们可能要付出更多努力去维持生活,但我们愿意,这不是每个人都做的到的”

宜农老实的说,玩音乐就是不赚钱啊!但是我们会有自己生钱的方法,我们还是可以活得很好,每个人心中可能或多或少都有勇气、任性、理想性...等等,只是被很多事情压抑住了,所以在猛虎巧克力的音乐里,乐迷可以重新看见这些东西,让大家体会到在理想跟现实间的选择,还有很多不同的可能。(同场加映:【TEDxTaipei @ Womany】音乐家:从内在就漂亮的女人,吴苡嫣

(接下来,团队可以给彼此更多)

谢谢你们,我亲爱的猛虎巧克力

虽然选择玩音乐很开心,但总会很辛苦的时候,这时候的猛虎巧克力就成为大家共同的力量,像鼓手 Hiko 就说:“这时候总会有团员们在你旁边拉你一把,大家就可以再冲一下,很开心有团员们才能走到这里”,而主唱宜农则认为猛虎巧克力是让自己进步神速的动力,因为在团员之间的相处需要各式各样的沟通,又因为是独立乐团所以幕前、幕后都需要自己打理,有这些朋友在身边,才能让我不断突破成长,她说:“我真的无法想像如果是以郑宜农的身份,现在的我会是什么样子?绝对会卡住!”


贝斯手:Celine

贝斯手 Celine 说:“这里是个一个可以展现自我的地方,有时候团体里总会有些人的想法会被忽略,或被打枪,但是在这里大家都愿意给彼此很多空间发挥,让我能体会到自己的想法被实践时的快乐”

徐妹就说因为团员里有两位女性,所以相处起来更有家人的感觉,也更有归属感,成为彼此最坚强的后盾,也砥励着彼此更加往前进。


吉他手:徐妹

猛虎巧克力里的每个人,其实都像“猛虎”,充满着对音乐的野心,但每个人还是能在团队中保持自己独特的个性,而这些特色又像是哪些动物呢?主唱宜农就被形容成聪明的猫,神秘不容易亲近人,而鼓手 Hiko 就是一只忠心耿耿的秋田犬,吉他手徐妹则是心思细腻又爱漂亮的“母”的贵宾犬,最后贝斯手 Celine 就像只可爱的海獭,平常会默默地神隐,但是只要一现身,总会有让人惊艳的行为!

看着成员们笑闹着描述着彼此,不难想像他们之间深厚的情感,才让他们可以如此了解彼此,在音乐中给彼此发挥的空间,却又能带彼此温暖和力量,创造出让人无法忽视的猛虎巧克力。(成为彼此的力量:朋友一生一起走

让我们共享音乐

除了乐团成员们之间互相鼓励,成为猛虎巧克力不断进化的动力之外,在今年三月获选为美国奥斯汀 SXSW 音乐季演出名单,身为独立乐团的他们,靠着群众募资得到的经费,顺利地前往德州圆梦,在那里他们看到世界各国音乐的表现,无论是旋律、乐器、音乐构成...等等,都让猛虎巧克力大开眼界,得到更多不同的音乐养分,也同时发现,我们应该要对台湾的音乐更有信心,只要继续坚持自己的方向,保有自己的特色,就能用音乐让世界认识台湾。(迷人的音乐节:永恒的爱与和平!色彩斑斓的胡士托音乐节

除此之外,他们遇到了其他三个台湾乐团:旺福、声子虫、manic sheep,其实乐团圈不太擅长教朋友,看到别的圈子会好奇但不敢靠近,但这次的相遇让乐团间打破界限,宜农除了跟 manic sheep 主唱谈音乐之外,更交流了许多运作独立乐团的心得,相信猛虎巧克力经过这次音乐祭的洗礼,一定又可以蜕变出不一样的创作,我们拭目以待!

最后我们请猛虎巧克力,与我们分享他们各自最喜欢的一首歌,让我们从音乐的角度,再认识一次猛虎巧克力。

主唱宜农说,她最喜欢的是一首冷门歌《无以名状》,会想跟大家分享是因为,这是猛虎巧克力团员们创作出来的第一首歌,有很多不同以往的尝试,是个全新的开端,虽然有些音乐让人感到负面,但却很赤裸地呈现真实的一面。

鼓手 Hiko 最喜欢 《怎么办》,因为这首歌里,没有太过绚丽的节奏技巧,只用单一的节奏却可以塑造出很有感觉氛围。

吉他手徐妹,喜欢在晚上开车放松心情,最爱将自己投射到《夜工厂》里那句:“我是疾走的旅人”,夜工厂同时专辑名称,因为猛虎巧克力想要在夜里,带给人们一瞬间的光亮和温暖。

贝斯手 Celine 最喜欢台语歌《莎呦娜拉》,这原本是郑宜农个人发行《海王星》里的歌曲,但是猛虎巧克力在每次演出时都会有不同的改编方式, 而不管用什么方式表现,这首歌都很好听,所以她最爱这首歌!

有没有发现,每一首歌都有着不同的惊喜?这就是猛虎巧克力最独一无二的地方,因为没有限制,所以有无限可能,在每次的演出或是歌曲创作中,猛虎巧克力总是和不同的人合作,激荡出让人意想不到的火花,像今年小宇宙演唱会最终场就请到了管磬和欧阳靖合作,要带给乐迷们更多不一样的猛虎巧克力!让我们一起到现场感受他们的魅力,在音乐中碰撞彼此的小宇宙,交流最纯粹的彼此,释放被压抑的心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