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放假!你知道在荷兰当地人最爱的交通工具是单车吗!一起来看看荷兰人的乐活步调,想享受悠闲风光。

‘我从五岁就开始骑脚踏车了,每天一个人来回骑十公里上下学。我在阿姆斯特丹时,从来不搭 Tram(电车)的,去哪都骑脚踏车,甚至可以同时载好几个人,喝个烂醉快要失去意识时也可以骑车回家没有问题。’沙发主泰斯一边抽着菸,面露骄傲的说着。

就像泰斯所说的一样,单车在荷兰小孩还没学会走路以前便已经成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许多父母都会使用专门替载小朋友和婴儿而设计的、有加上安全座椅的三轮车(bakfiets)。他自己是在乡下长大,路上比较没什么车,所以他的父母让他很小就一人骑车上路了,但在都市里交通比较繁杂,大部分的父母会陪着孩子骑车上下学,更有90%的学生都骑车上课,因此在荷兰所有的学校都有停脚踏车的地方。(推荐阅读:好想放假!荷兰人的慢活时光

我在阿姆斯特丹加总待了12个晚上,除了散步之外,我最喜欢、也最常做的其中一件事就是坐在公园的草地上看着脚踏车来来往往。几乎每个荷兰人在骑车时都可以一心多用,也经常可以看到有两辆单车以一致的速度并排前进、和朋友一边聊天手上还拿着手机传简讯,或是几个青少年双载还边在单车上向对方开玩笑嬉闹,彷佛脚踏车就是他们身体的一部份,荷兰人骑脚踏车只有“快、狠、准”三个字可以形容。(同场加映:发现不一样的荷兰首都 阿姆斯特丹

但其实,我所见到的荷兰单车景象并不是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单车虽然在二次世界大战以前便已经是荷兰主要的交通工具,但是二战后汽车工业起飞,荷兰经济蓬勃发展,越来越多人拥有汽车,原先的脚踏车道被快车道取代,在1950~1975年间施政者在道路规划上也是以汽车为主,形成了单车骑士经常被汽车逼到路肩或得穿插在缝隙中的惊险景象(听起来是不是似曾相识呢?很像在台湾骑机车呀!)光是在1971~73年间就有超过6500人因此丧生,其中有850人是14岁以下的儿童,80%是单车骑士。

1973年,荷兰民众发起了社会运动 "Stop de Kindermoord"(停止谋杀孩童),主要诉求为要求政府建造更安全的单车环境。家长自组成导护父母保护小朋友骑车上下学,有些民众带着油漆自行在车道上漆上脚踏车标志,也有人带着脚踏车横躺在荷兰历史博物馆车道上瘫痪交通。

另外就是在1973年十月所爆发的第四次中东战争所引起的第一次石油危机,大多数阿拉伯石油输出组织成员国对支持以色列的荷兰实施了石油禁运(注一),此举不仅让荷兰人对于长久使用汽车作为代步工具的可靠性失去信心,荷兰首相也在媒体上呼吁民众开始回归以脚踏车作为通勤工具的习惯,并多使用大众交通工具、减少依赖高耗油的产品。荷兰民众的抗争和石油危机说服了荷兰政府将都市计画的一部份投资在单车道规划上,也因此在荷兰,除了每个城市里大都有单车专用道以及专用交通号志之外,许多单车道甚至是和人行道及车道彻底分离的,城市与城市之间也有互通的单车道;健全且设计完善的单车网络让荷兰俨然成了全世界最 cyclist friendly 的国家。(推荐阅读:如何成为设计之都?和荷兰人学习生活中的城市美学

我对荷兰的单车印象追溯到19岁第一次去欧洲时,因为那时从西班牙回台湾前得在阿姆斯特丹等着转机等八个小时,于是决定利用时间从机场搭火车进城,再租个脚踏车蹓躂蹓躂。当时不知道在荷兰脚踏车有两种啊,租车时才知道我们在台湾平常骑那种有手刹车的租金比较贵,另一种比较便宜的它的刹车方式是将脚踏板向后踩。我已经忘记那时价差是多少了,只记得那时为了省钱便租了便宜的那种。

我很喜欢骑脚踏车,小时候最常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像马戏团猴子一样,在家里社区中庭和邻居小朋友一圈又一圈的绕着,所以我想不过就是骑脚踏车嘛没问题的,反正到处都是单车专用道,不会有在台湾骑单车、得跟汽机车争道一般可怕(那时骑单车风气还不盛行也没有 Ubike。)只是我完全没想到那就是灾难的开始,而且不止是我的灾难,也是荷兰人的灾难,因为每次要刹车时我就会忘记要往后踩!

尤其那时可能在荷兰人的标准之下,我骑单车的经验值大概就跟很多台湾人在驾训班考上汽车驾照却没有上路经验一样,加上我根本有时候连要怎么骑过大马路都不太清楚,只能跟着人群骑,所以我不是在阿姆斯特丹中央车站前的大斜坡以时速100公里的速度停不下来的往下冲,就是在热闹的市中心摇摇晃晃的冲向人群。当时一定有很多荷兰人内心 OS 这是哪来的亚洲女孩来这边骑单车自杀也太可怕!后来我还因为折腾了一下午太累,坐火车回机场时睡着坐过站,还好后来有发现要不然差点就要坐去鹿特丹。(你会喜欢:轻踩铁马,漫游哥本哈根

下一页感受荷兰的城市风情

 

 

 

总之,这件事情变成我心里的一道阴影,所以,虽然后来我在纽约时有一辆属于自己的脚踏车,也认真路骑了两三年,经验应该比19岁时还要多了许多,但是事隔多年我再访阿姆斯特丹时看到当年差点让我命丧黄泉的大斜坡还是心有余悸。

‘要在单车道上分辨谁是观光客实在太容易了,观光客大部分都分不太清楚单车道在哪,要不然就是骑太慢了,之前有一次我在单车道上经过两个看起来惊慌失措的韩国女生,她们在反方向的车道上啊!所以我叫她们赶快去对面。’泰斯点起另一根菸。

‘不止是骑着单车的观光客啊!有时也会有观光客在单车道上散步因为他们分不出来单车道和人行道的不同,有时我早上赶着要上班,却有人站在车道上东张西望。有一次我曾经一边骑着单车,一边敲了一个观光客的头一记,警告他这里是单车道!虽然这样听起来很不友善,只是我就在赶时间,实在没办法好言好气。’坐在我斜对面的泰斯好友艾玛喝了一口啤酒,有点无奈地说。我接着立刻自首,因为初来乍到时真的常常会搞不清楚,也花了一阵子才学会要先看脚踏车道、再看汽车车道、然后是 Tram 的轨道,然后反方向再来一次,过了几天才慢慢融入在阿姆斯特丹过马路的节奏。(推荐阅读:感受阿姆斯特丹的温度

‘我记得十岁时学校有单车路考,但那时我已经骑了好几年的单车了,所以对我来说是小意思。’有人有可能没考过吗?如果大家都从小就骑车的话,我问。‘我不记得有人没考过,但学校提供和单车相关的课程还有考这个考试主要是学习道路交通规则,就算没考过也不可能阻止得了任何人骑车的,没考过也不会怎样。’泰斯说。‘现在也有越来越多年轻人投入单车产业,比方说提供单车出租及维修服务,或是客制化单车设计;在这里也有一个老人每天在 city 里穿梭,帮轮胎没气的人免费打气。’

那天晚上,泰斯要带我去红灯区逛逛,‘妳来荷兰没骑脚踏车也可以坐一下荷兰人骑的脚踏车,艾玛的单车骑很好。’我有点犹豫,但还是跳上艾玛的脚踏车后座,‘基本上妳只要是坐在荷兰人骑的单车上,就是世界安全保证啦!我习惯从右边下车,妳如果是要面向左边侧坐的话等一下下车要小心噢!’艾玛细心的提醒我。上了小学以后就没有再坐在单车后座过了啊,我有点紧张,但过了几分钟的确感受到荷兰人骑车有多么的快速平稳,也放心了许多。我看着艾玛和她的先生以及泰斯三人在单车上一前一后的穿梭着,时而并排着谈天,用这样的角度看荷兰完全是另外一个视野呀,我心想。(推荐阅读:发现不一样的荷兰首都 阿姆斯特丹

抵达了路口,艾玛忽然跳下了车,我没有心理准备的连人带车往下倒。‘就跟妳说我习惯从另一边下车了,要小心了吧.....。’

嗯,看来我连坐荷兰人的脚踏车都需要练习啊(遮脸。)

注一:阿拉伯石油输出国组织针对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后西方各国的态度采取了不同的立场,将西方国家分为三类进行选择性禁运:第一类是对支持以色列的美国和荷兰实行完全禁运。第二类是享有特许权的国家。由于英法两国很早就表明不支持以色列和美国的立场,因此英法享有出口特许权,不受出口削减限制。第三类为对欧共体的其他国家和日本每月减少出口5%。从10月6日战争爆发到26日战争结束,阿拉伯国家采取了提高油价、削减产量及实施禁运等令世界石油市场产生大幅波动的措施。

 

更多精彩的城市风光都在九万脸书粉丝页九万部落格